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8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黑色植物全速带着他们往海面上之冲去,颛顼在后面紧追不舍,然而两者的距离却越拉越近。好几次颛顼差点就冲上来将缀在最后面玄武一口咬碎,都被黑色植物险而又险的躲开了。

    然而距离海面还不知道还有多远,颛顼紧追不舍,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你们逃吧!”后面的玄武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用尽全力挣开触手的束缚,朝着颛顼撞去。

    他受了伤,已经无法变回最强盛的体型,跟疯狂的颛顼对比起来,甚至还要小上一圈。破碎的龟壳已经护不住内里的身体,但他为了给荣岁他们争取时间,仍然义无反顾的朝颛顼撞去。

    “玄武!”

    被荣岁牢牢抓住的白蛇发出一声哀鸣,玄武的身体距离颛顼的利齿只剩下不到一米的距离。荣岁不忍再看,牢牢抓紧白蛇,催促着黑色植物再快一些。

    身后传来巨物撞击的动静,海水荡开,借助这这股冲力,黑色植物带着他们又往前冲出一大截。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紧接着又传来第二声巨响,然后便响起颛顼的怒吼声。

    低沉的龙吟在海中回响,荣岁心底一颤,回头去看,就见熟悉的黑龙金目怒张,龙首高昂。与颛顼厮杀在一起。

    颛顼接连失利,气急攻心,已经失去了理智。殷烛之虽然强于他,可顾忌太多不能放手一博,两人一时战的旗鼓相当。

    主动撞上去的玄武已经被暗流掀到了一边去,两人谁也顾不上他,他便艰难的划动四肢,往边上躲。

    海水中很快就泛起一阵腥红,不知道是颛顼的血还是殷烛之的血。荣岁紧紧咬着牙,才克制住了掉头的想法。他得上去叫人,留下来反而会让殷烛之分心。

    玄武已经躲远了,找了块大石头藏了起来,而一龙一鱼还在激烈的厮杀,荣岁眼中的画面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看不见两人的身影,而头顶上方终于传来了隐约的光。

    黑色植物带着他们冲上了海面。它不适应的挥舞着触手,看样子很想在头顶撑起一个篷子挡住强烈的光。能逃出来多亏了它,荣岁安抚的在它的大灯笼上摸了摸。才开始指挥它四处寻找方向。

    乘玄机肯定还在Q市,他得尽快找到人去调援兵。

    荣岁四处张望许久,在一头隐约看到了建筑物,便指挥着黑色植物往有建筑的方向游去。海上的天气有点阴沉,不知道本来就这个天气,还是受到了海底的打斗影响,海面之上隐隐又聚起了风暴。

    一直朝着建筑物的方向游,还未靠岸,荣岁就先遇见了还在锲而不舍的寻人的龙睚跟温暾。温暾眼尖的看见了荣岁,兴奋的大叫一声,欢快的扑腾着翅膀朝他们游过去。

    骤然被陌生妖靠近,黑色植物收拢的触手警惕的张开,警告的对着不断靠近的温暾。

    温暾迟疑的停下来,眼巴巴的看着荣岁。

    “不是敌人!别紧张。”一路逃命,荣岁最清楚黑色植物的战斗力,不想他们打起来,荣岁只能让温暾退后一些,耐心跟紧张的黑色植物解释。

    被安抚了许久黑色植物终于放松下来,勉强接受了温暾的靠近。

    荣岁摸了摸温暾的大脑袋,顾不上安抚它,对龙睚道:“颛顼在海下的陵墓,神君拦住了他。但是他已经疯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得通知乘玄机加强防范,然后再带人下去帮忙。”

    之前的海啸必然也是颛顼引起的,现在他发了疯,谁知道会不会再闹个天翻地覆。

    龙睚神色一肃,拍拍温暾,让他带着荣岁回去顺便传消息,“谁能带路?”

    荣岁道:“我跟它带路。温暾把草跟白蛇带回去。”

    黑色植物的触手一直缠在他腰上没松开,闻言立刻软趴趴的垂进水中,看起来很不愿意去。荣岁见它这样,不愿意勉强它,便道:“不愿意去你就跟温暾一起回去。等我回来再谢你的救命之恩。”

    说着他便要跟龙睚一起下去,黑色植物立刻又不干了,将他拢在中间,一副也要跟着的样子。

    荣岁拍拍它,再次扎入海中。

    再次往下潜时,阻力要比他们浮上来时大的多,海底卷起了巨大的漩涡,远处的海面上甚至已经卷起了百米高的水龙卷。

    龙睚在前面开路,三人在漩涡中穿梭,费了比出来时多一倍的时间,才终于找到了坍塌的颛顼墓。

    整座陵墓已经坍塌,碎石被海水裹着往更深的地方沉去。周围全是打斗的痕迹,零星的血肉在海水之中飘荡,也不知道是谁身上的。

    颛顼和殷烛之都已经不在此处,反而是更深的海底传来吼声跟打斗声。

    他们只能加快速度再往深处游去。越是靠近,水中飘散的血肉更多,鼻尖都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荣岁的心脏紧紧揪起来,表面上却没有泄露分毫,只是手指越攥越紧。

    又往下潜了一段,便看见两道纠缠在一起的黑影。

    他们的身影似乎又大了许多,厮杀已经不靠任何技巧和法术,只是靠着最原始也最血腥的肉搏。

    龙睚嘱咐荣岁躲远一些,便闪身加入了战局。两个对一个,颛顼的处境更加岌岌可危,荣岁带着黑色植物找了块大礁石躲起来观战。

    视力在黑暗的海底没有受阻,他看的十分清楚,颛顼庞大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被撕咬的痕迹,甚至连巨大的鱼头都被咬掉了半边,只剩下半张扭曲的人脸。

    颛顼喘着粗气,看着逼近的两人阴沉道:“堂堂烛龙与睚眦,竟然也干这以多欺少的事情?”

    殷烛之眯起眼睛,瞅准时机又咬掉了他半边尾巴,吐出口中的腐肉,他道:“与小人不需讲君子之道。他想逃,拦住他!”后面一句话是对龙睚说的,龙睚瞬间到了另一侧,封住了颛顼的退路。

    颛顼生性狡猾,他看出殷烛之有所顾忌,打斗中便更加肆无忌惮,殷烛之一面要压制他,一面还要化解他的攻击,以免余威扩大到海上,引起更大的灾难。这才被他拖延到现在。

    现在龙睚来了。殷烛之没了顾忌,发挥了出十成实力,片刻间就将颛顼逼得节节败退。

    退路被龙睚封死,颛顼双目赤红看着殷烛之,“既然你不肯放过我,那就一起去死吧!”话音落,他的身体陡然暴涨,如同一个被吹大的气球,等鼓胀到了极致,就会轰然爆开。

    殷烛之飞身过去抓起荣岁,疾速退开。

    龙睚与他退去相反的方向,沉声道:“他想自爆。”

    殷烛之神色凝重,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颛顼还没死,如果真让他自爆了,后果恐怕会比先前的海啸更加恐怖。

    殷烛之身形也随之暴涨,对龙睚道:“你带荣岁先上去,让其他人尽快撤退,同时准备结界封锁近海,颛顼交给我。”

    荣岁下意识抓住他的爪子,殷烛之巨大的龙首在他脸上轻碰一下,不等荣岁拒绝,就将他送到了龙睚手中。

    荣岁还想说什么,看了看似乎随时会自爆的颛顼,眼睛通红道:“我等你回来。”

    殷烛之金色眼瞳温柔的看着他,巨大的龙首点了点,“好。”

    话毕,殷烛之再次冲向了颛顼。

    颛顼的身形已经涨大到了极致,殷烛之长啸一声,身形舒展,在深不可测的海底之下,终于展现了自己真正的形态。昏暗海底,巨大的烛龙身体盘旋,金色的眼瞳如同燃烧的太阳。他用身体将颛顼盘起来,紧紧包裹在其中,这样即使颛顼自爆,对外面造成的影响也很有限。

    而在两人都没有注意的下方,一株被遗忘了的黑色植物如同一道影子,鬼鬼祟祟的将触手伸向了颛顼。

    刚才一番逃命,黑色植物已经饿的肚子咕咕叫,现在如此大餐摆在面前,它就有点走不动道了。趁着荣岁不注意偷偷溜下来,黑色植物将触手全部钻进了颛顼涨大到极致的身体之中。

    它一边吃一边有些嫌弃的摆动身体,颛顼的肉身已经半腐烂,肉质并不是太好。不过它实在是太饿了,殷烛之它见识过厉害不敢动,只好一边想着妖兽肉,一边利用藏在触手顶端的口器飞快吸食。除了平时爱用的大灯笼口器,其实它的每条触手顶端都还藏着口器,只是它嫌弃这样吃得慢,才很少使用。

    一开始殷烛之并没有察觉下方的异常,直到气势汹汹要自爆的颛顼忽然疯狂挣扎起来时,他才发现了下方的进食的黑色植物。

    他记得对方帮过荣岁,见它还在小心翼翼的吸食着,索性将紧紧缠绕的身体放松了一些。但是尖利的龙爪仍然死死的按住颛顼的身体,不让他挣扎太大。

    黑色植物见他并没有生气食物被抢,顿时更加开心。这肉质虽然不太好,但是里面却蕴含着许多灵气,它将灯笼状的口器张开到最大,腾出几根粗壮的触手,开始从颛顼身体上直接撕扯血肉。

    周围海水已经被颛顼的血液染红,好不容易聚起的力量因为剧烈的疼痛卸掉,颛顼不断哀嚎着,却只能被殷烛之按着,供这不知来历的怪异植物进食。

    甚至殷烛之嫌弃它的动作太慢,开始帮忙撕咬巨大的鱼身。黑色植物的进食速度更快,而且随着它不断的进食,它的身形也开始不断变大。

    在殷烛之的有意配合下,没多久颛顼就已经被吃掉了大半身体,只剩下一个残缺的鱼头还在苟延残喘。他惊恐的瞪大了灰白眼珠,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逐渐吃掉。

    殷烛之将剩下的半个鱼头卷起来,送到黑色植物的口器边,最后对颛顼道:“你图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算到过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吧?”

    为了活下去甘愿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又费尽心思的挑起人族与妖族的争端,妄图恢复久远前的辉煌,然而世事如棋,恶事做多了,就算他算无遗策,天道也要想办法收他。

    不只是颛顼自己没想到,就连殷烛之也没有想到,颛顼最后会是这么个下场。曾经的中央天帝,死时连个全尸都剩不下。

    将颛顼整个吞下去,黑色植物终于打了个饱嗝儿。它兴奋的挥舞着触手,准备往上游去找荣岁。对于身边这条巨大的烛龙,它总有种本能的畏惧。

    然而它想走,殷烛之却不放过它,一把拽住它的触手,将它拎到面前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番,殷烛之才恍然道:“我就说怎么这么能吃,原来是饕餮。”

    被他拎在爪子里的黑色植物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触手挣扎着想要逃开。殷烛之看着它这可怖的模样,用爪子拍了它一下,凶道:“我带你上去,能变回来吗?”

    虽说它身上有饕餮的血脉,但是殷烛之拿不准它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看在它帮了大忙的份上,殷烛之还是准备先将它带回去再说。

    黑色植物被他一凶,立刻很怂的缩小了身体。不过这次它没有变成黑色植物的模样,而是变成一团隐约有了身体和四肢的黑色圆球。它估计是第一次变成这样,黑乎乎的一团实在辣眼睛,殷烛之有些嫌弃的看了它一眼,将它握在爪子,带着他往海面游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