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308章 【死生之巅】协力御洪流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时空生死门前, 玄武结界已经打开, 这是最后的防线,一旦海潮突破此处, 后面就是另一个尘世。

    “红尘有序,若序崩裂,天罚将至,皆归鸿蒙。”

    ——按古籍上的警世记载, 一旦生死门被撕裂到无可扭转的地步, 洪水就会淹没这两个世界, 万事万物归于始初。

    这一切对于在场的那些修士而言都还太多突然, 他们被杀得措手不及, 不少人除了哭竟也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这也难怪,在突如其来的末日前,又有几人能泰然处之呢?

    但是对于已经经历过踏仙君时代的梅家兄弟,以及青春不复的薛蒙而言, 他们却早已有所准备。

    梅含雪道:“主修攻伐和疗愈的都回去,回到生死门的另一边。主修御守的都出来,跟我去玄武结界旁。”

    有人问:“去做什么?”

    “固防。”

    众人看了一眼那道通天贯地的玄武结界, 再看向远处滚滚奔来的灭世洪流, 不禁心中发憷。

    有个女修战栗着问:“这……拦得住吗?”

    梅含雪回头一看, 见此女容貌昳丽, 于是眯着眼睛微笑。他这家伙当真是游戏人间把生死看透, 都命悬一线了却依然有闲心逗人家:“唔, 拦不拦得说不好, 但是不拦肯定会死,姑娘怕不怕?”

    “……”

    梅寒雪冷着脸走过来:“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聊。”

    “就因为这个时候了才要聊嘛,不然做了鬼,到地府去找鬼娘子吗?”

    这是梅家兄弟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一齐出现——但见他二人,兄长冰冷如霜,弟弟温儒灿烂,那女修不禁吃了一惊,半天回不过神来:“你……你们是?”

    梅含雪笑着朝她眨了眨眼:“怎么样,是不是还是我好看一些?”

    女修嘴都合不拢了,只会呆呆地:“你们……”

    正想再将两人打量清楚,那个冷藏冰窟般的男子已经背过了身去,衣袂飘飘行至时空生死门边沿,以扩音术对众人道:

    “攻伐退后,御守往前。请快。”

    有人问:“就算我们用玄武结界暂阻了洪水,可那也是缓兵之计,总不能一直这样挡着吧?”

    “是啊,万一这洪流一直不退呢?”

    梅寒雪摇头道:“一半人来挡着洪水,一半人在后面关闭生死门。”

    “……”明明有成千上万的人聚集于此,却瞬间都鸦雀无声了。

    关闭生死门?

    如今几乎整个穹庐都已被撕破裂穿,放眼望去时空裂洞就如瀚海一般望不到尽头。两个时空已经完全融合交汇,怎么关?

    仿佛看破了众人疑虑,梅寒雪道:“万涛回浪咒。”

    人群中站着的青年薛蒙愣了一下,只觉得这个咒诀说不出的耳熟,正思忖着,忽听得旁边璇玑长老道:“这不是玉衡曾经创过的……反咒吗?”

    他这一提,碧潭庄的人也跟着反应过来了。

    曾经彩蝶镇天裂,李无心带着一群弟子去死生之巅讨要说法。一番误会波折后,楚晚宁冷着脸告诉众人“万涛回浪咒”的创始者正是他自己。

    梅寒雪道:“万涛回浪,可以逆转已经施展出来的法咒。”

    有人吃惊道:“这么大的也可以?”

    “以一人之力当然不行。”梅寒雪道,“所以要诸位勠力同心。”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之后,却有不少人犹豫着退到了时空生死门后面。

    “我灵力不行,我抵御不了洪流。”

    “我也是,我最不擅长防御结界了。”

    谁都不是傻子,都清楚去阻止玄武结界危险,而关门容易。一时间虽有死生之巅、踏雪宫诸人、以及其他门派的一些青年自告奋勇地出来,但也有不少修士都缩着脖子往裂痕后头挤。

    梅寒雪盯着那些缩头乌龟,原本就不善的面色变得愈发阴沉:“都想着躲在后方稳稳当当,前面谁来挡?”

    很多时候便是如此,譬如两军对垒,一决死战。明知前锋沦陷后,自己也不可能独活,却还是渴望能被分至后部。

    正僵持着,忽听姜曦道:“我来。”

    孤月夜的修士见掌门行去,顾盼之后,亦有一大群人随之来到了玄武结界旁。药宗是十大门派里灵力最弱的一支,他们出去了,就好像抬手给了那些怕死王八们一个巴掌。

    “……我也略懂御守,能出一份力。”

    碧潭庄的甄琮明说完这句话,也走到了前列,沉默着抱剑站在一旁。

    人陆陆续续多了不少,虽然还远不够数目,但眼见着第一波大潮即将袭近,他们也无暇再等。

    “快些!子明,你去后方施万涛回浪咒。其他人跟我到玄武结界前准备抵御。”梅含雪说完这句话,一跃纵身起,来到了庞硕剔透的结界前,将手掌贴了上去。

    “阵开!”

    这么做的不止他一个人,很快地,一双双手掌都贴向了这道红尘间最后的壁垒,蓝色的灵流,碧色的灵流,红色的灵流……无数光芒汇向这横隔于天地的屏障。

    慢慢地,一个蛇身龟甲的图腾在夜幕之中缓然亮起,它尾盘于地,首仰九霄,那正是合众人之力点燃的玄武守护咒印。

    也就是在这时,始凰卷起的惊涛巨浪从前方涌来,气势远胜万马奔腾,黄河入海。

    每个人都绷到了极致,双目紧盯着那不断逼近的泥黄色的水线。

    “准备好,要来了——”

    几乎是话音刚落,一道千尺高的浪头已吞天之势向他们劈砸下来!刹那间水花四溅!

    “撑住!”

    这洪流愤怒如饕餮凶兽,即使有玄武结界作为抵御,也还是有水流击碎灵力薄弱处,箭镞般劲厉地喷洒进来。更有不少实力较弱的修士支撑不住这股悍劲的力量,只第一波浪头,数十个人就跪了下来,口呛鲜血。

    姜曦回头厉声道:“再来些人!”

    可是看到此番情形,敢上前的就愈发少了。

    而这个时候薛蒙已绘完了万涛回浪咒的符文,他当空一击,数万雷霆之光在符咒后嘶嘶闪动,朝着时空生死门的八方散开。

    和前锋阻挡洪水一样,后方的修士也开始向万涛回浪咒注力,竭力想要闭合这个横贯了两个时空的裂痕。可这裂痕实在太大了,一时也看不到究竟边缘有没有在回缩,不少人心中其实都忐忑至极。

    后方进展缓慢,前头却已然捉襟见肘。

    又是一道大浪拍至,更多修士倒地不起,无法支撑。而玄武结界的裂痕也越来越大,水柱湍急地涌溅其中,姜曦他们的衣服很快就都湿透了。

    “再这样下去不行。”梅寒雪道,“支持不到生死门关闭,玄武结界就该破了。”

    “……”

    正在这时,他们忽听得身后传来纷乱的马蹄声。一转头,但见一群散修与平民自远处行来。修士御剑,平民纵马,为首的两个人,一个黑衣劲袍,眉眼极秀丽,正是叶忘昔。

    还有一个徐娘半老,御剑歪歪扭扭,浑身披红带缕,簪着满头眼花缭乱的金饰,却是飞花岛的岛主孙三娘。

    二人身后烟尘滚滚,也不知道带了多少人,或许是将避难的妇孺老幼都携上了。

    叶忘昔自剑上轻盈跃下,蹙眉道:“大老远就看到动静,路上过来都听说了。”

    她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到那岌岌可危的玄武结界上。然后又扫了那些明明灵力高强,却不愿往前涉险的修士们一眼。

    这世上有身姿羸弱的勇士,就会有体态强健的懦夫,人的躯壳和心灵并不一定是相配的。

    叶忘昔恨铁不成钢,咬牙道:“……空有本事,一颗心竟不如庶民!”她丢下这句话,轻功一掠,来到姜曦身边,将自己的手覆了上去。

    除了她之外,一同跟来的散修也好,甚至是平民也罢,他们不管能力多微薄,都争相欲往前方赶——见此情形,饶是某些人脸皮再厚,也经不住赧然了。

    “我……我也去。”

    “算了,横竖不就是死吗?我也去!”

    “还有我还有我!”

    聚集在玄武结界前的人越来越多,原本光芒黯淡下去的龟蛇法阵又重新变得透亮生辉。

    第三波浪潮……第四波……

    人与天争,人与命斗。

    忽然有个姑娘脆生生地喊道:“快看!!那边是生死门的边沿吗?!”

    声如霹雳,众人一个激灵,纷纷向她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然,在遥远的天穹边沿,隐隐能看到一线黑色在不断地回缩,虽然速度极缓,但确实是在收拢无疑。

    霎时间有人激动至落泪:“快!再快些!是真的可以!是真的能关闭!”

    看到了这鲜明的生机,几乎每双眼底都燃起了求生的光芒。他们双掌相合,源源不断地把力量汇聚到万涛回浪咒的中心,换来时空生死门一尺一寸缓慢地还原封闭。

    但是,天地之力终究浩荡,纵然此时已有万人同仇敌忾,将浑身灵力灌注于守护结界,还是无法与神力抗衡。

    人如微蚁,也实在太过渺小了……

    随着又一波翻雪浪头斩落,咔嚓一声脆响,玄武结界中央出现一道闪电状的裂痕。那裂痕自天顶一直贯落到地面,后面有丝丝缕缕的水珠渗进来。

    所有的人脸都白了,他们都知道如果这一痕裂掉会是——

    “轰!!!”

    未及想完,地裂天崩!

    一口缺口破了,后面万顷江河纷至沓来,愤怒的水浪声淹没了人们的失声尖叫,登时有不少人被冲得扑跌栽倒。

    “啊!!”

    “救命!”

    淹进来的水如同暴雨倾盆,薛蒙站在生死门面前,回头看了眼玄武结界前的景象,咬紧牙关对众人道:“再快些!”

    正说着,忽见一人朝自己冲来,手中握着一把银光流溢的剑。不是别人,正是年少时的自己。

    他一把扣住青年薛蒙的肩,长眉怒竖:“回去!你根本不会防御之阵。”

    青年薛蒙咬牙道:“我要把剑还给那个人。”

    “谁?”

    青年薛蒙抬手一指,点着的是缺少神武襄助,已经面无血色却还在竭尽全力的姜曦。

    “……姜夜沉?你怎么有他的剑?”

    青年薛蒙一愣:“你不知道?”

    薛蒙摇了摇头:“我不了解他。他在我们这个时代很早就去世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朦胧。他颠沛流离了那么久,对于那个众人都还活着,战乱初始的年代,其实都已记不太清了。

    但薛蒙想了一会儿,还是看着姜曦的背影说:“当年踏仙君要他献上孤月夜的密卷,那里头记载的都是些药宗之术。厉害是厉害,不过很是邪门,比如拿蝶骨美人席炼药,比如阴阳双修长生术。”

    “……”注意到青年薛蒙听到那个双修长生术,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不由问,“你怎么了?”

    青年道:“没什么。……然后呢?”

    “姜曦没肯。他说那本药宗密卷是邪魔歪道,自他接任掌门的那天起,已经付之一炬了。”

    “……”

    “踏仙君大怒,厉令他复写一本。他自然没有答应,最终还是被杀。”薛蒙闭了闭眼,“姜夜沉是个豪杰。我很高兴看到他在另一个世上还活着。”

    见青年时的自己没有说话,薛蒙垂眸道:“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会有他的佩剑?”

    青年薛蒙嘴唇嗫嚅,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半晌之后,刚开口说了一个“我……”后头又是一阵巨响,令人筋骨发麻寒毛倒竖。

    他们蓦地回头,但见那个闪电裂痕已绷到极致,叶忘昔与梅含雪双双跪落,姜曦还在硬撑,但已蓦地咳出一口血来。

    青年薛蒙失声道:“姜……”

    姜什么?

    还是叫他姜曦吗?

    还是姜掌门?

    一声断于唇齿间,他跑过去,把雪凰递给姜曦。

    “……滚回去!”姜曦抬眼见是他,青白的面色愈发难看,他蹙着眉,把自己的神武连同薛蒙一起往回推,“回裂缝那边去,别来添乱!”

    说完又是一口血水呛出。

    “姜夜沉!!”

    听到他唤自己的表字,姜曦重重咳嗽几声,喘息着回头,目光凶狠又复杂:“妈的……谁允许你这样叫我了?”

    “……”

    “我的名,我的字,都不是你该叫的。”唇齿凄红,姜曦经脉暴突,在灌注涌漏的暴雨中,倾尽全力维系着结界。

    却还不忘如初见时般,骂他一句。

    “好没规矩!”

    巨响贯耳,可怖的破碎声噼里啪啦接踵而来。薛蒙甚至来不及说话,也来不及反应,就被雪凰猛地带往后方——紧接着他就看到那道闪电形的缝隙瞬息崩裂,这次不再是小裂口,而是整块整块崩塌破裂。

    江河瞬间倒灌!

    站在时空生死门之后的人们一瞬间从头皮麻至脚底。

    都结束了。

    末日……末日……皆归洪荒……

    有人甚至不再为万涛回浪咒出力,他们跪下来,在天罚前像最原始的仆奴叩首哭嗥,跪地求天神怜悯。

    有人则仰天大喊不公,涕泗横流一地。

    结束了。

    然而此时!狂流涌逆中忽然一道碧色光华劈斩而落!

    “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

    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绝境中的人心生战栗,何况是这样惊天骇地的动静。他们举目望去,但见高天中一个黑金战甲的男人御剑行来,离得近了,能看到他浑身上下都是疮疤,似乎被千万道尖刀凌割过。但即便如此,人们还是能看清他相貌里昔日英俊的残影。

    “……是……墨……墨燃?”

    “是魔头!”

    “妈耶,什么魔头,分明是墨宗师啊!!”桃苞山庄的马芸立刻激动起来,因为哪怕是个傻子都能看出墨燃是来救他们的,而不是来火上浇油的。

    而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久不见踪影的北斗仙尊楚晚宁。

    “楚宗师!!!”

    那位万涛回浪的始创之人,天下第一结界的宗师。

    和自家掌门一样,桃苞山庄的修士们最是怕死,见状极为兴奋,他们率先狂喜难掩,手舞足蹈道:“有救了!有救了!”

    墨燃凭虚御风,衣袍猎猎,一身修劲皮甲包裹全身。他径直飞至玄武结界前,一跃而下,稳稳落在水浪之中。

    “见鬼,万人棺!”

    随着他一声暴喝,无数柳藤拔地而起,将那些被击落的,浸在水浪中的叶忘昔也好,孙三娘也罢,还有阴沉着脸的姜曦。他把这些重伤的人全部都裹在了藤叶之中,送至后方。而后回头厉令道:

    “换人滚上来!没受伤的御守呢?!”他扫了一眼姜曦,愈发狂怒暴躁,“怎么连疗愈宗师都来做这种事情了?!要你们是死的吗?!”

    后方那些苟且偷生的御守修士被骂的灰头土脸,狗血淋头。

    踏仙君猛地一击,但见一道刺目光华从他掌心迸溅而出,刹那传遍面前结界,他咬牙切齿道:“谁他妈再躲着,等回头收拾完了这场毛毛雨,本座挨个捏碎你们的脑袋!”

    “……”众人面面相觑。

    “滚出来!!”

    不知这人是有怎样可怖的威慑力,也或许是经历过一次濒死绝望,许多贪生怕死之辈在末日之前都想开了,就连曾经最为猥琐的江东堂残部也越过生死门边界,再无几人推脱。成群的修士来到踏仙君身后,一双双手覆压在了玄武结界上。

    原本摇摇欲坠的结界刹那间又恢复了灵光,因为众人的齐心协力,也因为人界第一战力的注入,一时变得坚不可摧,散发着极其雄浑的气势。

    “哗——”

    眼见着一阵高有万仞的海潮,如旋风海啸奔踏而来,有人毕竟天生胆小,见到这样的情形不由唾沫狂咽,两股站站。

    踏仙君阴沉道:

    “一个都别走。敢退你试试看。”

    “……”

    “谁若临阵脱逃。本座让你们瞧不见今夜之后的太阳。”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