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6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古井中水波翻涌,强势的气息顺着翻涌的水花不断往外扩散,似乎这井下有什么东西急不可耐的想要出来。

    “我下去看看。”

    殷烛之对跟来的四人道:“你们守在这里。”

    四人各占一角,神色凝重的守着自己的位置。不用殷烛之多说,他们自己也能感觉到这井中的危险气息,都已经严阵以待。

    殷烛之跃进井中,身形灵活的往下深潜。古井很深,水流激烈的涌动着,垂在井中的玄铁锁链被水流搅动,撞击在井壁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殷烛之顺着玄铁锁链的一直往下潜,这口古井连通着地下水脉,地下水脉又通向深海,此时海水倒灌回来,将平静的地下水搅成汹涌的旋涡,而粗壮看不到尽头的玄铁锁链,则在这湍急旋涡的中心。

    此时已经不知道到了多深的水下,四周只有一片漆黑,唯有金色龙瞳在黑暗中闪着光,殷烛之盘起身体,如利刃一般的水流从他周身割过,却没有伤到他分毫,反而让他分辨出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

    眼底的金色愈盛,殷烛之甩尾,径直朝着湍急的涡流冲过去。

    他顺着涡流中的玄铁锁链不断往下深入,这玄铁链的尽头似乎锁着什么东西,越往下去,这种感觉就越明显。不知道潜了多深,黑色的巨龙身形矫捷不断往下,即使在没有一丝光明的黑暗之中,也没有没有扰乱他的方向。

    潜了许久,周围的涡流渐渐变得平和下来,原本黑暗的深海之中,竟然又隐约出现了一片更深的阴影。

    殷烛之微微眯起眸子,看着缓缓漂浮在海中的庞然巨物,声音犹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鲲鹏?”

    …………

    ……

    首都的地震,就连相隔甚远的W市都有震感。记者还有救灾队伍第一时间赶往首都。这次地震并不像之前的小打小闹,许多的高楼大厦相继倒塌,拥挤着的大厦像是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栋接着一栋倒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真正的地震到来之前已经有了预警,大部分人都到空阔地带避难,躲过了这场忽如其来的大地震。

    但是高楼相继倾覆,家园毁灭,无数人无家可归,只能聚集在空阔的广场上等待救援,这样的景象经由媒体传出去后,仍然无可避免的引起了大规模的恐慌。

    首都J市是整个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无数民众心中的信仰,就连首都都无可避免的遭受天灾,最近越演越烈的“天罚论”和“末日说”又在网上掀起了一阵狂潮。

    恐慌逐渐蔓延,城市上空聚起淡淡的黑色雾气,似乎要将这一方天地都覆盖。而一无所知被黑雾包裹着的普通人,尚没有察觉到这微小的变化。不知道是“末日论”让他们感到了恐慌,还是黑雾的影响,许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一点点小事就能让他们变得歇斯底里,对亲朋好友恶言相向。就像一根绷到极致的弓弦,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力道,就能让他们彻底“绷断”。

    荣岁看着昏暗的天色,皱着眉转身回屋。最近的治安越来越差,他敏感察觉了不对,提前给幼崽们放了假,让幼崽们尽量待在家里不要出门。

    幼儿园的幼崽们也被他限制在幼儿园内活动,几个大人轮流守着幼儿园。荣岁一阵心慌,右眼皮已经跳了一整天了,他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就像为了印证他的猜想,教学楼后面忽然传来一声怒吼,火红皮毛的巨兽扬起背后的翅膀,怒吼着朝幼儿园外面冲去。

    “温暾!”在宿舍内的龙睚几乎是吼声响起的瞬间就冲了出去,拦住了将将冲出幼儿园的温暾。

    温暾急急刹住步子,张大嘴冲龙睚吼了一声,目光焦急的看向远处——带走草的人要跑远了。

    “你待在这里,我去追。”龙睚将他拦回去。

    温暾着急的团团转,背后的翅膀用力的扑腾着,最后鼻息重重的喷在龙睚脸上,“我记住他的味道了!”

    “带上温暾一起去追!” 荣岁气喘吁吁的跑出来,他的心跳异常快,总有种心慌的感觉,像是某种本能的示警在不断的催促着他,他抓住温暾的翅膀,对龙睚道:“一起去!”

    龙睚看着他的表情,当先追着逐渐消失的气息追去。温暾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将荣岁叼起来放在背上,不断耸动着鼻子追了上去。

    温暾确实记住了劫持草的人的气息。他原本跟草在教学楼后面给花浇水,一个黑衣人忽然出现挟持了草,然后又迅速的消失了。温暾反应不及,只在那人手臂上挠了一道,不过幸好他记住了那个味道。

    温暾在前面带路,他不断耸动的鼻子,在空气中分辨着气息追赶前面的人。他们速度很快,不过片刻已经不知道跨越了多少城市。荣岁看着下方隐约熟悉的景色,拍拍温暾的头,“下去看看。”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荣岁曾经来过的Q市。

    温暾还在空气中嗅闻着,但是被他锁定的气息却在这里忽然断掉了,有些焦躁的拍了拍翅膀,温暾着急道:“闻不到了。”

    荣岁看着熟悉的海水还有海中的枯木,脸色一点点难看起来。

    这片枯林海之下,就藏着颛顼的陵墓。

    所有的事情被串联在一起,他看着平静的海面,猜测草忽然被劫持多半跟颛顼有关。他不敢贸然下去,只能先给殷烛之打电话。

    然而一连打了三个电话,都只有冰冷的机械音提示“用户不在服务区”。

    荣岁情急之下只能打给了乘玄机。

    …………

    ……

    不知道多深的海下,漂浮着一个比周围的黑暗更加浓重的阴影。阴影体型庞大,一眼几乎看不到边际,殷烛之顺着寻过来的玄铁锁链,此时就锁在这庞然大物身上。

    “鲲鹏?”

    黑暗中的阴影没有回应,殷烛之只能又喊了他一声。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绷得很紧,随时防备着状态怪异的鲲鹏。

    仿佛沉睡的鲲鹏终于听到他的声音,庞大的身躯微微动了动,身体一侧的眼睛张开,浑浊的目光看向殷烛之,声音似隐含欣慰,“你找来了。”

    殷烛之观察着他的模样,鲲鹏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似乎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才被玄铁锁链锁在了这里。

    “怎么回事?原先锁在这里的东西呢?”

    鲲鹏张开巨口,水流顺着他的呼吸吐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丝丝血丝,只是这深海之下只有黑暗,红色的血液被水流裹挟着,很快便散开。他说话有些艰难,声音很低,像是用尽了气力才发出来的,“玄武……被颛顼带走了。”

    他情绪起伏,庞大的身体就跟着动了动,周围的海水一阵波动,他背上驮着的东西也跟着晃动起来。殷烛之抬头看了眼沉沉压在他背上的陆地,目光凝重。

    鲲鹏说,被锁在这里的原本是沉睡着的玄武。

    上古时期妖族神灵失去踪迹的不知凡几,有的是真的陨落了,有的则是在某个角落里陷入沉睡,最后悄无声息的陨落。而玄武就是陷入沉睡的那部分。也不知道后来经历了什么,沉睡的玄武被锁在了在深海之下,成了支撑这一片大地的支柱。又经过无数年,到了如今,甚至没有人知道这歌舞升平的大地之下,是一片幽深的海,海底锁着一只沉睡的玄武。

    鲲鹏也是被颛顼诓来之后,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玄武不知道在这海底沉睡了多久,它无知无觉的支撑着这片大地度过了无数年,假如没有人惊扰,它可能会这么一直沉睡下去。但是颛顼不知道怎么发现了他的存在,设计故意将鲲鹏引过来,又设法将玄武弄醒,利用玄武驮着的陆地牵制住鲲鹏。

    沉睡多年的玄武骤然被惊醒,只有懵懂。全然不知道自己背上系着一片大陆的生死存亡。鲲鹏身体衰败,原本与颛顼打斗就占了下风,危急时刻,不得不接替玄武,用自己的身体生生扛住了下沉的陆地。

    庄子曾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然而这都不足以描述鲲鹏身形之大。上古时期陆地广袤,妖族大多体型庞大,而鲲鹏又是其中体型最大的妖族之一。他的原形若是完全展露出来,可以遮天蔽日。

    可此刻他却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争分夺秒的交代自己的遗言,“将玄武找回来,颛顼已经疯了,他想吃了玄武……”他说的实在勉强,重重咳出两口鲜血,才又继续道:“去……陵墓找他。”

    憋着最后一口气说完,鲲鹏又重重的咳嗽起来,周围海水染上血腥味道,殷烛之凝视着他,目光微微动容,“我先去找颛顼,之后再来寻你。”

    “好好照顾他们。”鲲鹏疲惫的阖上眼睛,没有再应声。

    ……

    殷烛之顺着原路返回,刚从古井中出来,外面守着的四人就已经着急拿着手机过来,“神君,出事了!”

    口袋里手机也在嗡嗡响,殷烛之拿出手机低头查看,口中问道:“什么事?”

    “叶草在幼儿园被来历不明的人挟持,可能是颛顼的人做的,副处已经带着人去Q市了。”几人话音未落,殷烛之看见荣岁发来的消息,瞳孔微缩,迅速拨了电话过去。

    荣岁抱着温暾等着枯林海边,整个公园已经被清空了,联系不到殷烛之,他直接找上了乘玄机,乘玄机带来的人很快便将周围封锁起来,准备下海一探究竟。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嗡嗡震动,荣岁接起电话,就听那边殷烛之迅速道:“海边有危险,赶紧撤回来!”

    荣岁还没明白过来,就听身后一阵兵荒马乱,乘玄机在大声叫他,他惊讶转头,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汹涌的海浪彻底吞没。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