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药店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52章 佛牌 三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他们... ...认识?”“他们认识。”

    二人异口同声道。

    袁渚白手掌向下, 轻轻一压, 而后外翻, 拇指往侧后方一指,做了个旁人看不懂的手势。天竺僧人稍稍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袁渚白的动作, 而后微微颔首,便将视线转回去,目视前方。

    “那高僧答应了他什么, ”李重棺道,“约他见面?”

    “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陈知南道。

    然而这一跟便跟到了午夜。

    易魂本就极耗心神,再加上在他二人的感知里,时间是一分一秒真实流逝的, 陈知南自然是有些困了。但僧人刚一动, 陈知南也立刻清醒过来,示意李重棺。

    李重棺自然不会不知道,他二人站在侧殿的瓦檐上,李重棺向下扫视几眼,道:“用了药。”门口的守卫靠着身上的甲胄勉强靠墙维持着站姿,但李重棺是何许人也, 一眼便知那几人已经晕迷过去。

    那僧人步伐极快, 身形隐在黑暗中,沿着墙边小心避开了巡逻的侍卫, 又用同样的法子药晕了守卫,从延喜门出了皇城, 直走打通化门出了长安内城,往东些许,竟是一路过了龙首渠,到了近郊。

    “大晚上的,浪费半个时辰,徒步穿越大半个长安城,”陈知南走得气喘吁吁,皱眉道,“去做什么事情?哎泉哥,你不累么?”

    “还好。”李重棺随着天竺僧人的目光望去,眉头一挑,道,“还能去做什么?”

    “去见,袁渚白。”

    天竺僧人目光做视之处,袁渚白于虚空中,缓缓显露身形。

    袁渚白对僧人拱手行礼道:“大师。”出口竟是极其流利的天竺语。

    “你附于你们大唐近臣身上,”高僧淡淡地受了一礼道,“向圣人举荐我,是为哪般?”

    “大师久居天竺,想来有些腻味,故特请大师往东领略我大唐人情风土。”袁渚白抬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明日便启程回天竺,”高僧说,“倒是负你一片好心。”

    袁渚白愣了一下,声音稍稍柔和了些,又喊了一句:“大师。”

    “多年前你从我这里换走一颗丹药,”天竺僧人忽然道,“如今可还有他事?不妨直说。”

    李重棺敏锐地察觉到僧人故意提起的这事有些蹊跷。

    他这是,在套袁渚白的话?

    袁渚白低头着头轻笑了一下,说道:“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大师。”

    高僧冷哼一声,面上却依旧一片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模样,点了点头。

    “那我便冒犯了。”袁渚白道,“大师此次东行,途径南疆,可有什么奇闻异事能与我分享一二?”

    高僧只道:“路途遥远枯燥,幸携几卷经文,与过往寺内作息相仿,心有古佛青灯,哪管外疆奇闻异事?”

    袁渚白立即接话道:“袁某可听说一些。”他语气急促,似乎是有些不耐烦。

    月光从侧面倾泻而下,勾勒出袁渚白扭曲的面容。

    “我怎么觉得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过于狰狞... ...”陈知南不知为何冒了冷汗,幽幽道。

    李重棺对袁渚白这个表情可不陌生,他皱了皱眉头,道:“他想杀了他。”

    高僧道:“你听说了何事?”

    袁渚白嘴角轻扯,道:“听说高僧在苗疆用天竺秘术医好了一个苗人?”

    “倒是什么都瞒不住你。”高僧摇摇头,道,“天竺秘术称不上,不过略懂医术,因缘使然。”

    袁渚白自然不在意究竟是秘术还是岐黄,他只问道:“苗人给了大师什么?”

    “既然你无所不知,不妨一猜?”僧人反问道。

    李重棺习惯性地压低了声音,凑到陈知南耳边说道:“袁渚白那厮定是跟了天竺僧人一路... ...”

    陈知南深以为是地点点头,道:“对,结果现在反倒在这儿装模作样的。”

    “请大师明示,”袁渚白轻飘飘地落到地上,往后退了半步,躬身一拱手,问道,“用何物为代价,袁某才可从大师手中换得那卷术方?”

    那僧人不答,反忽然问道:“我忽然忘了,上回你用何物于我处换得那枚仙药?”

    袁渚白明显愣了一下,低下头,让人看不清神色,良久,才说:“袁某亦不记得了。”

    “哦?”僧人半晌才道,“罢了,我来自天竺,此方于我并无用处,若你想要,赠予你也无妨。”

    说罢,他自裳中取出一本古册,放在眼前看了片刻,慢慢地递给了袁渚白。

    因这片刻停顿,李重棺和陈知南很容易就看清了那封皮上的文字。

    《尸蛊》。

    “真是出人意料,”袁渚白别有深意地说,“如此贵重之法,大师竟随身携带。”

    “如此贵重之法,自然是放在身侧最为安全。不过我倒是提点几句,”僧人见袁渚白将那册《尸蛊》收入袖中,又道,“一方水土一方人,此法源于南疆,想来比起中原,南疆的风水是更适合此法的。”

    说完,那僧人将头一抬,目光竟恰好落在了作为旁观者的李重棺陈知南二人身上!

    陈知南惊得一抖,倒是李重棺表现得格外淡然些,只静静地观察着事情接下去的发展。

    陈知南见那僧人的视线重新转向袁渚白,抹了把虚汗。李重棺道:“他这是在提点我们... ...袁渚白莫非是在南疆炼尸?”

    陈知南点点头,道:“明日便动身前往南疆一探。”

    袁渚白并未对天竺僧人的“提点”有什么别的表示,他只说道:“大师,袁某还有一惑,望大师可解。”

    “说。”高僧道。

    “袁某想问,彼时同大师求得的仙药,大师可还有?”袁渚白说。

    高僧摇摇头,道:“此药本为我师传下,共有三丸,一丸予了你,一丸此行献予圣人,余下仅存的一丸并未在身边,尚存于天竺。”

    “此药能令人永生。”袁渚白道,“大师可想过自己服下?”

    高僧反笑了笑,说道:“佛家笃信因果,万物自有其因果,我怎敢跳出轮回,背弃因果?”

    “大师,”袁渚白道,“这世间万物,皆在因果轮回之内么?”

    高僧点点头,道:“然。”

    “那有什么东西,”袁渚白又问,“会是‘永远’的呢?”

    “佛。”高僧又答,“是永世的。”

    “那有什么,是可以跳出轮回的么?”袁渚白问道。

    高僧答:“没有人可以跳出轮回。”

    “是么?”袁渚白似乎是笑了一下,他袖子一翻,露出一把尖刀。

    在月色下闪着骇人的银光。

    “袁渚白还真是要杀了他... ...”陈知南哑然地看着李重棺。

    师兄弟之间,想来还是有那么些莫名其妙的默契的。

    “我想起第一次时我同大师交换了什么了。”袁渚白冷笑着将尖刀一推,锋利的白刃瞬间没入僧人单薄的身体,“《推背图》原稿。”

    高僧一声闷哼,身体猛然一抖。

    “我只偷到了几页,”袁渚白道,“被我师父发现了。”

    “他没有责骂我... ...我本以为,他不会责怪我的。”袁渚白轻声道。

    “直到我死在李唐的暗卫手下。”

    “... ...偷?”陈知南倒是对袁渚白的措词颇有疑惑。

    李重棺道:“这类集册,能刊印的都不是真实原卷... ...其实就算是原卷,也没几个人能真正看懂。坊间流传版本多为民间术士胡编乱造,怎可能比得上原稿?”

    “也是... ...这种书随意流传出去,该是会天下大乱的吧... ...”陈知南了然地点点头。

    “师兄的死因居然是如此... ...”李重棺倒是因为此事苦恼了。

    这会是他一直对李唐怨气颇深的原因之一么?

    “交给大师之前,袁某还特意细细研读过那几页。”袁渚白把刀尖轻轻抽离,又再度狠狠地捅进去,道,“圣上会死。”

    “你的丹药为什么没有用了?”袁渚白道,“圣上为什么会死?”

    “那我师弟... ...也会死么?”

    “若是这样,我所做的一切,”

    “又还有什么用处呢?”

    那天竺僧人嘴里呕出鲜血,和腰腹上的创口一起,将衣裳染了个透,他死死地瞪着袁渚白,几乎只剩一口气。

    “我总有一天会将《推背图》搞到手,”袁渚白冷笑着动了动刀尖,道,“袁某倒要看看今日的‘因’,究竟能不能应上推演而来的‘果’!”

    “至于我师父,我会让他付出代价。”袁渚白拍了拍袖中的物件,道,“李唐也是。”

    “大师,您笃信因果,袁某也信,”袁渚白一字一句地说道。

    “只是这因果非是天定,”他说,“而是人为。”

    “江山?谁不想要江山!他李唐毁我大隋江山,我便还他一个鬼国!”袁某道,“叫他李家子孙一个人用一辈子守到天荒地老!”

    那僧人嘴巴动了动,却又呕出一滩血来,两眼一闭,终于是断了气。

    这便是他生前最后的记忆。

    易魂结束。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