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2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殷烛之同意了乘玉的建议,因为非管局的事情,他这次没有和荣岁一起回去,而是和乘玉他们留在了首都。荣岁不清楚他们在谋划着什么,殷烛之没有细说,他也就没有问,在首都留了几天之后,听闻谢风已经带着幼崽们回了幼儿园,他就带着草先回去了。

    草刚到幼儿园里,就引起了一家大小的注意力,回来的路上荣岁就为他们彼此介绍过了,双方第一次见面,都有些新奇。草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她知道面前的人都是自己未来的同伴,因此也不在意被打量,自己也寻着空隙偷偷摸摸打量其他人。

    最先表示善意的温暾。温暾抽抽鼻子,从沙发上蹦下来,小跑着凑到草跟前,先是用湿润的鼻尖蹭了蹭草的小腿,草惊奇的瞪大眼睛,试探的伸出手去摸他毛茸茸身体。

    温暾好脾气的任由她抚摸,伸出粉色的舌尖在她手背上舔了舔,眼睛微微眯起来,然后又多舔了两下。

    “他好好摸。”草对毛茸茸一团的温暾爱不释手,一边跟荣岁说话一边又忍不住多揉了温暾几下。

    温暾欢快的摇着尾巴,身后的小翅膀一张一张的,也奶声奶气的对她说:“你也很好吃。”

    草的神情顿时僵住了,触电一般的收回手,她惊恐的看看人畜无害的温暾,又回头看荣岁,满脸都是惊慌和无措。

    荣岁:“……”

    强笑着在草头上摸了摸,荣岁将小胖子抱起来,安抚道:“温暾跟你开玩笑呢。”

    温暾被他抱着,脑袋在他胸前拱来拱去,荣岁有心想给他一个教训,但是看见他无辜的神情,想起从前温暾背着自己满山跑的日子,又心软的下不了手,最后只能不轻不重的在他头上拍了一下,警告道:“草不能吃。”

    温暾趴在他臂弯里,轻轻呜咽一声,讨好的蹭了蹭他,表示知道了。

    被温暾一搅和,本来和谐的见面忽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草有些胆怯的缩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后还是夜行游女笑着问道:“草还没有安排房间吧?她这么小一个人住也不安全,不如和我住一个房间吧。”

    夜行游女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一间房,没想到她会愿意将房间分出来,荣岁诧异过后道:“宿舍够的。如果不方便可以调换一下,让草住在你们隔壁。”

    “没事。”夜行游女摆摆手,上前打量了一番草,最后手心温柔的落在草头上揉了揉,道:“我看她合眼缘,你是个男人,多少不方便,以后我来照顾她吧。”

    “你叫草?”

    草乖巧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夜行游女道:“只有名字还不行,办身份证还得有姓,要不就跟我姓叶吧?”

    草不懂“姓”是什么意思,懵懵懂懂的点头。

    “那你以后就叫叶草了。”夜行游女笑眯眯的牵起她往自己房间走,草只到她胸口的位置,一大一小牵着手,看起来倒是有些像母女。

    朱芷在旁边瞠目结舌,“她就这么骗了个闺女?”

    片刻后反应过来又追上去,连声道:“不行,我也要!”

    李真真见两个好闺蜜全跑了,左右看看,也跟着追上去。

    夜行游女带着草去自己房间转了一圈,出来时草及腰的长发被扎了两条辫子,辫子上还扎着黄色的蝴蝶结,和她的裙子正好配上。草一直背着的书包也放了下来,正被夜行游女牵着准备出门,“还缺不少东西,我带小草去超市。”

    她牵着草在前,朱芷跟李真真跟在后面,三个女人一窝蜂的簇拥着草去逛超市添置生活用品了。

    ……

    时间一晃就到了八月上旬,炎热的天气刚刚消退一些,就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外面天空阴沉沉的一片,雨珠连成一片,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积聚起一窝窝的水洼。

    距离他们回来已经过了将近小半个月,习惯了跟殷烛之朝夕相伴的日子,骤然身边少了人,荣岁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两人每天晚上都会视频,殷烛之给他说说目前的进展或者就干脆闲聊,也算是聊以慰藉。

    据殷烛之说,徐老先生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他醒过来后就先将打头阵的侄子叫过来狠狠骂了一顿,之后又联系了旧友,开始向富虞集团施压——没错,徐老先生被攻击的那条肥遗,是富虞集团名下的一个养殖场饲养的。

    这个养殖场又跟庆山的养殖场不同,只是一个普通的养殖场,一开始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徐老先生受伤后隐而不出,里面的人或许是放松了警戒,让乘玄机派出去的人找到了破绽,顺着破绽查下去,发现这家普普通通的养殖场地下,竟然偷偷在培育妖兽。而已经销声匿迹许久的肥遗赫然就在其中。

    查处了养殖场之后,他们顺理成章的开始调查富虞集团,几乎将双方的矛盾摆在了明面上来。富虞集团的总裁倒是几番走动,极力撇清关系,但是证据确凿,他们除了死不承认,也没有其他办法。

    而因为上头隐隐透出来的口风,富虞集团在各地的分公司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就连以前一直被压下来的负面新闻,又开始接连爆出来,一时间富虞集团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富虞的高层焦头烂额,但是那位神秘的老板仍然没有露过面。

    ……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一眼望去几乎是一片白茫茫雨幕,这天气完全不能出门,吃完饭就只能窝在屋里看电视。电视里演了什么荣岁没有注意,他拿着手机低头在打字: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殷烛之很快就回复了: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就回来,大概两三天。

    荣岁皱眉,上次视频殷烛之还说可以抽空回来一趟,怎么又变卦了: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殷烛之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过了一会儿似乎又把打的字删掉了,没过一会儿荣岁收到一个小视频,视频拍的是波涛汹涌的海面,白色的浪花之中隐约有庞大的青色身影一闪而过。

    殷烛之:给你们抓好吃的。

    荣岁却没有他这么轻松,眉头微微皱起来,手中快速的打字:你不是在首都?怎么有海?你在干什么?

    殷烛之那边安静过了一会儿,接着又发过来一段语音,背景音里有呼啸的风声和浪涛声。

    “在G省,有条嬴鱼跑到G省海域兴风作浪,不赶快处理了,怕是要引发台风和海啸。”殷烛之声音倒是淡定的很,还有闲心跟他说笑话,“嬴鱼肉味道也不错,等抓住了我弄回来,你们尝尝鲜。”说着他声音一顿,道:“要开始了,晚点再和你说。”

    将手机妥帖的放在衣服口袋里,殷烛之无视其他人一言难尽的目光,收起脸上的温情,冷声道:“开始吧。”

    他们此时在海上,海上黑云压顶,海浪咆哮,已经隐隐聚起风暴。

    沿海的居民已经在警察的协助下撤离,但是这条嬴鱼太大,为了不再被普通人拍到,非管局的人只能分散开来,在四周设下阵法,一面以防嬴鱼逃跑,一面防止外界窥视。

    似乎察觉到危险,藏在海面之下的嬴鱼一冲而出,双翅扇动卷起巨大的水龙卷,长满森森利齿的巨口在水龙卷后发出示威的咆哮声。

    外围的人承受不住的捂住耳朵,这条嬴鱼不同于人工培育出来的肥遗,它活了不知多少年,身躯庞大,实力强劲。就是这一声怒吼,都让其他人无法承受。

    这条嬴鱼是三天前发现的。进入八月之后,炎热的天气忽然消退,紧接着就是连续的暴雨,中部地区还没有感觉的时候,沿海地区已经刮起了台风。沿海地区常年遭受台风侵袭,这点小风小浪并不算什么,有胆子大的人,甚至带着相机去海边企图拍摄风暴来临的视频。

    好巧不巧的是,这段视频拍到了在海中兴风作浪的嬴鱼。

    视频隔得太远,只能隐约看到卷起的巨浪中闪过去半截鱼尾和翅膀轮廓,以及夹杂在浪涛声中类似婴儿啼哭的声音。拍摄视频的人立刻将视频传到了网上去,海中模糊身影引发了不少的猜测。但是一是视频拍的并不清晰,二是这台风虽然来得有些早,但是对沿海城市是家常便饭了。所以相信的人并不多。

    但是懂行的人一看,就能清晰的看见海面之下的巨大身影——那是嬴鱼。

    嬴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历来都是不详的凶兽,传说中只要它出现,必会有洪水。虽然暂时不知道它怎么忽然出现在了G省海域,但决不能任由它兴风作浪。

    正巧殷烛之准备回W市,听说之后就主动接了下来——这么大条嬴鱼,应该够吃了吧,他不太确定的想道。

    殷烛之一身休闲西装,脚下凌空在风暴中心岿然不动,嬴鱼挑衅的怒吼,见他不搭理自己,双翅在海面上一拍,竟然借着风浪跃起,张大口咬向殷烛之。

    “不知死活。”殷烛之冷笑一声,骤然化为黑色巨龙,稳准狠的咬住了嬴鱼的背鳍。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