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4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没有给他们更多考虑的时间,殷烛之与乘玄机先后离开会议室,紧接着他们之后,其他妖族也陆续离开。会议室里气氛尴尬,剩下的几个高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说话。刚才开口打圆场的胖弥勒摸了摸自己的啤酒肚,摇摇头叹气,“我先前就说过让你们不要做的太过了。”

    他的目光在老高和他身边的两个人身上停了一下,也转身离开。

    ……

    “神君看见他们的脸色了吗?”

    刚出了非管局的大门,乘玄机就快意的大笑了两声,那群人吃瘪的神情极大的愉悦了他,“那些人平时就爱端着架子跟你绕弯子,永远不会好好说话。”

    殷烛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没有发表什么看法,今天的一切本来就是他们已经安排好了的,“你盯着他们,我先回酒店了。”

    唯一的伙伴明显不想跟他分享快乐,乘玄机耸耸肩,道:“徐老那边不会有问题,等他把人清理干净了,我们的申请应该很快就会批下来。”

    殷烛之点点头,转身往酒店的方向走去,“有消息了再联系我。”

    回了酒店,将脖颈上的领带扯松,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殷烛之才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给荣岁发起视频请求。他来首都有半个月了,等于跟荣岁也有半个月没有见面,殷烛之眯了眯眼,想起非管局那群磨磨唧唧的老家伙,觉得进展还是太慢了。

    手机屏幕上,视频通话接通,荣岁的脸凑近又离远一些,“今天不忙了?”

    “嗯,这两天应该都不忙。”殷烛之抬手将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耙松,两三根发丝随性的垂落在额前,温柔笑道:“我今天晚上回来。”

    “这么快?”荣岁惊喜的弯起眼睛,眼底亮闪闪,“宵夜要吃什么?我下午去买菜。”

    两人正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荣岁的房间门忽然被敲响,白图着急的声音传进来,“荣岁!你今天看见园长了吗?”

    眉头微微皱起,荣岁对视频里的人说了一句“等下再给你打过来”,就挂断视频去开门。一脸着急的白图站在门口 ,“你看见园长了吗?他不在房间里,幼儿园里我也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他的人。”

    白图穿着围裙带着橡胶手套,今天应该是他去给老园长房间的水池做卫生的时候,往常这个时候睡觉的老园长都会被他肝出来晒晒太阳,但是今天他过去时,却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人。一开始他以为人出去了,但是在幼儿园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人影,其他人也说没有看见后,他才慌了神。

    荣岁安抚的拍拍他,“先别慌,我们再去找一遍。”

    将手机揣进口袋里,荣岁叫上其他人,又把整个幼儿园找了一遍,甚至还去到外面去找了一圈,都没有老园长的踪迹,守在门卫室的夔也说根本没有看见老园长出来。

    ——老园长不见了。

    白图不死心,几乎把整个幼儿园翻了过来,荣富和夜行游女也到幼儿园周边找了一圈,但是都没有找到老园长的踪迹。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白图还穿着做卫生时的围裙,神情茫然的坐在教学楼前的阶梯上,眼眶有点红,“都没有,那人能去哪儿呢?”他不抱希望的问,“会不会是出门散步去了,夔没有注意,刚好园长又迷路了……”

    他说着站起来往外走,“我再去找一遍,实在找不到就先报警。”

    “他多半是自己走了。”荣富按住他的肩膀道。

    “你一边儿去。”夜行游女将他挤到身后去,狠狠踩了他一脚,放柔了语气安慰道:“说不定是有急事要办先出去了,老园长不用手机,可能办完事就回来了。”

    她的说法也说得通,毕竟老园长先前还出去过一趟。

    白图只能重新坐下来,却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

    ……

    好不容易将白图哄去休息,荣岁没敢回屋,长长吁出一口气,就在外面给殷烛之打了电话。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来,荣岁回头,就看见殷烛之拖着行李箱走过来。

    “出什么事了?”

    “老园长不见了。”荣岁想起老园长的真实身份,不知怎么就觉得有点不安,“他应该是自己悄悄离开的。他……会去哪里呢?”

    殷烛之道:“多半是去找颛顼了。”说是多半,他的语气却很肯定,“之前他就出去过一次,没有找到结果。这一次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才又离开。”这里除了夜行游女,就该数老园长对颛顼最为熟悉了。

    荣岁有点担心,“可是他的身体……”

    “就算不离开,他也剩不下多少日子了。”殷烛之明白他的意思,缓缓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荣岁叹口气,想起白图微红的眼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

    ……

    一连过了三天,老园长也没有回来,白图报了警,可是调出了道路的监控也没有发现老园长的身影,他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甚至故意隐藏了踪迹,不让任何人发现。

    白图的情绪肉眼可见的萎靡下来,夜行游女见他这副模样,便跟其他人商量,轮流出去找人。

    找人的空隙里,这个暑假的尾巴也溜走了——新的一学期又开始了。

    因为之前非管局的原因,幼儿园的许多工程已经暂停,原本派遣过来的实习老师也没有了下文,仅剩的几个人又忙碌起来,缺人手的时候,白图也顾不上萎靡,只能收拾心情,重新振作起来。

    殷烛之在幼儿园里待了几天,就收到乘玄机的消息,不得不又返回首都。乘玄机的辞呈和妖族特殊办事处的成立申请几乎是同时批下来的。

    徐老先生虽然退休了,但是人脉和昔日能量还在,妖族特殊办事处获批成立,殷烛之任处长,乘玄机任副处长,特办处其他人员由他们自行筛选,通过考核后便可正式任命。特办处不再归非管局管辖,而是由中央特派人员直接监管,特办处内部成员全部是妖族,不用再受多方掣肘。而作为交换条件,特办处必须要全权负责妖族引起的问题和纠纷,确保没有妖族再兴风作浪。

    双方约定权责写了厚厚的一摞纸,里面的内容都是乘玉这段时间与徐老派来的人一点一点磨出来的,已经最大程度的确保了妖族利益。

    宽敞的会议室里只有六个人,殷烛之、乘玉、乘玄机,徐老,以及他带来的两个人。两人一个是徐老从前的秘书,现在也位居高位,一个则是军方代表。

    六人细细传阅过文件,再三确认过后,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文件签署好后,一式三份,一份交上去备案,剩下两份则各执一份存档。方才紧绷的气氛一松,徐老笑眯眯拍拍乘玄机的肩膀,“玄机啊,这以后啊,就靠你们了,别让我失望。”

    乘玄机笑笑,客气的送他离开。

    见人离开,乘玉撇撇嘴道:“这位徐老先生可真是个人精,不愧从前的威名。”

    殷烛之倒是不在意他们这点算计,“颛顼迟早也要收拾的,现在的结果,也不算吃亏。”

    徐老必定是已经查出来了什么,知道背后的妖族他们对付不了,所以才会这么爽快的同意让特办处独立出来。这样正好可以顺水推舟将颛顼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他们处理。结局好,当然是他们干脆利落的解决掉颛顼,皆大欢喜。结局不好,他们跟颛顼两败俱伤,那也是妖族的内部矛盾,波及不到他们身上。到时候螳螂捕蝉,正好可以捡个现成便宜。

    双方都看透了对方的想法,但是这也是目前最好选择。

    殷烛之道:“先把四处扰乱视线的小喽啰解决了,再去找颛顼。”

    送完人的乘玄机回来,道:“现在人手不太够。”

    本来非管局里能办事的就不多,现在他们独立出来,又少了一大半人,想要四处兼顾,还真是不太容易。

    殷烛之冷冷道:“不来的就强行抓来,总不能让他们坐享其成。”他可不像乘玄机兄弟俩仁慈,不少大妖不愿意露面也由着他们,现在缺人的关头,不想来也得来。

    乘玄机只愣了一瞬就领会了他意思,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狐狸,“我这儿正好有不少大妖的信息,就由我去做说客吧。”

    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乘玉,殷烛之则出门去找老园长的下落。

    原本他还不确定在幕后操纵的人是不是颛顼,但是鲲鹏的消失让他确认,躲在后面兴风作浪的必定就是颛顼。

    鲲鹏对颛顼的恨意,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当年颛顼受雷罚一路奔逃,殷烛之出面拦下他,最后却是鲲鹏不惜性命以肉身困住颛顼,两人同归于尽。那时候只有殷烛之在场,因此也听到了一些从前无人知晓的秘密。

    当年四方天帝接连陨落后,鲲鹏作为联盟军师原本该代其职责,但是他却背叛了联盟,将四方天帝留下的宝物献给了颛顼,贪生怕死叛逃到颛顼一方。这是当年公认的真相,四方联盟存活下来的将领比如句芒,就对鲲鹏恨之入骨。但是当时在场的殷烛之却无意得知了另一个真相。

    鲲鹏当年带着宝物去找颛顼,只是为了求和。不同于不死不休的其他妖族,他早就看出了这场战争的结果,不管是哪一方赢,最后结局都是妖族死伤无数,最后走向衰落。

    他带着四方天帝交给他的宝物,孤身去见颛顼,以求颛顼能停止战争。但是他却低估了颛顼的阴险和无耻。表面上颛顼同意了他的求和,暗地里却叫人在外散播鲲鹏叛敌的消息,原本不信的四方联盟在看见颛顼信使带来的宝物后,也不得不相信了这个“事实”。

    等鲲鹏从颛顼处回来时,才发觉自己上了当。昔日盟友视他为仇敌,战争进一步恶化。他无处可去,最后选择隐忍不发,投身敌营,认下了叛徒的罪名。以待日后复仇的时机。

    原本在雷罚中他就该与颛顼同归于尽,但是他侥幸没死,颛顼也借壳重生,现在旧敌遇上,鲲鹏绝不会善罢甘休。

    殷烛之闭目,细细感受着天地之中的气息波动,鲲鹏虽然命不久矣,但是实力却不可小觑,衰败的身体已经很难完全掩藏住自身的气息了。只要他还在这块土地上,殷烛之就能找到一丝踪迹。可是这次殷烛之细细的分辨了许久,却一丝鲲鹏的气息也没有发现。

    睁开眼睛,殷烛之看向远处阴沉的天空,眉头紧紧皱起。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