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星期一早晨,地铁二号线上挤满了赶着上班的上班族,荣岁背着双肩包,怀里抱着幼儿园的录用通知书,艰难空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早晨八点四十五,距离约定的报道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

    急速行驶的地铁缓缓停下,车厢响起播报员机械的报站声,车门随着报站声缓缓朝两边打开,挤成沙丁鱼罐头一样的人群瞬间倾泻而出,荣岁往边上避开,稍微喘了口气,等人走的差不多后,才赶在地铁门合上之前走了出去。

    今天是他正式上班的第一天。

    荣岁大学是在本省读的,H省汉中师范大学的学前教育专业。其实他原本中意的专业是汉语言,只是运气不好,三分之差被人挤了下来,然后就调剂到了学前教育去。

    一个班三十二个人,加他一共就两个男生,比大熊猫还要珍稀。

    好在荣岁是个适应能力非常强的务实青年,踏踏实实的待到了毕业,拿了毕业证就找起了工作。

    但现在就业形势严峻,幼儿园老师大小也是个不错的体面工作,不管是本专业的还是其他专业的都来参合一脚,竞争非常激烈。

    要说荣岁的专业成绩其实不差,在女多男少的教师行业还有一些优势,但无奈现在的幼儿园都重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因此老师也得是全能的,唱歌画画跳舞弹琴……样样都得行。

    荣岁就卡死在了这道坎上。

    面试了几家比较大的公立幼儿园都被遗憾拒绝后,他只能将要求降低,随便挑了一家没听过名字的幼儿园投了简历。

    山海幼儿园的招聘摊位在会场的角落里,没什么人经过,冷冷清清,负责招聘的是个年轻男老师,长得很清秀,就是有些腼腆,荣岁把简历递过去的时候,对方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

    匆匆扫了两眼简历就问他什么时候能来报道。

    荣岁怀疑他连简历都没看清楚,但是对方看起来很无害,而且幼儿园的官网点进去,也确实是正经的公立幼儿园,荣岁连着几天被拒已经有了心理阴影,难得遇见个这么爽快的,想着对方可能急招人,看了看待遇,工资不高但好在包吃住,便点头答应了。

    于是就约好了星期一早上九点半到幼儿园报道。

    出了地铁,荣岁拿出手机导航,跟着导航弯弯绕绕的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一条有些偏僻的小路,路右边的墙上挂着个蓝底的铁牌子,用白字写着七里路九十九号。

    关了导航,荣岁顺着路进去,走了有五分钟,才看到幼儿园的路标。

    这家幼儿园在汉城区,汉城区是W市的老城区,就紧挨着郊区,W市发展起来后,如汉城区这样的老城区就逐渐荒凉下来,又因为紧邻郊区,离周边乡镇近,所以那些进城打工的人多半都聚集在这里,人多而杂乱,环境也算不上好。

    由此可知建在这里的山海幼儿园条件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好,到达目的地前荣岁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但是看到幼儿园破旧的大门跟空荡荡的门卫室时,荣岁心态还是有点崩。

    幼儿园大门紧锁着,黑色的油漆脱落许多,底部还有斑斑锈迹,右手边是简陋的门卫室,连着一扇小门,就这么大喇喇的敞开着,荣岁见没有人,只好自己进去。

    进了门先是一栋两层的白色小楼,应该是教学楼,看着年代挺久了,白色的墙体灰扑扑的,还爬满了爬山虎,左右两边则各是一排平房,墙壁刷成了柠檬黄色,上面还挂着红色横幅,写着“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创建先进幼儿园”的字样。

    荣岁心想这横幅标语跟幼儿园对比着,嘲讽力真是满分。

    幼儿园虽然破旧,但是占地还挺大,荣岁往里走了一段,竟然一个人也没有碰到,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

    皱了皱眉,荣岁停下脚步,朝四周张望一圈,心里的怪异感越来越重。

    现在才刚刚九点出头,应该正是家长们送孩子上课的热闹时候,但是这幼儿园里却安安静的,从他进来到现在,连个人影子都没看见。

    别说家长学生了,就连本来说好了要来接他的那个同事白图也没见人。

    荣岁心里直犯嘀咕,站在树荫下给白图发了条微信,告诉他自己到了。

    微信刚发出去白图就回了,说自己记错了报道时间,让他等等自己立刻就过来。

    荣岁越来越大的脑洞这才暂时打住,不至于往封建迷信的道路狂奔而去。

    等了两分钟,荣岁就远远看见有个人影朝这边狂奔而来,看身形应该是来接他的白图、

    荣岁暗地里啧啧两声,白图看着瘦瘦小小的,跑的倒是挺快,一阵风一样就刮到了他面前,红着脸小声的道歉:“不好意思啊,我记错时间了,你没等很久吧?”

    荣岁笑着摇头,“没,我刚到呢。”说着目光扫过低着头不好意思的白图,似乎是不经意的问道:“不过学校怎么没看见其他人?我想找个问路的都没有找到。”

    白图闻言脑袋垂的更低,十分愧疚的样子,说话都结巴起来了,“我、我们学校……条件不是很好。”

    荣岁压根没明白他的意思,学校条件不好跟没人有什么关系?

    直到他跟着白图到了办公室,见了校长,才终于明白他口里的“条件不好”是怎么个不好法。

    简单来说,就是幼儿园环境太差,加上经营不善,目前不仅没有几个学生,连老师也没有了。

    如果荣岁入职,就是这里唯一的任课老师。

    荣岁:“…………”

    勉强控制住了震惊的表情,荣岁看向白图,“白老师不上课吗?”

    白图又羞愧的垂下了头,微不可闻的说:“我是保育老师,兼职做点行政工作。”

    荣岁:“……”行吧。

    白图见他不说话了,顿时就紧张起来,生怕他一怒之下要走,结结巴巴的给他卖安利,“虽、虽然我们幼儿园条件一般,不过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他说着还暗地里推了推老校长,指望捧着茶杯的校长帮帮腔,老校长茫然的放下茶杯,侧脸手放在耳朵边朝他大声道:“啊?小白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荣岁:“………………”

    白图脸红到了脖子,尴尬的都快哭了。

    一个耳背的老校长,一个腼腆的跟兔子似的同事,以及一个破破烂烂的幼儿园,荣岁感觉自己在情感跟现实两边拉锯。

    理智告诉他最好扭头就走,这么个破幼儿园指不定明天就能倒了,傻子才待在这里。但另一边白图又眼巴巴的瞅着他,眼眶红通通的,荣岁觉得如果他现在就说要走,白图能当场哭出来。

    深沉的叹了一口气,荣岁决定先待一天,回去后再找个委婉的理由辞了这个见鬼的工作。

    “学生在哪里?没有老师怎么上课?”荣岁换了个话题。

    见他没立刻说要走,白图果然高兴起来,回答道:“他们在教室自习呢。”说完又试探的道:“我带你去看看?”

    荣岁心里没打算留下,就无可无不可的点了头,跟他一起下楼。

    校长办公室在教学楼二楼,而一楼就是学生教室,因为学生少,好几间教室都空着,门窗紧闭。

    只有下楼右手边第二间教室的门开着,白图领着荣岁往那边走,嘴里说道:“我们幼儿园的孩子虽然少,但是个个都很可爱听话,你肯定会喜……”欢他们的。

    后面半截话他没能说出口,因为他刚刚夸过可爱听话的孩子们正分成两拨掐架。

    教室里桌椅被胡乱堆成了两堆,中间隔着一条道,五个孩子分成两波对峙。

    一个棕红色卷毛的小男孩嚣张的站在摞起来的桌子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面叫骂,“殷烛之有本事你过来,我们俩单挑!”桌子下面还有个小孩儿巴巴垫着脚去够他的腿,小声的喊:“毕方你快下来。”

    他们对面还有三个小孩儿,站在最前面的个头挺高,刘海长的都遮住了一只眼睛,一听毕方还不服气,他稚嫩的脸上做出一个冷笑的表情,“嘁!打不过就会耍赖,赖皮鸟!”

    毕方顿时怒了,双手叉腰恨不得跳起来骂,“你才是赖皮鸟!”

    高个儿小孩儿继续冷笑,“我又不是鸟。”

    毕方气的一头卷毛更卷,却又无从反驳,只能拿眼睛瞪人。

    这时刚被他指着挑衅的小孩儿从桌子上跳下来,他穿着有些陈旧的不合身的校服,头发也不知道多久没剪了,都长过了肩膀,就用橡皮筋在脑袋后面扎了个小马尾,他一蹦,马尾就跟着一晃一晃的。

    “你下来,我把你打到服气为止。”

    小孩儿仰着下巴,圆溜的眼睛眯着,长得倒是挺好看,但是一开口却比小卷毛还要狂。

    “打就打!”毕方一撸袖子就要往下跳,半空中却忽然横过一只手将他拦腰抱住,荣岁笑眯眯的在他红色的卷毛上揉了揉,“小朋友不可以打架哦。”

    忽然有人插手,毕方愣了愣,反应过来后顿时更怒,“毕方爷爷的头也是你能摸的吗!”

    紧接着他又耸了耸鼻子,大惊失色的从荣岁怀里挣脱出去,躲远了警惕的看着荣岁,“哪里来的大妖怪?!”

    荣岁:“…………”

    毕方神情依旧警惕,还顺手将晕乎的白泽往身后扒了扒,盘问道:“你来干什么的?”

    荣岁尽量露出个温柔和善的笑容,“我是新来的老师,给你们上课的。”

    靠后的殷烛之一皱眉,声音听起来非常不耐烦,“才赶跑了一个,怎么又来?”

    他眯起眼睛,在荣岁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像是要透过皮肉的看到他内里去,荣岁被这么个小孩看的有点起鸡皮疙瘩,心里感觉怪异极了,他笑了笑将心底的违和感赶走,上前在殷烛之头上揉了一把,“我姓荣,草木枯荣的荣,你们以后可以叫我荣老师。”

    “嘁!”边上的龙崖冷笑一声,将迷迷糊糊弄不清情况的温暾挡在了身后,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不善的看着荣岁,“少装模作样,就算是大妖,我们也不怕你。”

    虽然这次来的比前面几个难对付,但是他们也不带怕的。

    荣岁:“????”

    他满头雾水,迷茫的看向白图,希望他能解释一下,这几个孩子是看西游记走火入魔了吗?

    白图缩在他身后,露出半张脸往教室里瞅了瞅又迅速的躲了回去,小声解释道:“以前有老师品行不好,偷偷欺负过温暾跟白泽,所以孩子们比较警惕。”说完可能是担心荣岁印象不好,立马又补救道:“不过那个老师被发现后就被园长开除了,后来招来的老师们品行都没有问题的!”

    原来是以前被品行不端的老师欺负过,荣岁理解了一些,看向五个脏兮兮的小孩子也没有那么排斥了,甚至有了一种奇妙的怜惜感,尤其是被护在后面两个小些的孩子,一看就是曾经被欺负的两个小可怜。

    看向刚才还互骂此刻却已经站在了同一战线的三个小崽子,荣岁弯了弯眉眼,蹲下身体重新自我介绍,“我叫荣岁,是你们的新老师。”

    说完还伸出手想跟几个小崽子握握手以示友好。

    谁知道躲后面的温暾跟白泽却吓得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白泽连滚带爬的扑到毕方腿上,将他往后面拉,“毕方毕方,我们快跑,这个打不过。”

    坐在地上愣神的温暾也爬起来,在空气中胡乱抓了几下才找到龙崖的衣摆抓住,缩在他身后慌张的说:“他闻起来好凶QAQ”

    荣岁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白图在他身后手足无措,又有些畏惧的不敢上前。

    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荣岁刚想收回手,就见一只小小的有些冰凉的手抓住他的手指晃了晃。

    殷烛之板着有些肉的小脸蛋,冷冷的看着他,“你别想打歪主意。”

    毕方和声,“对,不然把你揍回原形!”

    荣岁的适应能力非常好,此刻已经迅速接受了小崽子们的妖怪剧本,笑眯眯的点头应下,“明白明白,有几位大王在,小的不敢乱来。”

    毕方满意的哼了一声,拖着腿上的白泽去收拾桌子。

    他动了,其他小孩儿也跟着一起,五个小崽子自己动手将推得乱七八糟的桌椅重新摆正。

    一直缩着不敢出声的白图这才拍了拍胸口小声道:“看吧,他们还是很可爱的。”

    荣岁的目光却落在温暾身上,温暾长得胖乎乎的,比身边的龙崖矮了一截,剪了个西瓜头,因为头发有点长了,额前的刘海还扎了个冲天的小揪揪,正好露出饱满的额头跟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来。

    刚才荣岁就注意到了不对,这小孩虽然睁着眼睛,但要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双眼是没有神采的——他看不见。

    白图见他一直盯着温暾看,就小声给他介绍,“那个是温暾,眼睛天生就看不见,不过他鼻子很灵,平时也不用特别照顾,穿衣吃饭都没什么问题。”

    荣岁微微皱眉,有些不赞同他的说法,心想这么小就看不见,怎么可能没问题,但是白图一副习以为常样子,他也没有反驳,而是上前将温暾抱开,给他将面前的桌子摆正,才把他重新抱起来放在椅子上。

    温暾被他抱住时吓得一动都不敢动,他天生眼盲,其他的感官却异常灵敏,荣岁一靠近,他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异常强大凶悍的气息包围住了,吓得呼吸都暂停了。

    荣岁却对此一无所知,甚至还自以为十分温柔的伸手在小胖墩的头上揉了一把,温声道:“以后有问题就叫老师。”

    温暾当场就被他吓哭了。

    他本来胆子就小,加上虽然看不见却又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到那股凶煞的气息,心里恐惧被放大,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