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匹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200章 飞鸟尽(上)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重新进城到了商铺,扬城分铺的当家李贤见沈弄璋一家突然出现,一阵错愕。随即,神色暗淡地将吕亢一家遭遇之事说出。

    “托耿介当家的关系,肖将军将吕家三人送到了聿国居住。程州牧在上报了吕亢一家搬走之后便没了下文,大家都以为此事就此完结,谁也没料到他们今年三月底回来扫墓,竟然就被官兵捉了去。”

    说到此处,李贤扼腕,叹了口气。

    “这政令是程群突然宣布的?”沈弄璋听出了不寻常之处,皱眉问道。

    “倒也不算突然。”李贤略微思索一下,才缓缓答道,“大概是吕家回来三四天后,四月初一那日,州府就贴出了告示,当日吕亢便被抓了起来。”

    “吕氏夫妇赶来求我救一救吕亢,我便带着厚礼去了程州牧家中,然而却吃了闭门羹,三次上门州牧皆避而不见,如此,我便知道了州牧的决心。”

    “可怜那对夫妻,竟贸然去州府欲直接与程州牧诉原委,请求放过,却被官兵一顿毒打,我请郎中勉力救治,最终也只多留了一日,便撒手而去。所有方法都用遍,仍旧救不出吕公子,无奈,我只能买了一块上好的墓地,又请义庄的老先生带人去为吕公子收敛尸身。”

    四月初一的政令,当时沈弄璋他们正在盛州的穆阳县,却没有看到穆阳县有此告示,这其中必有缘故。

    “为什么不将此事及时通知我?我当时在盛州并没有上路,可以随时接到消息。”沈弄璋问道。

    李贤沉默片刻,才慢吞吞答道:“不敢欺瞒大当家,此事已然无解,大当家知道,也不过是令二公子徒增烦恼而已。”

    无奈的语气之下隐藏着更多的难以抗拒的因由,沈弄璋若有所思地仔细打量着李贤,忽然问道:“程群避而不见后,你没有去一品轩碰碰运气么?”

    闵州牧程群爱喝茶,最爱去的便是城中一品轩茶楼。

    李贤料到沈弄璋会想到此关节,再无法隐瞒,只得说道:“吕亢被抓后,程州牧一直未去过一品轩,但四月初七晚,他曾命人偷偷送来一纸手信,要我为商队好,为大当家好,不要再插手吕亢之事。”

    程群身为州牧,给李贤递这样的手信,只能说明,他头上还顶着更大的压力!

    这压力来自于谁,沈弄璋和李贤都清楚。

    傅柔要肃清官场陋习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一品轩,二楼最里间最清静的茶室里,程群望着小小的茶杯之上氤氲的热气,一时失神。

    昨日奉王命斩了十三个雇佣替身替考的考生,本是正常之举,但他却知道其中的吕亢着实冤屈。

    如果不是沈弄璋的次子穆建镐要求借用吕亢身份考试,最后又弃考殿试,吕家一家人不至于遭此横祸。

    哎,国君为震慑官场而行此举,对百姓来说是好事,也实难做到面面俱到的权衡。

    只是……

    正分神想着,门外突然有人敲门,随即婉转的女声响起:“大人,小店新进的启国香茶,特为大人送来。”

    程群回过神来,应道:“进来。”

    门扇被推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推门,走了进来。

    程群本只是抬眼淡淡一扫,忽地认出这女子竟是沈弄璋,连忙起身相迎,微微躬身连连谢罪道:“怎敢劳沈大当家大驾!”

    “程大人这是骂我吗?”

    沈弄璋微微一笑,脚步向旁边一错,避开了程群伸过来的双手,稳稳地端着茶盘到了桌前,坐在程群对面的锦垫之上,将一个精致的茶壶摆到桌上,取了一只新的茶杯,为程群和自己倒了一杯新茶。

    “不敢,不敢。沈大当家何时到了扬城,怎不知会一声?”程群说道。

    之所以对沈弄璋如此尊敬,是因为程群能成为闵州牧,正是沈弄璋的举荐。

    沈弄璋于他,有再造之恩。

    “程大人抓了吕亢,也没有知会我们,咱们彼此彼此。”沈弄璋看似笑着,眼底却冰冷。

    程群脸上一阵青白,愕然一瞬,才苦笑一声,老实说道:“在下料想过沈大当家知道此事,必然来与在下算账。躲了李当家许久,果然还是躲不过。”

    “不过一个孩子,从未害过人,当真不能放他一马?”沈弄璋伸手取过杯茶,缓缓闻了闻茶香,悠悠轻抿了一口,问道。

    “王命难违。”程群带着歉意,低头答道。

    沈弄璋料到他会如此回答,继续问道:“我知程大人必然有隐情,今日来也是想知道,这道政令是全国统一执行,还是各地存在不同?”

    程群眼角一跳,垂下的双眼转了转,片刻,才答道:“在下接到王命,要求必须秘密严查前年到去年一年考试的考生的底细,如果存在替考,务必将原考生缉拿,斩立决。”

    “定在四月初一公告,只为不提前打草惊蛇,令嫌犯逃脱。据在下所知,王命没有指定公告日期,以各州核查抓人后的时间为准。”

    “程大人为何选择四月初一这日?”沈弄璋不解。

    “嫌犯都已抓捕归案,所以定在四月初一。为避免错抓,在下又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审问核实,确定于昨日行刑。”

    虽然沈弄璋的言行举止从未越矩,更不曾挟恩以傲,但程群仍旧保持着对沈弄璋的尊重,这种尊重渗透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词之中。

    “吕亢是程大人抓的最后一个嫌犯么?”

    “是。”程群惋惜的一叹。

    听话听音,程群虽然没有明白解释,却已暗示沈弄璋,并非他不帮忙救吕亢,在抓到吕亢后便立即公布政令,也是希望政令传开,让百姓来公平判断吕亢的行为。然而……

    他以自己的办法,用了一个半月去救助,最终仍是失败。

    “程大人怎么知道吕亢会回来祭祖扫墓,而没有更提前几日公告国君的政令?”沈弄璋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程群,抛出了她真正的问题。

    这问题背后关联着许多事情,极其重要!

    程群原本看着沈弄璋的双眼不由自主地垂下眼皮,缓缓吞了吞喉咙。

    他果然有事隐瞒——沈弄璋眼神一跳,随即敛去精光,恢复如常。

    见程群不答话,沈弄璋伸手将热茶推到程群近前,缓缓说道:“我知道为了吕亢之事,程大人背负着不小的压力。我向来不愿强人所难,只是翰章商队如今这规模,要让几百口子人安安稳稳地吃饭,弄璋不得不仰仗程大人。”

    程群听着沈弄璋的谦词,心里更加苦笑。现在的翰章商队,枝枝蔓蔓与拓国上上下下紧连在一起,何须仰人鼻息,倒是不少人要仰沈弄璋鼻息。

    原本以为暗中与李贤交代之后,以沈弄璋这等玲珑心窍的人物必定知道其中玄机,也就不会再来询问,却不料她到底还是找上门来。

    而且,是刨根问底而来!

    罢了!

    程群下定决心,挺起了脊背,沉声答道:“沈大当家与我有再造之恩,程群便如实回答,吕亢一家回来,乃是有人故意安排。清明祭祖本就是大事,他们听闻风头已过,所以才放心回来。”

    “而回来之后,在下便要抓人。虽然在下曾将吕亢雇佣替考的调查经过上报,然而,最终仍接到命令,不得为任何罪人开脱。吕亢必须抓、必须杀!”

    一阵战栗涌遍全身,沈弄璋端起茶杯又轻抿了一口热茶平复情绪,掩饰自己的震惊。

    果然如此!

    虽然程群没有说得到的是谁的命令,沈弄璋却是知道的。

    没想到吕亢竟是因自己而死!

    文宝斋抢走了王宫用纸的一半生意哪里是少府的私自行为,根本是有人授意!

    穆建镐年少的任性所为看起来像是一切事情的根源,但沈弄璋更知道,事实绝不是眼前这样简单!

    坐上了国君大位的傅柔到底还是得了铁奴疑神疑鬼的毛病,生怕铮儿会偏帮穆砺琛。

    傅建铮成亲后竟带着妻子齐眉到沈宅,再次跪谢父母,参拜公婆,虽说算得上人之常情,但傅建铮现在到底身份不同以往,如此不避讳,令傅柔心结难解。

    加之穆建镐将弃考一事遮掩过去,欺骗傅柔,等同于无视国君威信,丝毫不将她这国君放在眼中,更有挑衅和不屑为止之嫌。

    傅柔心知肚明,如何不气!

    不论是私情还是公理,穆家始终是傅柔心头的一根刺!

    怪不得程群不愿如实相告,这实在有挑拨她与傅柔关系之嫌!

    程群之所以要暗中给李贤递手信,李贤之所以压住此事不肯及时告诉自己,说到底当真是为自己、为翰章商队着想。

    坚持要杀吕亢的人怕是正等着沈弄璋或者穆建镐跳出去,挫一挫他们的锐气,给他们一个清晰的暗示和教训!

    平定澜山叛乱后,穆砺琛便提醒自己,小心避免“功高震主”。她自认已经十分避讳,再没亲自去拜访所有高官重臣,更没有再去过朔北五部。

    如果不是傅建铮与齐眉订婚和成亲,她甚至减少在曙城居住的时间,两年去一次。

    做到这样,傅柔仍是不放心自己吗?

    用如此惨烈决绝的方式暗示自己,是要逼自己将商队撤出拓国吗?

    翰章商队与王族已然结下根深蒂固的关系,若是她撤走商队和商铺,只怕会引起重臣们的诸多猜疑,绝非好事!

    拓国自立国以来,风风雨雨不断,好不容易才又稳定下来,沈弄璋无法预料她的彻底离开拓国,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很可能,后果会很严重!

    但是,傅柔已做到如此地步,她又怎能当做视而不见,继续延续在拓国的庞大生意和人脉之网?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