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重快感(高H)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九十三章 明确的关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林默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他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白色的天花板,脑子里面空荡荡的,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怎麽回事,想了半天,昨天的记忆才一点点的被找回。    他想起来自己被李威绑架了,後来方宇找到他了,两个人在车里疯狂的索求著彼此,最後得知有人出事了,便赶来了医院,才知道是杨亦宁受伤了。    林默言忽的坐起身,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叫嚣著疼痛,每一处关节都泛著酸意,但是担心杨亦宁情况的他根本无法理会这些,他急著下床去看看对方的情况。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方宇手上拎著东西,一进来就看见林默言正坐在床边要下地,赶忙出声道:“宝贝,别乱动,你手上还扎著点滴。”    林默言此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上还插著针头,他有些打怵的停了动作,生怕一个不小心针头就偏了,而见到方宇也让他的心略微平静下来,他急著知道杨亦宁的情况,不顾喉咙的干哑疼痛,开口问道:“杨哥现在怎麽样了?”    方宇见林默言听话的没再做出危险动作,疾走两步来到对方身边,把买来的东西放在病床旁边的柜子上,手扶著林默言让他再躺回床上,嘴上同时回应著对方的问题:“他现在情况很稳定,你放心。”    方宇给林默言盖好薄被,把他扎著点滴的手放在床边,避免对方不小心碰到,然後拿过柜子上面的水杯,自己先喝了一口试试水温,才从袋子里抽出一根吸管,插到杯子里递到林默言的嘴边。    林默言嘴里也的确干渴的难受,就著吸管就把杯子里面的水喝的一滴不剩,然後舔舔发干的嘴唇,继续提出自己的疑惑:“我怎麽会住在医院里面?怎麽还扎著点滴?”    方宇拿过空杯子,又倒了一杯水放在柜子上凉著,才拉过凳子凑到林默言的床边,摆弄著他没有针头的,却仍旧包著层纱布的那只手,轻笑了一声,解释道:“你靠在我肩膀上睡著了,回家不方便,而且我估计等你醒来之後,你也会再到医院看杨亦宁,再说你身上也有伤,就干脆直接抱著你睡在病房了,谁知道你後来又发起低烧,我又急忙去找了医生,给你检查了一下,又打上了点滴。”    林默言听著方宇满不在乎的解释,看著对方脸上不自然的青色,以及眼圈上的青黑,还有下巴上冒出的胡茬,便知道了对方恐怕一直都在照顾自己,没有休息过。    他抽出被方宇把玩著的手,磨蹭著对方干燥粗糙的唇,轻轻的说道:“对不起,总是让你照顾我。”    方宇笑笑,拉过对方在他嘴唇上的手,轻啄了一口,才开口道:“傻瓜,你是我老婆嘛,照顾老婆天经地义的,而且我也有吃豆腐的,昨晚帮你换病号服的时候,我摸了好几把。”    对方的玩笑没能放宽林默言的心,反而是让他更加愧疚了,他抽出手轻拍了下床边,身子往另一侧挪了挪,对方宇要求道:“上来躺一会,我想你抱著我。”    方宇本想说自己还要去问问医生情况,可是看见林默言眼底的歉疚便打消了这样的想法,他站起身,推开凳子,轻轻的躺在床上,手臂伸到对方的脖颈下,侧身搂著林默言。    林默言把手握上方宇搭在他腰间的手,头往对方的肩窝蹭了蹭,然後闭上眼睛又一次睡著了。    见林默言睡的沈沈的,方宇便要起身下去,怎奈他一动弹,林默言就不安稳的往他身上靠,嘴上还发出小声的呓语:“别走……”    方宇身体被对方牵扯住,就连心都被拉紧了,想走也走不了,只能顺著对方的意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抱著对方一起进入了梦乡。    待两人又一次陆续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方宇看了看林默言盯著的点滴瓶,又被换了一瓶新的,想必是护士进来过了,两个人相互拥抱著熟睡的姿势估计也被看了个完全,他瞄了眼林默言,见对方脸上没什麽表情,想必对方也知道两人的关系暴露出来了。    不过林默言好似并不在乎,看了一会儿之後,就开口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方宇见林默言完全没把这当回事儿,自己就更不在乎了。    他从床上起来,陪著林默言上了趟卫生间,然後便下楼去买晚饭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方宇就带著晚餐回来了,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又闲闲的扯些乱七八糟的事来说,直到林默言的点滴都挂完,护士撤掉他手背上的针,两人才又抱在一起睡了过去。    隔天杨亦宁终於出了加护病房,人也在下午的时候清醒过来,不过医生交代病人身体还很虚弱,情况也并不是十分稳定,要让病人尽量多休息,只允许一个人在病房里看护,这个位置必然是被严泽占去了,不过没多久,林默言被叫进了病房,想是杨亦宁担心他的情况,所以才不顾身体上的不适,非要见他一面才能安心。    一进病房林默言就见到了脸色阴沈的严泽,明白对方是占有欲太强烈,不爽杨亦宁这麽关心他。他放轻脚步走到杨亦宁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开口叫了一声:“杨哥。”    杨亦宁见到几乎没有损伤的林默言,也就彻底放下了心,嘴角绽开一丝微笑,聊了几句之後,便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了。    林默言没有刻意询问杨亦宁他和严泽的关系,因为在看到杨亦宁手指上的戒指,以及严泽手上的同款男戒时,一切都再清楚不过了。    他也没有多嘴的去问杨亦宁为什麽受伤,因为联系到方宇带著去救他的几个人,以及他们提及人命时的冷漠态度,也就明白了严泽的身份不一般,再想到方宇闲聊时透露的关於严泽的信息,也就猜到了对方和黑道的关系不浅,而杨亦宁既然和严泽在一起了,受到波及是必然的,不过这是杨亦宁的选择,不容他置喙。    林默言又被方宇逼迫著做了遍全身检查,最後确定没事了,才被允许回家。    回家之後的林默言,先是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学校这边突然有事要处理,这个假期恐怕很难回去了,接著就安心的待在家里面,每天被方宇围著转。    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两个人的关系更加亲密,而方宇现在几乎时时刻刻都要缠在林默言身边,在他陪著林默言修养了一个星期以後,林默言终於劝得方宇重新回到公司上班,只是对方以後再也没加过班,每天准时下班,就算有工作没有做完,也是带回家里一边陪著老婆一边赶工。    这样算得上是悠闲的日子过了将近一个暑期,直到一通电话打破了宁静。    作家的话:    又是二更……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