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7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毫无预警的海啸淹没了半个Q市。

    就在枯林海边的荣岁等人首当其冲。百米高的巨浪扑过来时,乘玄机第一反应是去抓荣岁,但是荣岁跟他隔得太远,还未等他抓住人,荣岁就已经被巨浪淹没。

    汹涌的浪潮摧枯拉朽般的吞没了半座城市,反应不及的荣岁被卷入海水中,怀里的温暾已经被冲散,咸涩的海水涌入口鼻,荣岁只能竭力屏住呼吸。耳边隐约传来焦急的呼唤声和稚嫩的吼声,但是隔着海水已经听不太清晰。他试着挣脱海水往上浮,可海水太过汹涌,形成的漩涡不断拉拽着他的身体。加上憋气太久,荣岁开始缺氧头晕,身体被翻涌的海水裹挟着,像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只能毫无自主的、随着海水越卷越深,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

    殷烛之话还未说完,那头的通话忽然就断了,再打过去,只有不断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闭了闭眼,殷烛之竭力控制住心底涌上来的恐慌,对身后四人道:“你们立刻回去调人赶去Q市支援。”

    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不见。

    殷烛之全力赶往Q市,但是他到达时,半座城都已经淹没在海水中,高楼的楼顶全是等待救援的难民,直升机和救生艇一趟趟的把人往外送。

    而在普通人看不见的海面之下,乘玄机则带着妖族在被淹没的区域搜寻幸存者。海啸发生的太突然,还有人困在建筑中没来得及逃离,若是及时救援,说不定还能找到幸存者。

    殷烛之目光逡巡,乌泱泱的人群中,却唯独没有他熟悉的那一个。

    远处的海面上,红色巨兽从海底冲出来,身上的皮毛湿淋淋的黏在一起也顾不上,它又往远处跑了一些,再次一头扎进了海里——是温暾。

    温暾原本被荣岁抱着,但是海啸来的太过突然,几乎是瞬间就将两人分开,等温暾反应过来再去找荣岁时,荣岁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乘玄机带来的人一部分留下来寻找荣岁,加上温暾和龙睚两个,几乎将近海翻了过来,仍然没有找到荣岁踪迹。

    殷烛之抓住刚从海底出来的龙睚,声音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颤抖,“荣岁人呢?”

    龙睚看着他绷紧的神色,低声道:“抱歉,我们还在找,当时海啸来的太突然……”他话还未说完,殷烛之已经松开他,直接潜入了海底,“我去找他。”

    …………

    ……

    不知名的深海之中,一个清瘦的人影随着海水漂浮着,他双目紧闭,胸口没有起伏,一簇黑色植物围在他身边,漆黑光溜的藤蔓如同触手一般虚虚托着他,没有让他被海底暗流卷到更深的海底去。

    在黑色植物不远的地方,一群会发光的小鱼聚在一起,发出温和的光芒,这光映照着苍白的皮肤,衬得沉睡的人影都仿佛透明。

    黑色的触手一开始还老实的在周围游动,见人一直不醒,忍不住伸出一根触手,在他脸上轻轻的戳了戳。这个人它还记得,曾经给过它好吃的食物。

    想起食物,它肚子又有点饿了,被它的触手包裹着的人看起来也很美味,它看的肚子咕咕直叫,有点想吃。但是触手缠绕上去时,又有点舍不得,这个人给它的感觉很舒服。这是吃饱了肚子也没有的感觉。

    算了,再忍一忍。

    黑色植物将触手伸到远处的礁石中,从里面拖出一条丑陋的怪鱼,然后塞进了自己大灯笼一样的口器里。

    如果荣岁醒着的话,会发现围着他的,竟然是当初在颛顼陵墓中发现的初开灵智的奇怪植物。

    深海没有昼夜,黑色植物吃完了四条怪鱼的时候,沉睡的人终于有了动静。薄薄的眼皮下,眼珠不安的转动着,似乎在挣扎着,过了许久,才缓缓睁开。

    入目是墨蓝色的海水,右边传来微微的光,荣岁下意识张嘴,却猛地吞进了一口咸涩海水,皱着眉吐出来,荣岁急忙屏住呼吸,却惊奇的发现并没有先前的窒息感,就好像……不用呼吸也可以。

    吐出一串泡泡,荣岁摸了摸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倒是忽然凑到他面前的黑色触手吓了他一跳。

    黑色植物见他醒过来,触手都好奇的凑到了他面前晃动。荣岁紧张的跟他对峙着,这黑色植物有多凶残他是亲眼见过的。但是出乎意料的,对方只是伸出一根触手,在他身上蹭了蹭。

    没有感觉到恶意,荣岁再看看周围的环境,隐约反应过来应该是对方救了他。

    “你能送我上去吗?”荣岁见它没有攻击自己,便尝试着跟它沟通,一边说话,一边指了指头顶。

    黑色的触手晃来晃去,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荣岁只能连手带脚的比划了一阵,对方似乎明白了,触手舞成了波浪形,然后将荣岁卷在中间,像一只巨大的章鱼一样往上方游去。

    荣岁还没来及高兴,没多一会儿就看见了远处熟悉的景色。昏暗的海中,一个挂着藤蔓的洞口黑洞洞的敞开着,洞口守着几只巨大的妖兽。

    荣岁急急拦住往前冲的黑色植物,但是双方距离太近,对方还是发现了他们,一头满口利牙,身体似蛇,长着四只脚的妖兽朝他们的方向游来。

    示意黑色植物赶紧找地方躲起来,但是它的目标太大,最后只能躲到了一块不太大的礁石后面。藏不住的触手就飘在礁石上面,好像海草一样随着水波摇摆。

    然而他们的伪装并没有起到作用,巨大的妖兽还是直直朝着他们游过来,荣岁心脏揪紧,迅速扫过周围,想让黑色植物快跑。

    可这会儿黑色植物又听不懂他的话了,它定定的躲在礁石后面,仿佛自己真的只是一株海草。

    ——妖兽此时距离他们只有几米远。

    荣岁被触手紧紧卷着也逃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妖兽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朝他们咬来——

    下意识闭上眼睛,却久久没有等到下一步的动作。荣岁小心的睁开眼睛,就见那气势汹汹的妖兽,全身被密密麻麻的触手缠着动弹不得。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则兴奋的将中间的大灯笼张大到了极致,然后一口吞下了整只妖兽。

    大灯笼内长满了利齿一样的倒刺,妖兽被塞进去后,它先是艰难的蠕动了几下,然后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被撑到变形的灯笼状口器又逐渐恢复了正常。前后不过十几分钟,那头可怕的妖兽就被它消化的干干净净。

    洞口守着的其他妖兽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荣岁吸了一口冷气,看着朝自己挥舞触手的黑色植物,语气放的更加温和了一些,小声的劝说它先离开。也不知道他在这海底里待了多久,其他人肯定还在急着找他。

    黑色植物跃跃欲试的看着门口另外几头妖兽,有些不情愿走。

    荣岁正焦急时,山洞里忽然传来一道尖锐的叫声,紧接着就是一股冰寒的气息袭来。荣岁催促的声音一顿——刚才的叫声,很像草的声音。

    催促黑色植物离开的动作慢下来,荣岁看着黑漆漆的洞口,如果那声音真是草发出来的,他简直不敢去想发生了什么。

    牙根紧咬,荣岁看看头顶的海面再看看重新安静下来的山洞,终于下定了决心。

    “去山洞那边。”

    黑色植物这次听懂了他的话,立刻开心起来,密密麻麻的触手伸长,它没有立刻现身,而是无师自通的开始了狩猎。

    黑色的触手悄无声息的在一头妖兽尾巴上碰了碰,待对方发觉后便慌忙收回来。妖兽循着触手的轨迹找过来,到了礁石附近时,数不清的触手便一拥而上,将它捆起来塞进张大的灯笼状口器中。

    荣岁一开始还担心它一个应付不了这么多头妖兽,谁知道它一个接着一个将妖兽全部引过来吃干净之后,竟然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模样。

    好在这植物虽然实力异常强劲,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对荣岁表现出任何不善,深吸了一口气,荣岁壮着胆子在它似乎又变得粗壮的触手上摸了摸,小声道:“去山洞里吧,小心一点。”

    山洞前的守卫已经被清理干净,黑色植物便悄无声息的卷着他进了山洞之中。

    山洞里与上一次来时的模样一样,只是荣岁的视力忽然变得格外的好,他甚至能看见地上有某种生物行过的痕迹,以及墙壁上丝丝缕缕的寒冰。

    越靠近大门,水温越低,荣岁脸色冻得有些苍白,但是行动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抽空看了看自己被冻得苍白的手臂,皮肤之下青色的血管格外清晰,从在海底醒过来之后,他的身体似乎变得有些不同,只是周围的环境没有时间让他去仔细观察自己的变化,只能暂时压下了心中的犹疑。

    而就在他出神的这片刻里,黑色植物已经悄悄抬起了沉重的石门,带着荣岁进入了墓穴内部。

    墓穴里面反而没有外面寒冷,只是水质更为浑浊,一股隐约的臭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荣岁忍不住又屏住了呼吸。黑色植物似乎也很嫌弃这股味道,密密麻麻的触手胡乱挥舞了一阵之后,才终于又往前行去。

    一个常住其中,一个来过一次,两人对这里都很熟悉。墓穴之中出乎意料的没有其他的守卫,一开始两人还小心的躲藏着前进,转过几个墓室之后,黑色植物就大摇大摆的往前游去。在荣岁将它放出来之后,这一整个陵墓几乎是它一个人的地盘。要不是后来它无意中找到了出去的路,此时估计还待在墓室之中呢。

    荣岁指挥着黑色植物直奔主墓室而去。整个陵墓安静无比,荣岁只能先去主墓室看看情况。大摇大摆的黑色植物在距离主墓室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它浑身的触手都收起来保护在自己的灯笼口器上方,顺带着也将荣岁保护在了中心,而留在外面的几根触手,则吸附在墓室顶部,整个植物极力缩成小小一团,贴着顶部小心的前进。一副遇到了强敌的样子。

    经过一个陪葬墓室又转过一道弯后,他们距离主墓室只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黑色植物紧紧的贴在主墓室左边的视线死角之中,柔软的触手绷紧缩成一团,不管荣岁如何劝说,都不肯再动了。

    荣岁指挥不动它,只能小心调整了姿势,看向主墓室门口。

    主墓室的石门此刻已经彻底打开,但是因为视角原因只能看到一半,宽阔的墓室之中,一条又宽又扁的青色鱼尾微微拍打着。

    那鱼尾太大,将里面的情况挡的严严实实。荣岁心焦却又不敢乱动,只能耐心的等着。

    过了许久,那安静的鱼尾猛地拍打了一下,掀起一阵激烈的水波,苍老的声音同时响起,“玄武,你撑不了多久了,不如老老实实的供我吞食,将来我一统妖族,你也算有一份功劳。”

    “我呸!”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来,接近着又有一道浑厚的声音接着道:“莫与他多说。”

    那道稚嫩的声音却并不停,尖利的嗓音道:“好歹也是堂堂中央天帝,你将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可还敢出去见人?”

    中央天帝?荣岁眼眸微眯,心道果然是颛顼在后面搞鬼,草多半是被他关在里面,只是不知道玄武又是怎么回事。

    颛顼怒极反笑,他发出阴沉的笑声,宽扁的鱼尾不断拍打着水花,向上卷起的时候,荣岁眼尖的发现了藏在鱼尾下面的两条腿。

    说是在下面也不太准确,更准确的说,那两条腿是嵌在鱼尾之中的,只有一半凸出在鱼尾内侧上。看着怪异的很。不过倒是跟传说中的鱼妇模样有些不谋而合。他们那时候的猜测果然没错。

    主墓室中,颛顼与玄武的谈判宣告破裂,颛顼的声音越发阴沉,“敬酒不吃吃罚酒。”青色鱼尾在地面用力一拍,水流激荡间,整座墓室都在隐隐摇晃。

    玄武的情况似乎很不好,颛顼动手之后,他就不再出声,只是偶尔能听见沉闷的撞击声音。而后便有血液随着水流飘散出来。先前那股隐约的臭味也更加明显。

    荣岁很想趁机过去看看草在不在墓室之中,只是黑色植物死活不肯往前,也不肯松开他,甚至带着他又迅速的后退,躲进了最近的一间墓室之中。

    他们刚刚藏好,就听见外面轰然一响,传来什么坍塌的声音。墓室的晃动更加剧烈,黑色植物依旧藏在墓室顶上,触手在墓室的墙壁上偷偷的掏出了一个小洞,正好可以看见主墓室的情况。

    荣岁跟它一起趴在小洞边观战。主墓室已经完全坍塌,玄武与颛顼各站一边,互相对峙。

    颛顼正好面对着荣岁所在的方向,荣岁这才看清了他的模样,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山海经中说鱼妇偏枯,半人半鱼,因为赤鱬族的存在,荣岁并没有往其他方向想,但是直到看见颛顼的模样,他才理解了“有鱼偏枯”的真正意思。

    颛顼现在的模样,就是一个人强行镶入了一条巨型鲶鱼腹部的模样,他的背部完全是鱼的模样,上半部分的头上还长着长长的胡须和半张巨口。但是这巨口的下面,却还接着一张人脸。因为强行拼合的原因,这人脸已经扭曲变形,看着怪异又惊悚。背上的部分是鱼,腹部却嵌着人的身体,这样可怖的模样,也难怪刚才那道稚嫩的声音会如此嘲讽他。

    荣岁仔细的观察着颛顼,发现他除了长得怪异丑陋之外,在他的人身跟鱼身结合的地方,已经有不少地方开始腐烂,甚至已经能看到露出的白骨。那股无孔不入的臭味,似乎就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看着颛顼的模样,荣岁隐约明白了他抓草的意图。

    就在荣岁观察的片刻里,主墓室的战局又发生了变化。怒极的颛顼转身进了另外一间墓室,再出来时,长着蹼的手中拿着一把三叉戟。

    他对面的玄武整个缩在龟壳之中。颛顼挥了挥三叉戟,丑陋的脸上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躲到何时。”话落,沉重的三叉戟便狠狠砸在了玄武的龟壳上。

    他每敲击一次,整座墓室就跟着晃一晃,玄武却始终缩在龟壳之中没有动弹。

    这三叉戟也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砸了几十下之后,非但没有折断,反而是玄武的龟壳现出了裂痕。先前那道稚嫩的声音又响起来,“躲个屁,出去跟他拼了!”

    浑厚的声音道:“我拖住他,你带着那小姑娘先跑。”

    颛顼面容狰狞,“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又是一下重击,玄武的龟壳裂开密密麻麻的缝隙,仿佛下一刻就要支撑不住,颛顼灰白的眼睛睁大,高举三叉戟,又一次用尽全力砸下去——

    “跑!”藏在壳中玄武忽然伸出头,一口咬住沉重的三叉戟,而在他身后,一条白色的小蛇嘴中叼着一棵白色的植物如箭般射了出去。

    颛顼大吼一声,鱼尾崩直,高举三叉戟将玄武整个举起来狠狠砸在墙壁上,玄武笨重的身体被摔在墙壁上,坚固的龟壳砸裂开来,瘫在地上几乎爬不起来。

    他与白蛇同为一体,白蛇主攻,他主防御,原本可以配合的天衣无缝。可是他们在地底沉睡多年,且白蛇退化成到幼年期,刚醒来时又遭了颛顼暗算。如今唯有他还有一战之力,只是他不善攻击,到底不是颛顼的对手。

    前方白蛇叼着草飞快往外逃,但是他不熟悉路线,退化到幼年期后实力又不济,眼看着就要被颛顼追上来——

    “去帮帮他们!”荣岁一眼就认出了白蛇口中叼着的就是草,见颛顼高举三叉戟,准备将白蛇拦腰截住时,忍不住恳求黑色植物帮忙。

    黑色触手犹豫了一会儿,似乎经不住荣岁的哀求,在三叉戟落下的瞬间,弹出去的黑色触手瞬间卷住白蛇,将他拉了回来。

    到手的猎物被人截胡,颛顼这才意识到这墓穴之中还藏了其他人。他转过身,看见逃跑的黑色植物,怒吼一声,扔掉碍事的三叉戟便飞快的追了上来。

    黑色植物感受到危险,崩直了触手飞快往前游。经过玄武身边时,两只触手还勾住动弹不得的玄武,将他也带上了。

    因为带上了玄武,黑色植物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追在后面的颛顼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小,荣岁频频后看,这时候从洞口出去已经来不及了,而且玄武体型太大,估计没法通过山洞。

    “直接冲出去!”荣岁对黑色植物怒吼一声,紧绷的身体里似乎涌起一股陌生的力量,在黑色植物碰到墓室墙壁的瞬间,与它一同撞碎了坚硬的山壁。

    山石崩裂,海水激荡,黑色的触手缩成一个球,带着他们在乱石和激流中冲了出去。颛顼紧随他们身后追来。他们身后,在海水中屹立了千万年的山体轰然崩塌,发出沉闷的声响。

    “放开我,我去拖住他。”拖在最后面的玄武勉力道。他的龟壳已经碎了四分之一,若是再跟颛顼对上,估计撑不了几个回合。

    黑色植物没有反应,绷紧了身体飞快的往海面上冲。进山洞前吃的几只妖兽已经消化完了,它感觉肚子又饿了起来,连带着速度也跟着慢了起来。

    身后被激的发狂的颛顼却加快了速度,拉近了他们的距离。荣岁抬头看向海面,头顶海水还是一片墨色,也不知道离海面到底还有多远。

    他咬咬牙,道:“实在不行,我们就分头逃,是生是死就看老天了。”分散开来总比被颛顼一锅端了好。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