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1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回了首都之后,还是住在先前的酒店中。因为草是女生,荣岁就开了两间房,草单独一间。房间里很多电器草都不会用,荣岁耐心教了她一遍,草好奇的这摸摸那摸摸。连连点头说自己的学会了。

    荣岁看她这样子,只能不放心的再三嘱咐她有什么不懂的再叫自己。

    草应下,继续满脸新奇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荣岁回了自己房间,殷烛之正好在联系乘玉。乘玉上次来后给他们留了个新的联系方式,到了酒店之后殷烛之给他发了消息,正在等着回复。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荣岁伸着脖子去看,“今晚就过去?要带上草吗?”

    殷烛之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去看看吧,也许能帮上忙。”

    跟乘玉约定了晚上见面的时间,三人就去外面吃饭,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再吃个晚饭差不多天就黑了。殷烛之和草一左一右将荣岁夹在中间,尤其是草还小心翼翼的揪着荣岁的袖子,转着脑袋四处张望。

    她在打量别人,别人也在打量她,草一头白发,皮肤也是雪白,虽然戴了帽子换了衣服,但仍然引人注目的很,来的路上草就被不少人或隐晦或直接的打量过了。她倒是不害羞,发觉别人在看她,就直愣愣的盯回去,你看我我就看,谁也不吃亏,反而是被她看的人不好意思了,大多数都歉意笑笑,然后落荒而逃。

    三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入座,荣岁点了两个菜,又让草自己点。草反正都没有吃过,她看见菜单上颜色鲜艳的就点了。等点完荣岁拿着菜单一看,全是红彤彤的辣菜。

    一顿饭吃完,草嘴巴辣的通红,鼻尖和脸颊都泛了红色,倒是显得比之前更有气色,她捧着冰镇的西瓜汁大口吸溜,吸两口又忍不住问荣岁,“下次还可以来这里吃吗?”

    荣岁笑话她,“刚才不是说再也不吃了吗?”

    菜上上来的后草吃了两口就辣的受不了,眼泪汪汪的说不吃了。但是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嘴馋,又吃两口……如此反复,一顿饭就这么吃完了。

    草咬着吸管,道:“……其实辣的也挺好吃。”

    三人说话间,一辆SUV停在酒店门口,车窗降下来,露出乘玉的面孔。乘玉挑眉看向陌生的面孔,“这是?”

    荣岁让草先上车,道:“等会儿跟你说。”

    殷烛之冷着脸坐在副驾驶,荣岁教草系好安全带,乘玉从内视镜里看了一眼,踩下油门驱车离开。

    SUV平稳的行驶在路上,这个点路上有些堵,走走停停的空隙,荣岁才解释起了草的来历。

    乘玉隐约也猜到了一些,扭头看了一眼满脸单纯的草,笑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万万没想到传说中的不死草的竟然是个懵懂的孩子。

    ……

    老领导修养的别墅在山里,从酒店开车过去,走走停停花了将近两个小时。远远看见别墅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幽静的路上安静亮着路灯,只有车子驶过的声响。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门卫室里出来两个穿着军装的人,乘玉降下车窗跟对方交谈几句,又指了指车上的人,对方目光在车内扫视一圈,最后敬了个礼放他们进去。

    殷烛之目光淡淡扫视过周围,跟荣岁小声道:“除了这两个守卫,这院子里还藏着不少人,有人类有妖族。”看来乘玉说的守卫森严倒确实没有一丝作假。

    停好车,乘玉领着他们进了别墅内部。

    别墅二楼亮着灯,三人跟乘玉上去,就看见了满屋仪器和躺在病床上呼吸微弱的老人。

    乘玄机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守在病床边,两人看见他们过来,均是精神一振。乘玄机压低了声音道:“找到不死草了?”

    殷烛之点点头,将草给他的那朵花拿出来给众人看。

    铃铛一样的花朵躺在他手心里,花瓣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的发着蔫儿。须发皆白的老人凑上来眯着眼睛仔细的观察,声音有些压抑的激动,“这就是不死草?”

    “是。”

    没有过多的透露草的身份,殷烛之默认了他的说法。

    荣岁将好奇的草护在身边,看向病床上的老人,道:“现在要怎么做?”

    乘玉道:“玄机和罗大夫已经尽力将外伤修复好,但是徐先生毕竟年纪大了,即使外伤好了,但是内里损耗过多,如果清醒过来,未必能撑得住。”

    罗大夫捋一把胡子,附和道:“先生早两年身体就不太好了。一直静心调养才好了一些,骤然受到重创,现在已经是我们尽力的结果。能不能闯过这一关,就看这不死草有没有效用了……”他看向殷烛之手中的花朵,皱了皱眉,神情也有些不太确定。毕竟这只是传说中的事物,是不是真有奇效还未可知。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乘玉上前看了看徐先生的状况,道:“不宜再拖,开始吧。”

    殷烛之回头看草,“这要怎么用?”

    草歪歪脑袋,又看看床上的老人,上前拈起他掌心的花,轻声道:“我来吧。”

    那朵打蔫儿的花到了她手中,仿佛瞬间活了过来一样,细嫩的花瓣微微舒展,甚至散发出莹莹的光晕。草走到病床前,垂首看了一会儿,然后将那朵花放在了老人胸口的位置。花朵刚接触的身体,就瞬间被吸收了进去。草凝目观察了一阵,轻轻吁出一口气,转头道:“好啦。”

    “就这样?”罗大夫看着她轻松的模样,再看看病床上没有任何变化的老人,忍不住上前细细把脉。

    “他不会死了。”草让开位置,道:“不过他的伤只能等自己好。”

    罗大夫没有接话,把着脉门的手却在微微颤抖,良久才激动道:“好了……真的好了……”如果说徐先生原本身体像是枯槁的朽木,那现在就像这朽木重新焕发了生机,虽不强壮,但沉沉死气已经散开,长出了嫩绿的芽来。

    他转头看向草,目光热切,“小友是怎么做到的?”

    荣岁将草拉回来,笑道:“不死草的药效罢了。”

    罗大夫发觉他保护的举动,顿了顿笑道:“是我老糊涂了,先生好了就行。”他说着一拍脑袋急匆匆的出去,将休息的医生叫起来,让他们重新再做一次全面的检查确认。

    徐先生脱离危险,几人带上病房门,去外面说话。乘玄机意味深长的看了草一眼,道:“这么大的孩子幼儿园也收?如果没地方去可以到非管局来。”

    草躲在荣岁身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探出头来瞪了他一眼,反驳道:“收的!我要跟着荣岁!”

    乘玄机失笑,还想再逗弄几句,就被自己兄弟冷冷瞥了一眼,只能悻悻噤声。

    事情解决完他们就该回去了,乘玉却出其不意的对殷烛之道:“神君有没有考虑过加入非管局?”

    殷烛之挑眉,目光幽深的看着他。

    乘玉苦笑道:“我是觉得,这时候或许是个好时机。是时候要做出一些改变了。”

    非管局成立至今,内部分成了几个派系,后面各有利益关系,他们在中间一力调停,维持平衡,但是事到如今乘玉却忽然发现,这样的局面掣肘太多,反而背离了初衷。

    非管局成立的初衷,不过是让妖族融入人类社会,与人类和平相处罢了。但是背后的利益纠缠让他们动弹不得,甚至在这样的时候,非管局反而成了别人“杀”妖族的一把刀。

    也就是徐先生出事之后这段时间,乘玉忽然明白过来,这么久以来他们思路都被带偏了,非管局不需要在中间不尴不尬的调停,只要将妖族凝聚起来,一力降十会,那些别有用心人自然不敢再出幺蛾子。

    现在这个局面,倒是个打破以往局面好时机,只是他们还需要一个能将妖族的凝聚起来的人。而身份和实力都不低的殷烛之的是最佳人选。而且殷烛之背后,还有整个山海幼儿园的妖族。

    殷烛之凝眉思考了一会儿,荣岁本来以为他会拒绝,谁知道他考虑了片刻却答应下来。

    “不过若是要我插手,以后就是我说了算。”殷烛之看向乘玄机。

    乘玄机无奈耸肩,“这烂摊子我早就不想收拾了。”

    事情就这么暂时定下来,荣岁跟草一头雾水的被送回了酒店。将草送回房间,两人回房,荣岁才终于将疑惑问出口,“你怎么……”

    “想问我怎么答应了?”殷烛之将他拉到身边坐下,抢在他前面说道。

    荣岁点点头。

    “没什么,就是觉得没有个身份,办事太不方便。”殷烛之眯眯眼,以前他是不屑与人类钻营,但是现在他有了羁绊,有了在意的人和事,总要想办法护住这一大家子人。

    荣岁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不过还是认真道:“熊北和李真真跳槽过来的时候都说非管局待遇不好福利也差,你要是不喜欢也别勉强……”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才小声哼哼唧唧的道:“现在我有钱了,能养得起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