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305章 【死生之巅】神躯殉魔道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与此同时, 死生之巅已是四面战起。冲上山巅的义军、与棋子交手的先锋、负责打开结界的卫队、奔走在乱战中的医兵……几千种法咒交织着,在这座犹如庞然黑兽的山峦上亮起星星点点的战火。

    但即便如此,薛蒙这一击引发的洪流依旧抢眼, 那火光势如破竹,直冲霄汉!楚晚宁在夜风中回头一看, 心中恸然。他知道薛蒙已经开始燃烧灵核之力, 若自己不能速战速决, 薛蒙只怕会步上南宫驷的后尘。

    “升龙——召来!”

    他双指夹着升龙符,滴血甩出。但听得龙吟沧海,那条衔烛纸龙破雨腾空,声如钟罄。

    “楚晚宁, 又唤本座何事?”

    楚晚宁剑眉压低,凌厉道:“去殉道之路的尽头,要快。”

    衔烛纸龙那一双龙眼往烽烟四起的九州一扫,没有再多问,只道:“上来。”一人一龙刹那穿风过雨, 如乘风破浪, 径直朝着那条由死人铺成的殉道之路飞去。楚晚宁自九霄高空下望, 连接神魔两界的那条路流淌着猩红光辉, 像是动脉里的血喷涌出来, 奔向未知的领域。

    由于后山离魔界之门极近,受到魔族气息影响, 这一处的天穹淌着绯红淡紫的火烧云, 并没有被暴雨侵袭。

    烛龙俯冲而落, 在坠地瞬间化作一道金光回到咒符中。楚晚宁则稳稳地站在了殉道之路上,缓了口气,抬起眼——

    “你来了?”

    一个空幽的嗓音传来,师昧正立在道路尽头,身后是烈火喷烧的魔门。由于薛蒙与梅家兄弟暂控住了踏仙君,他周围的保护结界已经消失了。听到动静,师昧侧过半张姣好面目,眼珠侧逆,看了楚晚宁一眼。

    “你可真有能耐。”

    风吹着他的鬓发,师昧目光轮转,又落在了光影扭曲的魔界之门上。

    “时空生死门大开,你不想着及时补上,却一心要阻我族归路……”

    楚晚宁并不中计:“三大禁术曾为勾陈上宫所创,魔族气息会将其法力扩张数十成。非是我不愿让蝶骨族回乡,而是魔域一旦洞开,魔息涌入,生死门就会撕得更开。”

    “……”师昧沉默片刻,冷笑,“到底是骗不过你。”

    楚晚宁不打算与他再多费唇舌,掌中金光暴起,眼见着天问就要劈中师昧,忽然斜刺里闪过一道人影。竟是木烟离持剑而来,生生挡住这一击!

    “我是不会让你动他的。”木烟离抬起剑光照亮的眼,低喝道,“他受的苦已经够多了。”

    师昧:“……木姐姐……”

    不知木烟离怎么做到的,在她身后,竟跟来了浩浩汤汤百余名来铺路殉道的珍珑棋子。楚晚宁见状危急,欲抢先阻止那棋子大军。可木烟离身手敏捷,闪电般拦在了他面前。

    楚晚宁道:“让开!”

    木烟离冷笑:“凭什么让开?修真界从不顾及美人席生死,那么美人席归乡,又何须顾及尔等性命?”她说着,剑尖一扬,迎身劈上。

    于此同时,她周遭爆溅出极为可怖的白金色炎阳——这是孤注一掷,木烟离为获最强战力,也碎去了自己的灵核!

    她本是神血之身,哪怕这种血脉再稀薄,自爆后也依旧有移山填海之势,短时内战力甚至竟能高过踏仙帝君。

    “什么宗师大能,什么名门正道……”木烟离目光森冷决绝,“这几千年,喝人血吃人肉,你们为了得道飞升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剑气凌厉,楚晚宁不得不全力相抗。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并无一滴美人席血脉,甚至还能算是神明的遥远后嗣,却豁出性命要助魔族归乡。

    一时间楚晚宁白袍飘飞,木烟离金袖招展,两人在空中犹如纸鸢轻盈,却招招杀意裂空。

    铮地一声兵刃碰撞,迸溅的火花中,两人相互逼视。

    木烟离啐道:“碍事之人!”

    楚晚宁咬牙道:“这世上……并非人人如你所言。”

    纵使自长夜穿过,遍体霜寒,却仍能记得容夫人的一饭之恩,记得罗纤纤狂化之前也想着莫要害人,记得死生之巅的弟子不求分文只为扶道,记得楚洵剜心照亮归途……

    他仍能记得玉凉村乡民的灿笑,记得飞花岛主人的正良,记得南宫驷投熔龙池镇妖邪,记得李无心一把御剑载乾坤。

    他仍能记得南宫长英微笑着淡去,化作金光点点,神情温和:“人间这么好,有花就够了,何必染上血。”

    如今这些身影几乎都在这场灾劫中或病或死,或流离或消殇……

    甚至还有叶忘昔。

    那一年轩辕阁上,是她不惜重金救了一个蝶骨孤女,给了一个素未平生的蝶骨美人席未来与自由。

    “那又如何?”木烟离说,“我难道要因为那么几个人,就宽恕这个尘世的罪吗?!”

    口诉深仇,剑势愈烈。

    “我娘如此良善,可就因为她是蝶骨魔族,竟被我那禽兽父亲生吞活剥……她的性命难道就不是性命?”

    “……”

    “自幼以来,只有她一人疼我,将我当女儿来看待。除她之外从我爹到门派长老,还有你们这些修士,谁把我当个活生生的人对待过?”木烟离愤然道,“我身体里流着神明之血,所有人就把我当做公平之秤,让我灭绝人欲,让我修习绝念心法……凭什么?”

    灵核之力已扩到极致,木烟离浑身都被神裔的白金光华所笼罩,她的灵核自爆和普通修士不同,她甚至连眼瞳和毛发都开始转为淡金色,每一击斩下,就仿佛有千钧重。

    “是神裔就活该无心,是美人席就活该被吞食,千万年来都是这样……”剑身擦着剑身而过,神武相撞发出的尖锐嗡鸣几乎要撕破耳膜。

    但没有什么比木烟离的眼神更锋锐了,木烟离一字一顿道:“楚宗师。你没有翻过蝶骨美人席一族的案宗吧?”

    “……”

    “那是一本人吃人的书……昔日,修士拿美人席炼药飞升,今日,美人席也不过拿你们铺路回家而已!”

    轰的一声巨响,木烟离用尽毕生之力,举剑朝着楚晚宁猛劈过去。

    楚晚宁蓦地掣肘喝道:“九歌,召来!”

    怀沙敛,古琴现,琴声铮铮中一道刺目金光刺透霄汉,照彻整个死生之巅!楚晚宁面前撑开一张海棠飘飞的庞硕幕帐,他悬于空中,广袖猎猎,眼前是木烟离写满仇恨的一张脸。

    她不是在恨他,她是恨世道不公,恨母亲惨死,恨生不能自由,恨从来囹圄将卿困。

    “让他们回去。”

    一击不破,她的灵力已逼到了极处,却依然没有能够毁灭楚晚宁的结界,嘴角反而有鲜血断续淌落。

    她的嗓音沙哑起来,举着剑的手在颤抖。

    灵核就要碎了……

    木烟离倏忽抬眼看向楚晚宁,竟轻轻说了声:“求你……”

    楚晚宁在她转为浅金色的瞳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那是谁的影子?

    面目是混乱的,空洞的,扭曲的,茫然的。

    残忍的。仁厚的。

    “让他们回家吧……楚仙君……”

    金光中的倒影蓦地消失了。

    因为脑中太过混乱,楚晚宁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木烟离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灵核也已经碎了,她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样貌,只有一双漆黑的眼眸。望着他。

    甲胄尽除,绝路无生。

    她再也不能是那个冰冷高傲的神之后嗣了,此时那双眼睛就像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女性。

    为自己的弟弟,为与自己种族相悖的魔族之裔,哀求着。

    “让他们走吧……”

    她说着,手上的剑光蓦地消失了,因为承受不了先前这样激烈的斗战,在灵流熄灭的须臾就碎成了粉末。

    “求你了。”

    木烟离自高空坠了下去,白金色的衣袍在身后招展如莲。

    她的腰际仍绣着天音阁的法秤图腾,那代表着正义与光明的纹章在暗夜里熠熠生辉。

    天音浩荡,不可有私。

    天音之子,不可有情。

    天音渺渺,不可渎神。

    天音有怜,以敬众生。

    这一段唱吟词,她从小念到大,闭着眼睛睁着眼睛都像枷锁一般困禁着她。

    她自降生起,学会的第一句话既不是爹爹,也不是阿娘,而就是这唱词的开头四字,天音浩荡。

    每日诵千遍万遍,跪在神明圣像前反复祝祷。

    不可有私……不可有情……不可渎神……以敬众生。

    她第一个有印象的诞辰日,那位毫无温情的父亲送给了她一盒捏的精致的泥人,绘着彩漆,落着金沙,锦盒一打开,眉眼弯弯都朝她笑着。

    “哇——真好看!”

    父亲淡淡地俯望着她:“喜欢吗?”

    “喜欢!”木烟离欣喜地仰起头,内心仿佛有万朵烟花绽开,“谢谢阿爹!”

    那个被她称作阿爹的男人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从女孩手中将锦盒拿过——

    然后,当着她的面,砸碎在了地上。

    “铿!”瓷泥落地是这样的声音。

    泥人不会说话,还是眉眼弯弯,笑眯眯地看着她,只是笑痕皲裂了,面目破碎了,木烟离原地呆愣一会儿,才惊恐万分地哭了出来,想扑过去抢自己的泥娃娃。

    一只绣着公秤图腾的白色鞋履踩落。

    咯吱细响,毛骨悚然。

    像是娃娃们的天灵盖就此碎裂……

    父亲挪开脚,女孩面前是一地支离破碎的灰屑。

    明明之前,它们还排着整齐的队伍,在冲她憨态可掬地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不是送给她的诞辰礼吗?她是哪里没有做对,哪里惹爹爹生气了,所以连累了这些泥塑的小生灵无辜死去。

    “天音之子,不可有情。”男人在大哭的女孩面前,极尽冷漠,“喜欢就会失态。喜欢就会失公。你是天神后嗣,主宰人世正义……为父给你真正的礼物,是教会你,永远不该对任何一样东西,说出‘喜欢’二字。”

    不可有私……不可有情……

    不可有私不可有情不可有私不可有情——邪咒般在她脑内撕裂!香炉出烟宝相庄严颂宏声起——天音——浩荡——

    多少长夜里她抱着脑袋近乎癫狂,她在锦被罗帐里无声地嘶叫。

    找不到出路。

    找不到答案……

    爹是什么?娘亲又是什么?

    她曾经想去拥抱生母林夫人,可是林夫人是个疯子,拿剪子扎她,扎的她双手满是窟窿,甚至把剪子戳向她的咽喉……

    不可有私。

    不可有私!

    痛不欲生的暗夜里,她一个人跪在神像前,口中诵念不可渎神,心中却咒怨恨不能将这神像击碎做残渣粉末!

    就这样从女孩变成少女,从少女变成女郎。

    身后跟着跪了上千人,念着她早已烂熟于心刻入骨髓的唱吟词:“天音浩荡,不可有私……”

    有时候如疯如魔,肩背发颤,几乎要长身而起,挥剑将天音阁所有人斩做肉泥再一死了之。

    可是这个时候,耳边却又好像忽然响起了一个温和柔美的声音,很甜,很年轻。那声音在轻轻地对她唱:“芦苇高,芦苇长,隔山隔水遥相望。芦苇这边是故乡,芦苇那边是汪洋。”

    她睁开眼睛,天光自神像之后洒落,斑驳照在地上。

    那时候已经是天音阁主的她,怔忡望着这一地斑驳碎影,仿佛在这歌谣声里,看到了忘川芦蒿,花絮飘扬。

    一个女人立在芦苇中央,朝她弯着眉眼微微笑着伸出手。

    “芦苇这边是故乡……芦苇那边是汪洋……”

    “阿妈……”她喃喃着。

    她称呼林夫人是娘亲,毕恭毕敬。只有对一个人,她才称阿妈。

    那是她的继母,也是从小带大她的嬷娘。或许旁人会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恨这个女人鸠占鹊巢。可是那些人永远不会明白——

    在她黑白如栅格的生命中,只有华归夫人在的那短短数年,她有过欢笑,也有过柔情,有过温暖的怀抱,也有过甜蜜的亲情。

    说来也不会有人信。

    华归哄她睡觉的这一曲芦苇谣,是她人生中,除了天音浩荡之外,唯一听过的唱吟曲。

    只有这一曲,镇了她一生心魔,也成了她一生心魔。

    “木姐姐!!!”

    耳边好像听到弟弟华碧楠在惊叫。她从来也没有听过他这么失态的声音。

    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用最后的一丝灵气,减弱了自己落地时的势头。不过这并不是为了求生。

    她咬着牙,沿着殉道之路,一步一挪,蛆虫般爬到最边沿。

    然后——

    在谁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凭着仅剩的气力,猛然投入了魔桥边沿!

    “木烟离,自愿殉道,愿尔等得偿夙愿,终能归乡。”

    师昧见此状,竟是欲疯欲狂,他扑过去,可是已经迟了,木烟离最后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女人一直冷冷淡淡,神情并不多,连皮肤都透着股霜雪寒气。

    可是这一刻,她却朝着这个同父异母,甚至种族相斥的弟弟嫣然一笑,竟是百媚纵生。

    她眉眼弯弯的,仰面倒了下去。

    “姐——!!!!!!”

    木烟离笑了,目光望向天穹,这个不动声色不动情绪的女人,朝着叩拜了千万次的茫茫高天,说道:“去你妈的不可有私。”

    那桥身瞬间又起一道红光,殉道之路的猩红色火焰迅速裹卷了她全身。被烈火吞噬之前,她极力望了一眼魔域大门的方向。

    她好像听到那巨门之后传来的声音了,是温柔的,是阿妈在夏日的凉榻边给她摇着轻罗小扇,慵慵懒懒地唱——

    “芦苇高,芦苇长,隔山隔水遥相望。”

    芦苇这边是故乡,

    芦苇那边是汪洋……

    “木阁主!!”

    “木姑娘!!”

    忽然间殉道之路上的那些“棋子”们都失了控,一个又一个地奔过去,跪在那个用神血之躯,铺魔族之路的女人面前,可是那个女人已经化作了牺牲之路的倒数第三十个台阶,尸体被裹缚着,浸没在魔焰里。

    楚晚宁落回地面,他的手指尖极冰,眼前是晃动的人影。

    他之前以为这些人是木烟离带来的棋子,但此刻才发现不是的。

    这些人大多都穿着天音阁的亲随弟子袍,面容极其好看,他们流淌出的眼泪都是金色的……

    是蝶骨美人席!

    天音阁在木烟离的统任下,竟以收亲随弟子之名,聚集了那么多幸存的蝶骨一族,这些人此时无不嚎啕痛哭,踉跄跪地。

    她刚刚是带着他们从修士群里杀出来,准备铺好殉道之路后,他们可以随时回家……

    “凶手!”忽然有人扭头,朝着楚晚宁怒喝,面目被仇恨扭曲得那样狰狞,“你这个凶手!”

    “为什么要处处与我们为敌?为什么要把木阁主逼到这条路上?!”

    一面面都是绝色之姿,一眼眼都是入骨深仇。

    不少美人席都朝着他冲过来,失去理智也不知轻重的扑过来,犹如飞蛾扑火。

    楚晚宁立着,他眼前尽是昏暗,要阻挡这些灵力低微的美人席实在太容易了,他甚至连手都不用抬,只是指尖之力结起的屏障就足以让那些人无法穿过。

    凶手……

    罪人。

    宗师。

    救世。

    楚晚宁不禁阖上双眸。他在做什么?他还能做的了什么?

    墨燃死了,时空裂了,天罚将至,木烟离以神躯祭魔途,薛蒙以灵核压制着踏仙君。

    他忽然觉得自己面前是一柄柄尖刀铸就的墙垣,柄柄寒光相对,而他要自其中穿过。

    就像世人并非都是恶,蝶骨族也并非都有罪。

    但他要阻绝他们所有人回家的路。

    哪怕只剩最后二十九级台阶,二十九个尸体。

    他也不能纵他们离去,让魔门洞开。因为只要魔门开了,天罚恐怕就会迅速降临,两个尘世会就此覆灭,九州之众甚至连喘息反抗的机会都难有。他该是有怎样的狠心,才能坐视这件事情的发生。

    他不能……

    他不能再有丝毫的犹豫,尺寸的心软。

    墨燃背负了两世罪名,薛蒙此刻还在以性命为他拖延时间,更别提曾经那些枉死的人,眼前这条血腥的路。

    “凶手!”

    “你害死我们!你害死我们!”

    “无情冷血!你会有报应的!”

    魂如火烹,却心硬如铁。

    楚晚宁蓦地睁眼——他必须去当这个凶手。

    他别无选择。

    “师明净。”

    “……”师昧隔着攒动的人潮,遥遥看着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庞上还沾着泪痕,眼神似有疯狂,又似空荡。

    起风了,他的衣袂在风中飘摆,他似乎已经认命楚晚宁会来杀他了。楚晚宁的掌中也确实亮起金光,怀沙再次出现——砰的一声,他以剑气斥开面前拥挤着,试图阻拦他的美人席们。

    点足一掠,他目光如雪夜刺刀,剑刃朝着师昧直刺而去!!

    也就是在这时,他们脚下的殉道之路忽然开始剧烈震颤,紧接着重重红色光柱拔地而起,其中数道光柱蓦地阻断了楚晚宁的去路。

    有人喊了起来:“快看!快看前面!”

    “是魔门!怎么回事?”

    “桥在增长,桥要搭上魔门了!!”

    到最后近乎成了尖叫:“门要开了!!!”

    师昧一惊,回头望去,但见一道白金色光辉从木烟离死去的地方散射,由最后一级台阶延伸,以极其惊人的势头朝着魔界之门搭去!

    楚晚宁脸色骤变,而师昧在最初的惊愕过后脸上猛地涌上狂喜。

    殉道之路要通了——人魔之界的桥终于要通了!!

    一个疲倦而苍老的嗓音自魔门后面传来,回荡在天地之间,那声音似有褒赞,懒洋洋地:“殉道之路竟有神族献祭,尔等后生,折损神族性命,献于我道,其心可表。”

    这个声音太响了,死生之巅方圆百里外都能清晰听到,整座山在大战的人此时都仰头望向后山那边。

    姜曦的面色变得雪白,当然,不止是他,所有人都知道,魔域之门怕是要开了……

    果然,那苍老的声音接下来就说了一句:

    “天罚俄顷将至,魔尊陛下见尔等后生杀神有功,宽仁大赦,免去最后二十九阶桥身。即刻,大开魔门,允准尔等归乡!”

    “什么?!”

    山巅山道瞬间乱做一团。

    桃苞山庄的马庄主甚至一下子坐在地上,竟大哭起来:“天啊!!怎么办啊!!”

    更有人面如土色,两股战战:“天罚马上要来了?什么天罚……什么天罚!?”

    正与踏仙君激战的薛蒙梅家兄弟三人也是一惊,薛蒙心念晃动,被踏仙君趁机挣裂困锁,腾空而起,而薛蒙一下子受到力量反斥,只觉得当胸一窒,蓦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踏仙君听到动静,侧过猩红的眼,瞪了薛蒙片刻,他的神情很混乱,似乎脑中的记忆又开始错乱翻搅,体内的魂魄也开始相互折磨厮杀:“……薛蒙……?”

    梅寒雪立刻掣起长剑朔风,将弟弟与薛蒙护在身后,沉声道:“小心。”

    可踏仙君却并没有要继续攻击的意思,反倒是蓦地凝起长眉,额心成川,神情愈发痛苦。

    “不……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他茫然至极也愤怒至极地大吼一声,失去控制,迅速朝着后山密林扎去。梅寒雪这才稍松一口气,反身回到其余两人身边,问薛蒙道:“你怎么样?”

    “别管我,你去师尊那边!把之前我们布下的准备都跟他说!”

    梅含雪搭着他的腕,摇了摇头:“你灵核已经濒临碎裂,得先疗伤。”

    薛蒙怒道:“快去!!”

    “要不我先过去,你们都别动。”梅含雪知事态情急,刻不容缓,便指了指薛蒙,对自己哥哥道,“哥,你助他调息。我去找楚宗师。”

    殉道之路前,随着最后一道台阶落成,魔界与人间的道路终于完全汇合贯通。那些美人席脸上都露出了做梦般的神情,几乎每个人都在发抖,甚至没有人敢抬脚先迈前一步,就连师昧都一动也不动。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具体是多久,或许只是一个转瞬,或许又漫长到令人透不过气来。

    门前的魔域之门忽然轰隆震动,霎时间云流四起,八方风动,天地肺腑仿佛都在沉沉喘息,发出窒闷巨响——

    浮雕奢靡的魔门向左右分开,一道绯红光辉自缝隙中迸射而出!

    楚晚宁只觉得一道从未感知过的可怖邪气与战气从那缝隙里狂涌奔流,那正是能助涨三大禁术力量的魔族之息……

    魔域开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