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重快感(高H)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章 该死的军训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金秋九月,阳光明媚,各地的大学已经陆陆续续开学,新生军训则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项目。    在A大的校园中,一个个穿著墨绿色军装的新生正在烈日炎炎之下站著标准的军姿,汗水从额际冒出,顺著脸颊往下淌著,直到脖颈,然後隐没在早已湿透的墨绿色半袖衫中。    林默言皱著眉头,紧闭了一下双眼,瞬间睫毛上的汗珠渗进眼睛里,引起一阵不适,身上的柔软绿衫早已经湿透,紧紧的黏在後背上,勾勒出他修长的背部曲线,肥大的长裤里也早已经一片粘湿,汗水顺著大腿根部往下滑落,林默言能清晰的感觉到一颗汗珠从大腿滑过膝弯,最後滑至脚腕渗进袜子中的感觉,但这一切还不是最痛苦的。    最痛苦的是他的下体现在一片瘙痒,潮湿的汗水早已经把内裤浸湿,而潮湿的内裤则刺激著他的下体,想必下面已经开始红肿,这种不适感竟让他下体分泌出不正常的液体,前面的性器也开始发硬,并且有了抬头的趋势。    幸亏这军训的服装比正常的衣服大了一号,裤子肥了好几分,才掩饰住了林默言直流水的下体,以及微微硬起的性器。    林默言恨死他这副极易出汗的体质,以及容易受到刺激而产生反应的下体。    深吸一口气,斜著眼睛看了一眼正挂在淡蓝色天空中那个火球似的大太阳,旁边竟然空荡的连一片云彩都没有,林默言动动早就干的快冒烟的喉咙,心里更加的烦躁。    而这股烦躁则刺激得他又冒出一身汗水,导致下体的粘湿感更强,这不受身体控制的反应,惹得林默言更加燥乱,恶性循环中,他的下体只能毫无控制的越来越湿。    正当林默言快无法忍受时,教官的一声“休息”的命令,令他从燥热的地狱回到了人间。    在教官下了休息命令之後,几乎所有的男生都跑到树下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管裤子会不会弄脏,反正是不合体的军训服装而已,两个礼拜之後连洗都不必洗,就可以直接塞进衣柜的最底层,或者找个收购军训服装的小商小贩卖了就好,还能换个几十块钱吃顿好的。    但是林默言却不敢这样做,虽然双腿已经疲乏的连抬都抬不起来了,但是他没有那个胆量,一旦坐下,下体的那些汗水以及那可恶的液体就会透过不厚的裤子渗出去,或许别人不会多想,只当他出汗多而已,但是他可不想以这种方式吸引人眼球,尤其是吸引到他的屁股上。    林默言装作悠然自得的样子慢慢走著,不是他不著急,是他怕动作太快而把裤子弄湿,等走到树下时,他终於松了一口气,然後找了个人不多的地方,放松的靠在树干上,将自己置於一片阴凉之下。    林默言闭著眼睛试图借著这片刻的凉爽平复下体的反应,如他所愿,在两三分锺後他原本已经抬头的性器慢慢软了下去,现在只剩下还往外冒著液体的下体,贴身的内裤紧粘在下体上,留著水的那个地方已经把内裤弄的像被水投洗过一样,林默言怀疑如果现在自己捏上一把,内裤都有可能拧出水来。    突然一只手搭在林默言的肩上,林默言瞬间睁开紧闭的双眼,立直身体向侧面挪了一步,躲开那只无理的大掌,先是沈默的看著面前的人,然後掀掀薄唇问道:“什麽事?”    手掌的主人在林默言躲开的一刹那有一点僵住,却也没维持多久,现在又听见林默言的问话,笑笑回答道:“晚上九点锺班主任开会,地点在博雅楼305教室。”    说完话,这人又等了一会儿,见林默言似乎没什麽问题了,才离开。    林默言看著那人又匆忙去通知其他人的背影,咬了下牙,撇唇发出一声嗤笑。    这人是他的一个室友,叫方宇,开学第一天的班会就装出一副和大家很熟的样子这儿说两句,那儿笑两声的,还没等班会上大家上讲台介绍自己,就已经和同学混熟了。    林默言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脸上时时刻刻挂著虚假笑容,一副我对你很友好模样的人,弄得像只塑料花蝴蝶似的。    令林默言不可否认的是,那个人确实有做花蝴蝶的资本,修长健硕的身材,比传说中古铜色略浅的肤色,浓重且微微上扬的眉,高挺的鼻梁,微翘的唇角,尤其是那双眼睛,虽然不是双眼皮,却一点都不小,但方宇这一系列的外在条件并不能抵消林默言对他越加深刻的厌恶感。    教官的集合哨声响起,打断了林默言的思绪,他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他下面还湿著呢,难受的要命,晚上是不是该找机会解决一下最近积压的欲望?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