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9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殷烛之带着黑色植物先上了岸。=其他人在海上摆下大阵随时戒备着,见他终于上来,才纷纷松了一口气。荣岁本来红着眼睛,眼泪在眼眶里刚打了两个转,就被吓得不行的黑色植物一下子扑到了身上,黑乎乎一团扒在他胸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荣岁竟然这黑漆漆的一团上看出了害怕的情绪,弄得他眼泪一下子就憋回去了。

    “这是什么?”黑色植物变了个样,荣岁不认识他,两指将他从衣服上撕下来,晃了晃。

    殷烛之道:“他的事等回来再说,颛顼已死,鲲鹏还在下面,我带着草跟玄武再下去一趟。”

    草先前受了惊吓,一直躲着,听见殷烛之的名字才战战兢兢的从荣岁身后露出半张小脸,“要做什么?”

    “救个人。”

    时间紧急,殷烛之来不及多解释,卷起玄武和草又潜入了海底。颛顼既死,海上的风暴已经平息,没有暗流阻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鲲鹏所在。

    一眼看不见头尾的巨大身体浮在海中,四周围绕着散发着微光的鱼群。这些极其微小的鱼群聚成一团团,发出柔和的白光,远远看去,竟有些像人族的白灯笼。

    殷烛之的眸光暗下来。他放慢了动作,怕惊扰一般的轻悄靠近鲲鹏,目光凝视着他半阖的眼珠一阵沉默。

    良久,玄武低声道:“节哀。”

    殷烛之龙尾轻摆,看向身侧的草,哑声问,“还有办法吗?”

    鲲鹏已死,无数的鱼群聚集在他周围,一点点的啃食腐烂的鱼身,殷烛之感觉心口堵着一口气,到头来却又不知道这怒火该对着谁。

    “我试试。”草缓缓靠近,将周围驱赶开,细瘦的胳膊小心的摸过粗糙的鳞片,一寸寸的检查过去,过了许久,她紧绷的神色微微一动,将半边身体从鲲鹏微张的嘴中探进去,又摸索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一尾小鱼退出来。

    “找到了。”她弯了弯嘴角,将手掌微微摊开给他们看,“这是他仅剩下的一丝魂魄了,很虚弱。他的身体和魂魄都受了很重的伤,身体已死,魂魄能不能保住,我也不确定。”

    一指长的半透明小鱼静静的躺在她手心里,一双环状鱼眼直愣愣的瞪着,既不挣扎也不动弹,如果不是草说他还活着,看起来几乎跟死了没有差别。

    殷烛之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天道对他不公,我们……也欠他许多,试试吧,天道虽残酷,但或许还能有留有一线生机。”

    …………

    ……

    海上风暴平息,q市的海水终于开始一点点的往后退。危机解除,荣岁他们不能干看着,便也投入了救灾之中。

    这次海啸损失上损失不少,但是幸好救援及时,伤亡比预估的要小了很多。海水退后,救援工作更方便开展,各地的志愿者纷纷赶来q市帮忙救灾。

    在人类救灾大部队尽数抵达后,乘玄机他们不便再出面,便抽身退了出来。

    他们在枯林海边等了足足一个星期,殷烛之他们才回来。草被化成人形的玄武抱着,脸色有些苍白。殷烛之手里则捧着一个石头鱼缸,里面放着一尾小小的鱼。

    荣岁看看他们,又朝殷烛之身后张望,确定后面真的没人了才开口问道:“园长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殷烛之将鱼缸交给他,低声道:“鲲鹏陨落,这是他剩下的最后一点魂魄。”

    荣岁看着鱼缸里一动不动的鱼,许久才轻声说:“没事,我们好好养着,园长总会再回来的。”

    ……

    一行人在q市滞留了半个多月,动身回w市时已经是十二月末。这半个月里发生了不少事,q市海啸之后原本人心惶惶,各种荒谬的言论满天飞,压都压不下去。

    但是奇也奇在这海啸上,来势汹汹的海啸淹了大半个q市,但是没过上几天又匆匆退了,政府及时派遣救援队伍,调配物资,还有各地自愿者赶去帮忙,这场灾难虽然来势汹汹,但最后却在一种鼓舞人心的氛围中结束了。

    救灾工作有条不紊,媒体实时跟进最新情况,先前的各种末世论反而渐渐提起的少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连续不断的大灾小难,就仿佛被这一场海啸给耗空了气力,忽然消停下来。

    除了q市亟待修整,但是其他地方却纷纷安稳下来。

    原本惶惶的气氛渐渐散开,各个地方又恢复了往日祥和和秩序。

    荣岁他们回了幼儿园时,教学楼里幼崽们正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老师提出来的问题。荣岁抱着鱼缸站在窗外,看着讲台上的白图,静静等着下课。

    他们不在的这些时间,人手实在不够,最后还是白图顶上,每天给幼崽们上课。大概半个小时过去,上午的课程结束,幼崽们欢呼雀跃的跑出来,看见窗户边的荣岁,乖乖巧巧的打了招呼,才蹦蹦跳跳的往食堂跑去。白图落在最后,收拾好了讲桌才出来,看见荣岁立刻露出个大大的笑容,“事情都解决了?”

    荣岁点点头,勉强笑了笑。

    白图夹着教案,跟荣岁一起往外走,他看了一眼晴朗的天空,悠悠叹口气,道:“只可惜园长还没找到。”

    荣岁的脚步停下来,手指无意识的在鱼缸上摩挲了几下,犹豫着道:“其实……园长已经找到了。”

    白图先是一喜,接着发现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翘起的嘴角一点点的拉平,近乎小心翼翼的问:“那……他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

    荣岁低着头,看着浴缸里依旧不太动弹的小鱼,良久才将鱼缸朝前递了递,哑声道:“这就是园长。”

    白图看着他手中的鱼缸,茫然的望着他,“什么?”

    荣岁道:“园长的身体早就撑不住了,又被颛顼重伤,殷烛之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已经……”他顿了又顿,到底还是说不出人已经死了的话,只能道:“草将他仅剩的魂魄保住了,只要我们好好养着,他总能回来的。”

    白图红着眼睛接过鱼缸,眼泪砸在水里,良久,他抬起头擦擦泪水,勉力弯了弯嘴角,道:“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

    ……

    十二月过去,进了一月里,新年的气息就越发的浓厚起来。但是今年接二连三的事情,不管是殷烛之还是荣岁,都不清闲。

    殷烛之回来待了没有两天,就又回了首都去主持大局。颛顼放出去惹事的妖兽已经全部抓获,富虞集团逃跑的妖族也都抓了回来,他得亲自回去审问。审问完了按照新拟定的章程处理,还得再写一份详尽的报告交给徐老那边。除此之外,还要同步将从非管局挖过来的科研小组重新组建起来,开始新的研究——如今没出大事全靠着鲲鹏的尸体支撑这块大地,但是再庞大的尸体天长日久也会腐烂崩塌,他们还得尽快找出替代的办法撑起这片大地。

    特办处众人忙得脚不着地的时候,荣岁也没有闲着。没有人从中阻挠,幼儿园暂停的工程又重新启动,荣富每天起早贪黑的监督工地赶工,他则是忙着跟白图忙着面试特办处给寻摸过来妖族。面试完了,留下来的人也得有人带着熟悉环境,各种福利也要重新制定,荣岁忙的焦头烂额,但是殷烛之不在身边,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实在是拿不定注意的,才会跟殷烛之通个电话商量。

    忙忙碌碌里,就到了大年三十。

    今年荣岁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准备年夜饭了,干脆从庆山和赤鱬那里分别借了两个厨子过来,做了一大桌子的年夜饭。

    幼崽们已经洗漱干净换上了新衣服,一个个坐在餐桌边东瞅瞅西瞅瞅,等着开饭。

    荣岁还在门口等着,殷烛之今天从首都赶回来,先前就说出发了,但是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连带着幼崽们只能眼巴巴的瞅着饭菜不能动。

    荣岁看看手机,发出去消息十几分钟没有回,正焦急时,一条黑色矫龙从空中俯冲而下,待靠近他时主动缩小了身体,尾巴缠在他腰上,龙吻在他颈窝蹭了蹭,带着笑意道:“我回来了。”

    “等了好久了。”荣岁摸摸他的龙角,任由他缠在自己身上进了屋里。

    屋里还有幼崽,殷烛之变回来,在荣岁身边坐下来,然后在幼崽们的欢呼里开了席。

    幼崽们拿着筷子抢肉吃,温暾一双筷子都不够抢的,旁边的龙睚只能给他把面前的菜碟子的堆得冒尖儿了,才吃自己的。白图身边放着一个鱼缸,他吃一口饭,就数着数往鱼缸里丢几颗鱼食。夜行游女又跟荣富喝起了酒,不过荣富反常的没跟她拼起来,反而粗声粗气的叫她少喝点,结果被夜行游女当做认怂,送了个大大的白眼。桌子下面,荣岁和殷烛之十指相扣,两人头挨着头说悄悄话。

    “总感觉今年的这个年,最踏实。”

    殷烛之贴着他,趁着没人注意,偷偷在他耳廓亲了亲,“以后每年都会是这样。”

    荣岁缩缩脖子,将他的脑袋推开一些,起身往厨房走,“我忽然想起来还忘了个小崽子。”

    他去找了个大碗出来,在抢食的幼崽筷子下抢了不少肉出来,堆了满满一碗,四处看了看,又端着放去了厨房的窗户边,还特意将窗户打开了容易通过的缝隙。才笑眯眯的离开。

    等年夜饭吃完,已经是过了整点,进了新的一年,幼崽们捧着吃撑的肚子在凳子上哼哼唧唧,喝醉了的醉鬼们还扒着空酒瓶子不放,远处的天空中炸开烟火,将墨色的天空映的璀璨一片。

    荣岁起身,又悄悄的去了厨房。

    厨房窗户边,那堆了满满饭菜的大碗已经吃空了,碗边一只红色的小兽正撅着屁股,将脑袋埋在肚皮下面发着抖。荣岁嘴角翘起来,上前将它抱起来揣进口袋里,温声道:“又见面了,新年快乐呀。”

    “新年快乐。”

    厨房门口,殷烛之半靠着门框,朝他看过去,金色的眼眸比外面的烟火更加璀璨。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接下就剩2个番外啦。

    感谢小可爱们一路支持和陪伴,鞠躬。太矫情的话就不多说啦,我们下本再见,啾咪啾咪=3=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