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重快感(高H)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九十一章 疯狂的占有【H】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双方急切的索求著彼此,嘴唇啃咬间,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顷刻间上衣已经完全被剥落,两个人拥抱著彼此,皮肤毫无间隙的紧贴在一起,感受著彼此的温度。    林默言跨上方宇的双腿,他分开双腿跪坐在方宇的身体两侧,抬高了颈项由著方宇在他身上不停的舔吻啃噬,印下一个个紫红的痕迹,他挺起胸膛,将被李威触碰过的,仍旧带著恶心触感的乳头送到方宇嘴边,蹭著对方的唇,喘息著说道:“咬它……用力吸……把它吸肿……吸破……”    方宇借著幽暗的灯光,模糊间看见对方乳晕上指甲的掐痕,心里清楚这并不是自己造成的,同时也明白了林默言真正的意思,他遵从对方的愿望,张开嘴,把乳头含在嘴中吸吮,并用牙齿来回的磨动,接著用力把乳头往口腔深处吸进,并且把整个乳晕也含进嘴里细细的啃咬,两个乳头被来回蹂躏,直到完全肿胀起来,上面的唾液在灯光下闪著亮光。    方宇不忍心再折磨这两粒快破了皮的乳珠,便放过它们,只用舌头来回在上面扫荡,手掌顺著林默言的腰线,滑进他的牛仔裤中,隔著内裤搓揉他的臀瓣。    林默言不堪忍受这样的折磨,他松开攀在方宇肩上的一只手,主动拉下仔裤的拉链,急切的把裤子完全褪下,直到大腿根处,连仅剩的一条内裤也不放过的一把拉下,露出他微长了些毛发的下体。    “帮我都脱了……”林默言的姿势不方便,他难耐的要求方宇帮忙。    方宇双手搭在林默言半褪的裤子上,往下扒,直到没有办法再往下,才示意林默言抬起一条腿把半边的裤子褪下,另一半也照著这样的方法褪下,此时的林默言已经是全身赤裸。    方宇的一只手不停的揉按著林默言光裸的臀肉,另一只手顺著臀缝下滑,略过後穴,来到微湿的花穴处,在唇缝上来回游移了几次,然後一股脑的把手指捅了进去。    “嗯……用力……”被手指进入花穴的林默言只想被进入的更彻底,他臀部扭动著往下沈,试图将手指含的更深,同一时间,他的性器也昂扬起来,他把臀部向前顶弄著,让性器的顶端狠力的戳到方宇赤裸的腰腹上,带著些痛感的欲望,让他更加迷恋。    林默言一只手搭在方宇的肩侧,另一只手在对方的胯间不安分的摸索著,直到摸到冰凉的西装裤拉链,接著一鼓作气的把它拉开,同时把里面的内裤往下扯了扯,还渗著血的手就握上了方宇火热硬挺的性器,他自虐般的上下撸动著,让方宇感到舒爽的同时,手心上的刺痛也提醒了他,他是真的碰触到了这个人,他是真的回到了这个人身边。    手指一根根的插入花穴,来回的进出著,时不时的在退出的时候分开闭合的手指,让微冷的空气透过缝隙渗透进去,增加穴间的快感。    “进来……插进来……”林默言不再满足於被手指操弄,他想要更粗更热的东西填满他的身体,他扭动著臀部凑向方宇挺立的性器,湿漉漉的花穴刚刚触碰到火热的性器,就敏感的瑟缩了一下。    方宇亲吻著林默言的胸膛,抽出埋在他花穴的手指,让自己粗长的性器顶在对方的穴口,接著突然发力向上挺动腰胯,同一时间他握住林默言的腰间往下拽著,把林默言狠狠的钉在他挺立的欲望之上。    “啊啊啊!”硬物直冲穴心,连一点适应的时间都不给予,就直接捣入了最深处,林默言觉得他整个人都快被捅破了,但是他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有的只是遍布全身的满足快感。    尽管林默言的呻吟犹如尖叫,但是方宇却不想停下来,被想要林默言的欲望,以及有可能失去对方的恐惧完全占据的大脑,根本无法理智的思考,此刻他只想凶狠的捅干身上的人,以此证明他真切的拥有著对方。    他一边快速的大幅度挺动下身,一边双手固定住林默言的腰,不断的往下压。    硬挺的性器深陷在温热的花穴中,就像一直无所依的灵魂终於找到了归处,他只想把自己埋的更深。    “啊……捅的好深……好满……”林默言不知所言的胡乱叫喊著,发泄被捅干到穴心的深刻感受。    两个人不知疲倦的在狭窄的空间里交合著,直到林默言前端不停被戳弄刺激到的性器颤抖著射出精液,同时花穴也紧缩著达到高潮,方宇才稍稍的找回了理智。    他就著不明的灯光,看著无力瘫软在他臂弯中,脸颊一片红肿,眼角溢满泪水的林默言,心上泛起疼痛,他低头轻吻上对方红嫩的唇瓣,伸出舌头来回的轻刷著,安抚著对方。    “後面……後面还想要……”林默言闭著眼睛伸出舌尖与方宇的舌头相互碰触著,同时吐露出他的渴望。    “嗯。”方宇轻应一声,抽出埋在花穴的性器,霎时间花穴涌出一股湿热的淫液,他伸出指尖沾了些许,沿著花穴顺著臀缝滑至微微蠕动的後穴,将滑腻的手指轻力的捅了进去。    灵活的手指在里面来回的游走著,慢慢的扩张著紧窒的後穴,稍觉干涩的时候,便退出手指抹上一些花穴流出的淫液继续回到後穴扩张。    “行了……进来……”林默言被手指撩拨的浑身发热,热烫的汗水滴滴滚落,後穴深处空虚的只想要方宇的那一根巨大插进来。    方宇抽出粘滑的手指,扶住自己坚挺的性器,抵在对方不停开合的後穴,就著滑腻的液体,将性器逐渐送了进去,直到整根性器完全进入才停下来。    “嗯……动一动……”後穴被粗大的性器撑的满满的,空虚的那一处也被填满,但是後穴仍旧瘙痒难耐,林默言无法忍受的呻吟出声。    被湿滑的肠壁紧紧的绞著,方宇也激动的只想捅到自己射出来,他双臂用力微抬起对方的臀瓣,在下一瞬间再放松力道让对方失重的落下,整个性器被柔软的肠肉包裹摩擦。    这样反复的起起落落,使得林默言疲软的性器被插的硬挺起来,上上下下之中,他敏感的性器与花穴偶尔会擦过方宇西装裤上的拉链,给他增加不一样的快感。    两个人都沈沦在无边的欲海当中,直到同时达到高潮。    後穴与性器一同得到高潮的林默言,全身虚脱般的瘫在方宇身上,方宇扯过一边的西装盖在对方赤裸的後背上,把人紧紧的搂在怀里。    方宇微微挪动下身,把性器从林默言的身体里抽出,然後拿出湿巾清理著两人下体的狼藉。    清理下体的时候,发现竟然有血迹,方宇一阵心惊,生怕林默言被他干坏了,却在见到对方渗著血的双手时,才反应过来那是对方给他套弄时沾上的,他心疼的握住对方的手伸舌舔了舔,然後轻放在自己怀里。    他加快速度清理干净两人的下身,并把林默言手上的血迹再一次轻轻的擦拭掉。    待完全整理完两人,林默言已经累的快要睡著。    方宇正在考虑著是马上开车回家,还是带著对方去医院检查一下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了,方宇找了半天,才在车後座与车门的缝隙里发现了自己的手机。    此时的林默言也已经被手机铃声吵醒,他迷糊的看著方宇,有点明白不过来现在的状况,方宇轻啄了一下对方的额头,才接通电话。    “喂?”方宇答应著,看著昏昏沈沈的林默言,不自觉的放轻了声音。    “方哥,我们把人处理完了。现在老大那边出事了,在医院,我们得赶过去。”那边一片嘈杂,似乎是几个人正跑著。    “什麽医院?”方宇原本放松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他直立起腰,担心的问道。    “市医院。”听筒中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    “好,你们先过去,我随後就到。”方宇快速的挂断了电话,深吸一口气,看向被他的动作弄醒的林默言,解释道:“严泽那边出事了,在医院,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嗯。”林默言知道严泽是方宇最亲密的兄弟,对方出事,方宇不可能不著急不担心。    方宇帮著林默言穿好衣服,把人抱到副驾驶上,放下座椅,让对方能躺著休息,然後给对方盖上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接著马上发动汽车,直奔医院而去。    作家的话:    又手痒的二更了!2800字!    剁了俺的俩爪子……T^T    这个文快完结了~好舍不得亲们啊~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