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避宠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八十一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林桑青故意装作没看见,她拿手指头捏着下巴上的软肉,目露思忖道:“哎,要不然这样吧。贤妃早已和江南水乡的家人断绝了往来,这个时候寻错也不能寻到她过去的家人头上,不公平。而季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要面子的,哪能因贤妃一人之过牵扯满门,不若只处理贤妃一个人,让她顶了所有的罪如何?”她抬眼望着太后,“母后您说,该如何处理贤妃才公平?”

    太后的怒火终于积累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她重重拍桌,也不嫌手疼,厉声对林桑青道:“放肆,哀家并未让你起身,也并未赐座,你给我跪好了!”

    林桑青恍若未闻,她踏踏实实坐在软椅上,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母后的美梦还没做完呢。今时不同往日,本宫向你问安已是格外恪守礼数了,你将就受着也就罢了,还挑三拣四的做什么,也不嫌累得慌。”

    这句话无亚于一根引线,嗖嗖嗖点燃了太后心中积存多日的愠恼,长长的指甲从桌面划过,太后怒目看着她,高声冲殿外呼唤道:“来人!宸妃以下犯上,着实大逆不道,把她给我押去御廷司,让典司长好生教教她什么是规矩。”

    那几个由季家军伪装成的太监匆忙进殿,准备听从太后的吩咐,把林桑青带去御廷司。没等他们靠近,林桑青突然“咯咯”笑两声,听着怪渗人的。她道:“八年了。”

    太后拧眉,“什么?”

    抬起头,林桑青盯着太后问道:“这八年来母后过得可好?”眨眨眼睛,失落道:“我过得很不好。”

    她故意扁扁嘴,瞧着很是委屈,可怜见儿的,“多亏母后眷顾,周朝存世三百年,终于走到穷途末路。我这个亡国长公主大难不死,流落至民间混得凄凄惨惨,终日食不果腹,生活只比街边的乞丐强上一点儿。”她朝太后作揖,“多谢母后联合外臣造反,我才能够体验到另一种生活,正视曾经的不足与错误,彻底洗心革面,成为今日的宸妃林氏。就如凤凰涅槃重生,曾经的昭阳死了,在烈火中活下来的,是另外一个人格健全的宸妃。”

    太后原以为林桑青摔坏了脑子,全然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不曾想,原来她什么都记得,忍到今天才摊牌。

    双眸中似有利刃潜藏,太后冷笑道:“呵,小贱人终究是小贱人,演戏的功力和过去相比一点儿没差,哀家识人不明,居然又被你骗了一次。”

    林桑青谦卑微笑,“多谢母后夸奖,能骗到老狐狸一般聪明的您,是昭阳的荣幸。”

    朝门口望望,见没有其他人在,太后不禁挑眉惊讶道:“你自个儿来的永宁宫?胆子真大啊,就不怕哀家不声不响杀了你。”

    林桑青扬起下巴自信笑道:“母后大可以杀了我,不过,杀了我之后,您可再没有要挟皇上的资本了。”慵懒傲慢地翘起二郎腿,她慢悠悠道:“皇上本来在启明殿里,您若在方才过去,没准真有可能将他困在启明殿,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不过现在晚了,我来永宁宫之前让林轩往皇上身边增派了一队御林军,估摸着现下想要靠近他都很困难,根本没有机会再去挟持他。”

    眼中的利刃若能化为实体,林桑青可能早在太后的注视下死了十来次了,“看来你当真很喜欢泽儿。”沉吟稍许,太后挥手示意季家军伪装的太监们往后退退,,伸手取过桌子上放置的茶盏,她浅啜一口茶水,道:“当年你为了把他留在身边,不惜动用下三滥的法子,而今又甘愿为他置自己于险境之中,昭阳,你待他的这份情意真令哀家感动,哀家都有些后悔把如霜和如笙送到他身边了。”

    甭管太后说什么,在林桑青听来都是狗急跳墙,她今儿来的目的就是让太后跳得再欢快一点。

    所有的计划商定之后,虽然箫白泽什么都没说,但林桑青心里清楚,他还有一件事儿没提出来和她商量——他打算拿自己当引子,甘愿被太后捉住,让太后拿他来要挟百官。

    唯有皇帝落入季家人的手里,太后和季相才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行造反之事,这一点萧白泽明白,林桑青亦明白。

    所以她赶在萧白泽之前来见太后,牵制住她,并把自己拱手献上,由她来当这个危险的引子。

    她亏欠萧白泽太多了,光与他长相厮守还不够,她要用实际行动来偿还亏欠他的所有。

    换一只腿来翘,林桑青有意拿话刺激太后,“皇上找了我八年,这份情意也令人动容,太后您这辈子光顾着算计了,肯定不知道被人牵挂寻找的滋味。”婉转叹口气,她对太后道:“有点儿可怜。”

    太后的眉心突突跳动着,脸色看上去很是不善,她咬紧牙关低低问林桑青,“你还想再从绮月台坠落一次吗?”

    林桑青满不在乎地笑一笑,“从绮月台坠落又怎么样呢,起码坦然赴死之时,我们一家三口是在一起的。母后您没看到,父皇当时的表情有多么欣慰,就好像绮月台下不是坚硬的青石板,而是柔软的大荒云泽,他将带着我与母妃沉睡在仙气腾腾的大荒云泽中,再不遭逢任何痛苦。”

    眼神轻蔑而垂怜,她继续刺激太后,“家中权势再大有什么用,哪怕已经坐上皇后的位置,也照样得不到心爱之人的喜欢。您在父皇身边多久,便坐了多久的冷板凳,母后,”她朝太后露出白而发亮的牙齿,“我若是你,一定早就气得呕血身亡了,才不会腆着脸在世上多活这几年。”

    太后被她这番话气得浑身发抖,捂着胸口说不出话,巫安忙取出几颗药丸喂太后服下,生怕自家主子被气死。

    望着太后气到说不出话的样子,林桑青一本满足,她知道的,由其他人转达这些话远没有她亲口来说效果突出,这便是她执意以身涉险的原因——只有她才知道季骋讨厌听到什么。

    吞下药丸,太后终于舒坦些,她即刻吩咐守在殿中的季家军,“去,到哥哥面前传哀家的话,让他下令让镇安军加速前行,尽快与护**和护城军汇合。”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她转头阴恻恻看着林桑,“你不是主动送上门来当人质的吗,哀家便圆了你的心愿,等到乾朝重新回到哀家手中,哀家会让你和萧白泽一起受凌迟之刑。”

    太后有所猜测,昭阳敢独自一人来永宁宫见她,并肆无忌惮地挑明身份,说明萧白泽八成知道季家要造反的事情了——这两个人——真难对付。

    为今之计,只有让镇安军加快行军速度,在萧白泽做出部署之前赶到皇城。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