返回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303章 【死生之巅】前世之薛蒙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殉道之路前有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 正是楚晚宁先前使用裂尸之术留下的痕迹。此时雨水哗哗地往沟壑中倒灌,仿佛瀑流喧豗。

    在鸿沟上方,一个黑金衣袍的男子背对着他们, 正单手握陌刀, 御气凌空。

    听到动静, 男人指尖微动,慢慢回过头来。

    是墨燃!

    猎猎朔风中, 心脏犹如被斧石劈斩, 楚晚宁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轰隆隆——

    惨白的电光闪烁,而后雷鸣暴起。

    那苍白的光芒照亮了踏仙帝君一张血污纵横的脸。那张脸实在太可怖了, 师昧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可楚晚宁却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两步。

    血痕。

    满面都是血痕, 除了脸上,裸露在外面的任何一寸皮肤也都纵横交错,血肉翻起。他简直就像是一具被肢解过, 却又因为刀刃不够锋利而肢解失败了的残尸,浑身上下都是裂痕, 唯眉目之间还尚存着昔日英俊容貌。

    “……”

    楚晚宁嘴唇青白,他立在倾盆大雨中, 看着那具被万剐千刀的活死人。

    活死人也盯着他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瞳里积着血泪。

    踏仙君的神识模糊不清,回忆和回忆在厮杀,魂灵和魂灵在激斗, 或许是因为太痛了, 他不由地用那只没有握刀的手扶着半张侧脸。

    黑红色的血和着雨水从指缝中淌落。

    他浓密的睫毛颤抖着, 有踏仙君的愤怒,也有墨宗师的迷茫:“……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楚晚宁:“……”

    “为什么要杀我?”男人怔忡地,眼瞳里映着楚晚宁的倒影。慢慢的,他的神情变得无助又柔顺,他喃喃着:“师尊,我是不是又有哪里做的不好了?”

    “不……”

    “我是不是又惹你不高兴了?”

    听着他的嗓音,楚晚宁脑中一片山河破碎,什么都是乱的。他想,雨幕里的是踏仙君吗?不是的……不是的,那是墨燃啊。

    无论是踏仙帝君还是墨宗师,都是墨燃啊。

    墨燃浑身浴血,摇摇晃晃地朝他走来,纵横血迹下是尸白色的脸,睁开的眼睛里没有焦距,只有茫茫一片的悲伤。

    “我这是又有哪里让你失望了。你要这样对我。”

    雨水简直沁到楚晚宁的骨子里,冷的发颤。他就这样看着墨燃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墨燃在哭,眼里淌出的全是血。

    “别再拿鞭子抽我了啊……我也会疼的……就算再笨,再迟钝……你打我……我也会疼的啊……师尊……”

    颤抖从细微到剧烈,到站立不稳,楚晚宁近乎崩溃。

    他跪了下来,暴雨中他蜷成一团,胃像是被尖爪撕破揉的粉碎,他此刻竟比眼前的墨燃更像一个死人。

    “对不起……”楚晚宁沙哑悲恸,“……对不起……”

    你的伤疤与我的痛苦等长。

    你的恨血最终全噬在了我的身上。

    他跪在墨燃面前,佝偻着,瑟缩着,几乎是用了余生残存的全部勇气抬起头,却因又看了一眼那具被自己凌迟的躯体,终究泣不成声:“是我对不住你……”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大概是因为还存有一片灵魂的活死人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尸体,所以裂尸法咒竟然没有彻底生效。

    墨燃没死,但他趋于疯狂。那些他人生中或苦痛或疯狂,或迷茫或凄楚的记忆纷纷上涌。

    他是墨微雨,是墨宗师,是踏仙君,是小燃儿。

    无数的支离碎片,凑成了眼前这个残破不堪的男人。

    “墨燃……”

    听到他的声音,墨燃的瞳仁微微转动。他停住脚步,雨水洇在他脚边都是红色的,一地都是血。

    顿了一会儿,这个神识分裂的男人忽然暴躁,仿佛被另一个意识侵占,他开始来回踱步,阴鸷的神情在这张扭曲的面容上显得愈发狰狞可怖。

    “楚晚宁!你恨极了本座,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本座的命,是不是?”

    “本座也恨极了你!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掏吃肚肠恨不能让你殉上千世万世!你怨不得我,是你杀我——!”

    袍袖猎猎,怒目圆睁。

    他剑拔弩张怒发冲冠似乎下一刻就要腾地暴起扼住楚晚宁的喉管将他捏成碎片。

    可就像弓未满而断,剑未出而折。

    只听得一声爆响,一道蓝光打入踏仙君胸膛,踏仙君眼神一黯,蓦地沉默敛容。几许凝顿后,他慢慢地站直了身子,一个人极冷地立在殉道之路旁。

    楚晚宁回头,见师昧摇摇晃晃地扶着山石,还维持着甩掷咒符的姿势,一双桃花眼狠戾凶辣,闪着激越的光泽。

    “叙旧也叙的差不多了吧。”师昧咬着槽牙,抬起双指结印,他盯向血肉淋漓的踏仙帝君,“你知道什么事情最重要。既然没死,就速去替我凑齐那最后三十枚棋!”

    “要快。”他说着,喘了口气,“不能再拖。”

    在符咒的光焰下,踏仙君原本混乱不堪、善恶交织的脸庞逐渐变得如死水平静,如霜雪冰冷。

    他眼睛里的疯狂也好,怨怼也罢,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

    踏仙君朝师昧简洁地略一颔首,手中陌刀光焰亮起。他几乎是麻木地答道:“是。主人。”

    他说完,手一抬,降下防护咒诀将师昧护住,而后黑袍如鹰掠起,欲朝前殿飞去。可方升至半空,一个身影就挡在了他面前。

    楚晚宁拦住他。

    浑身都湿透了,一颗心早已揉碎踩烂,恨不能就此化作泥土尘埃,在暴风雨里粉身碎骨。

    可是他还是得拦着。

    “要是有更多人过得舒坦些,那就好了……”

    那是墨燃清醒时与他说过的话,于是哪怕再痛,再精疲力竭,他也要撑至最后一刻。

    楚晚宁沙哑道:“怀沙,召来。”

    踏仙君望着他掌中出现那抹熟悉的金光,眉心隐有蹙动。

    怀沙。

    暴雨。

    尘世倾颓。血海无涯。

    多年前,他们也曾有过相似的一天。那一天,他们彼此都奉上了全部的热血,倾尽了毕生的武力,打得天地变色,金鸦西沉。

    没有想到前世的师徒之战,会隔着岁月洪荒,再次降临人间。

    人活一世,或许总有注定,就像南宫驷注定躲不过盛年夭亡,叶忘昔注定要成为红颜君子,死生之巅注定在劫难逃。踏仙君与楚晚宁,注定要刀剑相向。

    无论是恨,还是爱。

    都逃不过。

    “不归。召来。”

    沉炽低缓的声嗓,碧色幽光映亮了踏仙君的眼眸。他如今被师昧施加了最强控制,眼睛里丝毫波澜都没有,他就像一面来自地狱的镜子,映照着雨中楚晚宁苍冷孤寂的身影。

    剑气破云,横刀逆雨!

    疾风中,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交织相杀,灵流碰撞!

    他们自风雨中疾速拆招,霎时间平沙走地,狂风怒卷,两人身周的水花四溅,犹如雪海腾沫,又似戈起尘烟。谁都没有懈怠,彼此倾力相搏,一路自后山打到通天塔前。

    这一仗的阵势遏云撼地,一时间山上山下的人们都被惊动,纷纷抬头相望——

    “是楚晚宁?”

    “他、他怎么和墨燃打起来了?他们俩不是一伙的吗?”

    雨点如万马狂踏,死生之巅顶峰处,楚晚宁手中金光贯日,直刺踏仙君胸腔!然而光芒还未逼至,就听得轰的爆裂声响,赫赫炎阳以熔岩迸溅之势自踏仙君掌中涌出,似火山洪流将金光一气吞噬!

    “砰!”

    刹那间碎瓦残砖四溅,周遭林木连根拔起。

    姜曦此时正率众人与山门前与棋子们对抗,他反应极快,厉声喝道:“都小心!”言毕猛地撑开一道结界护住周围的人,那些走石飞沙、参天巨木,统统都砸在了他的结界上。

    姜曦极难支持,霎时一口血喷出,单膝跪落,唇齿都是猩红的。

    “快开结界!我挡不住第二次!”

    许多修士这时候才惊慌失措地想起来,纷纷手忙脚乱地撑出结界伞。他们仰头朝通天塔方向望去,此刻都不禁有些呆住了,墨微雨和楚晚宁,这是怎样的实力啊……

    浮屠宝塔前,那师徒二人越战越烈,楚晚宁咬牙应对着踏仙君使出的每招每式。这世上除了他,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接下帝君那么多攻击了。

    只有楚晚宁可以。

    ——眼前这个男人,刀尖挑抹,足下闪避,都与从前那般相像,都是楚晚宁亲自教的。

    就是在这死生之巅,有几次甚至就是在这通天塔前,他手把手地调整着墨燃的动作姿态,反复叮嘱他口诀心法。从懵懂无知的少年,一路走到此刻兵刃相撞。

    这是北斗仙尊楚晚宁,与其弟子踏仙帝君墨微雨的第二次巅峰对决。

    当年那一场,楚晚宁抱剑而来,心中尚有希望。他以为他可以救回一个误入歧途的弟子,为此他全力以赴。

    但这一场,楚晚宁知道一切都无可回头,无论输赢胜负,他最想赎还的那个人都回不来了。

    踏仙君低喝道:“阻我者死。”

    眼前仿佛闪过少年墨燃练剑时的情形,青稚的孩子额头沁着细汗,在初升的晨曦下踩着修竹腾空,挽出三个剑花后轻盈地落在地上。

    他转过头来,朝楚晚宁咧嘴一笑,梨涡深深:“师尊师尊,你看我学的好不好?”

    掌中烈焰起,横劈入胸肋。

    楚晚宁闪开了,踏仙君那鲜血淋漓的手掌擦着他的衣襟贴过。

    可当初,墨燃在红莲水榭陪他切磋时,分明也是这一招,那时候青年的手掌还是修狭匀长的,什么伤疤也没有。

    青年侧脸望着他的时候很温柔,后来笑着握住他的手,说:“不打啦,再打下去没完没了了。”

    刀在啸叫,剑在长吟。

    楚晚宁忽想起玉凉村里,墨燃曾渴切地拉着他一同去看湖边社戏,铜桡响了,鼓弦嘈嘈切切。

    耳边戏子吊着嗓子高唱:“霸王意气尽——”

    台上斑斓油彩涂抹一张脸,台下墨燃聚精会神地看着,楚晚宁仰起头,墨燃就立刻从那千古哀戚中拔身,从童年的夙愿中抬眼。

    他笑着问他:“好看吗?”

    眼睛黑漆漆的,很温润。

    楚晚宁曾觉得那些戏,戏文冗长,咿咿呀呀,一个字恨不能拆成三个字来唱,他不懂这究竟有什么好听的。但此刻他却极想回到玉凉村的社戏楼台前。

    松油吹起烈火,武生鼓劲朝着河面一吹,江湖灿烂。那场戏,若唱足一辈子该多好。

    “铮!”

    忽然一个失神,怀沙被不归击落!

    当年亦是如此,神剑落后,他立刻后掠,召了天问来暂挡。可是这一次,踏仙君的实力更近一层,所以楚晚宁还没来得及退后,那把无鞘黑刀就已指向了他的胸膛。

    踏仙君眯起眼睛。

    他眼前灰蒙蒙一片,辨不清自己刀尖指着的是谁。只知道对手的意气尽了,犹如梁山上夜奔的人,一夜听苇管,四面楚歌声。

    只剩下绝路里的负隅顽抗而已。

    “碍事的东西。”

    薄唇启合,一刀斩下!!

    就在这生死攸关之际,一柄玄金折扇斜刺里飞来,朝着踏仙君迎头盖面直击!此扇来势极猛,力道惊人,踏仙君立刻回撤不归,架刀格挡,但依旧被这玄金扇逼得往后撤了一步。

    紧接着,三道红蓝交织的光阵从高空覆压而下,势如雷霆,竟将踏仙君困囿其中!

    “谁?!”踏仙君一时间动弹不得,不由臼齿咬碎,厉声怒喝,“滚出来!”

    黑云翻墨,三个模糊的影子立于通天塔巍峨塔顶,自暴雨瀑流中一跃而下,稳稳落于长阶前。这时候终于能看清他们的面目了,他们三个人——

    一个狐裘额坠,眉眼轻浮。

    一个金发束挽,目光冰寒。

    而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约摸三四十岁的模样,一身银蓝轻铠,眼神锐炽,神情沉稳,一道刀疤自他左额斜着贯穿,这个人身上一点轻狂的锋芒都没有,有的只是冷静,还有一种与薛正雍极其相似的载物之厚。

    男子抬手,接住反旋回来的玄金折扇,抬起一双青春不复的眼。

    是前世的梅家兄弟……还有……

    一声惊雷裂空。

    楚晚宁看着那个男人——

    另一个红尘的薛蒙!!!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