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药店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51章 佛牌 二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另二人都是武将?”李重棺问道。

    陈知南点头, 道:“东, 南二方都是武将。”

    “武将尚可理解, 但他要大师父做什么?”李重棺道,“也不知道大师父是否真的还保留神智... ...”

    “不过袁天罡的陵墓不是说从未被盗过么?”陈知南道,“若猜测属实, 袁渚白倒也真是算得上欺师灭祖。”

    “接下去什么打算?”陆丹问道。

    陈知南想也没想道:“你们说袁渚白在哪儿炼尸?东西南北中五方唯有中部是我和海山未涉足的,袁渚白师从风水大师袁天罡,定不会随意选址, 我的建议是去中部地区调查一下。”

    “没错,当时为了节省时间,我和知南都是直奔目的地而去的,也没有关注其他地方。”罗海山附和道。

    “让我思考一个晚上, 明日出发。”李重棺道, “陆丹收拾收拾东西下碗面吧,罗海山自个玩儿去。陈知南跟我来。”

    “被自个玩儿去”的罗海山深深感受到了待遇差别,悲愤地从小屉里抓了一把西洋参片用指甲掐着玩。陆丹问了句罗海山吃不吃辣就蹦跳着进了厨房。

    李重棺带着陈知南来到了楼上的小书房。

    陈知南从前曾偷偷来过这里,印象颇深,彼时这里有满满几个书架积灰的唐书,都被撕掉了同一页。

    现在想来, 那撕掉的一页中, 定是有着过去的李宽留下的无足轻重的一句记载吧。

    然而现却是不同了。

    李重棺这段时间请人把二楼重新翻了一遍,几间书房全部打通, 漆过了墙面,一排实木柜整整齐齐地码着, 看上去沉静而厚重,进门便能嗅到熏香和木香糅杂在一起的独特气味。

    陈知南脱口而出:“书呢?”

    李重棺一回头,有些惊讶:“你看到过?烧了。”

    这个处理方法倒是很有李氏特色,陈知南也不解释,道:“偶然看到过。”

    李重棺走到左数第一个木制书柜前,先拉开了最下的抽屉,里面摆着一只漆黑的小方匣。他把匣子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三本薄册,封面都让陈知南感到无比熟悉——《推背图》。

    三年以前,陈旭将一本薄薄的《推背图》夹杂在一堆奇奇怪怪的术法秘籍中一股脑打包塞给陈知南的时候,他从未想过会有如今的经历与成长。

    说句实话,他陈知南最初来小泉堂——

    的确是打算来帮忙看药店的。

    嗯,虽然他对中医药一窍不通。

    李重棺把另外两本《推背图》按照顺序放入匣中,整齐码好,盖上盖子,再把抽屉推合。他从长袍里掏出两张绘着符的封条来,仔仔细细地交叉着贴在了抽屉外。

    接着走到左数第二个书柜前蹲下,拉开抽屉,取出了另一个黑色木匣。

    “你与罗海山回来之前,翟子郁到访小泉堂,送来了这个,”李重棺把匣子打开,展示给陈知南看,“有人托她送这个来。”

    “附言说——”

    “中原颇不太平,若殿下已深陷局中,此物可解殿下疑惑。”

    “你既然回来了,”李重棺道,“便一同看看此物有何玄机。”

    那小方匣中,是一枚小小的佛牌。

    “佛牌?”陈知南愣了,“这东西不好随便收吧?”

    “活人的的东西还是... ...?”

    “死人的。”李重棺淡淡说道,“收都收了,怕什么,不会出事。”

    “我可不会看古董,”陈知南耸耸肩,道,“泉哥你若是让我来看,那便只能... ...”

    二人耳中一阵短短的嗡鸣后,易魂进入。

    看清周围的景色后,李重棺的眼眶几乎有些湿润了。

    这是他熟悉无比的——

    唐都,长安。

    长安城朱雀大街。

    李重棺还是没忍住,低下头吸了吸鼻子。

    “这里是... ...”陈知南还未说完,就被李重棺打断了。

    “是我家。”李重棺抬起头来笑,眼角微红的样子居然有几分招人心疼。

    他笃定又自然的轻声说道:“是我家。”

    陈知南瞬间明了,此处竟是长安。

    “方才行‘易魂’之术时,我发现那佛牌上封了一缕残魂,”陈知南道,“没有攻击性,温和而明朗。”

    “也许,他是有什么东西... ...想给你看吧。”

    “该先去买副舆图?”陈知南环视四周,感叹道,“不愧是长安城。”

    街坊纵横,楼阁遍立,巷中是沾了酒香的吆喝,亭间有妇笑孩哭,坊间少年打马过,缎上鸳鸯盼白头。

    不愧是长安。

    诗人游子心里的天涯,书生学者卷上的气度,还有——

    某人魂牵梦萦的故土。

    “舆图?”李重棺嘴角一勾,道,“有我在,还需要什么舆图?”

    “我一人可抵长安百姓百万,隐卫暗桩,何人及我对此处熟悉?”李重棺道,“这城内就是我家。”

    自出生到大唐覆亡三百年间,从未离开的家乡。

    “我以为你对宫中会更熟悉一点。”陈知南道。

    “事实上,‘死后’我就没怎么回宫,”李重棺道,“跟着师父在外面野。”

    陈知南:“... ...野?”

    “咳咳,”李重棺道,“师父彼时年少无知。”

    李淳风当时,亦是翩翩少年郎呀。

    陈知南道:“泉哥,我们现在在哪?”

    “前面路口往左是小雁塔。”李重棺道,“朱雀大街往前直走是朱雀门,可以进宫。”

    “现在的问题是... ...”李重棺道,“‘他’到底想让我们看什么?”

    “不知道,哎你看,有个外国人,”陈知南指着另一侧叫了起来。

    李重棺一皱眉,道:“小声点——”

    但看那那人并没有回头,想来这次易魂里他们只不过是作为旁观者,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便恢复了正常音量,道:“回纥人。”

    唐王朝万国来朝,政策开放,有各族商人来往并不稀奇。

    “生得真好看。”陈知南笑道。

    那女孩坐在马背上,有一头皓月一般皎洁的灿金色长发,粉面朱唇,深邃的眼眸在陈知南面上轻轻一扫,便继续目视前方。

    “哎说实话,泉哥,”陈知南问道,“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漂亮姐姐?”

    “没有。”李重棺道。

    “哈??”陈知南目瞪口呆。

    李重棺莫名其妙地道:“有什么意思?”

    “你要是觉得寿命长短不符合,可以试试看,”陈知南道,“人鬼殊途恋什么的... ...”

    “... ...你好变态啊。”李重棺呆滞。

    “泉哥。”陈知南忽然闭上了眼,道,“等一下。”

    他拽着李重棺的手腕,忽然飞奔往前,道:“来这边!”

    “我能感觉到——”陈知南拽着李重棺侧身躲开一辆迎面而来的疾驰着的马车,道,“我能感觉到!”

    “‘他’在那边!”

    易魂者,二魂互通相联,一点灵犀。

    前方是朱雀门。

    一辆马车正停在侧,陈知南李重棺二人飞身跃上车顶,双双稳当站好。陈知南才点头道:“是这辆。”

    “这辆马车要进宫?”李重棺道,“你确定是‘他’?”

    “嗯,”陈知南把身子往下探,从车帘的缝隙里隐约看到个人影,“看上去不是汉人... ...是个男的。”

    李重棺却是瞟到了正被兵卫检查的令牌,愣住了:“他们要去面圣?!”

    “面圣?”陈知南说,“哪个圣?”

    李重棺自然是认识那令牌的,说道:“李世民。”

    唐太宗,李世民。

    李重棺——“李宽”的生父。

    说完这句,李重棺亦探下身去,看了几眼,抬起头道:“天竺人。我知道... ...他是谁了。”

    “嗯?”陈知南道。

    “你知道李世民怎么死的么?”李重棺道,“嗑/药嗑死的。”

    “他求仙问道,妄图获得永生,最后死在了一名天竺僧人的‘仙药’下。”

    “就是这一位?”陈知南疑惑道,“你怎得确定?”

    李重棺漫不经心地说道:“因为他走的那年,长安民间流行朱红菱印花,方才路过的几名女子中大半都着了此款花样。”

    “... ...您对长安的记忆还真是独特啊?”陈知南道,“那高僧留下这段记忆... ...是想让我们看些什么呢?”

    “可解疑惑... ...”李重棺喃喃道,“现今最大的疑团遍是袁渚白,搞不好和袁渚白有关。”

    “这位高僧和袁渚白有关,还是李世民的死与袁渚白有关?”陈知南啧道,“你师兄怎得总是阴魂不散的!”

    “‘阴魂不散’这个词的确是很适合他,”李重棺点点头说,“他可比我活的长许多呢。”

    这辆马车很快过了朱雀门,并在李世民寝宫前停下,二人也从车顶跳下,站在一旁。

    车上下来一位天竺僧人,出乎李重棺陈知南意料的是,这人看上去居然很是年轻。

    单单只从面上来看,比陈知南大上一些,同李重棺倒是差不了多少。

    “... ...高僧?”陈知南愣住了。

    “有趣。”李重棺只道。

    这时,那位僧人却仿佛听见了他俩说的话似的,往李重棺陈知南站着的方向看去。

    他看着陈知南,轻轻地笑了一下。

    “他他他... ...看见我们了?!”陈知南习惯性往后退两步,站到李重棺身后,惊道。

    仿佛站在“本地人”身后能给他什么安全感似的。

    李重棺却打量那位天竺僧人几下,然后摇摇头,说:“不是在看我们。”

    二人同时往后看去。

    是袁渚白。

    袁渚白浮在半空中,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静静的和那位天竺高僧对视着。

    他做了个口型。

    李重棺看懂了。

    是“好久不见”。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