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药店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54章 缝尸人 二[全文完]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她好累。

    陈知南右手御火, 左手引雷, 携万钧之势, 一跃而起,往袁渚白冲去。

    袁渚白冷冷地笑了起来。

    “不自量力。”他轻轻一摆手,数不清的骨蔓拔地而起, 在袁渚白与陈知南之间形成了厚厚的屏障。

    李重棺按倒糟糕,此处尸气颇重,袁渚白的力量成倍增长硬碰硬实属下策, 而自己又被捆缚,动弹不得... ...该如何是好?!

    陈知南二手合一,对着那道屏障狠狠一按。骨蔓上冒出无数细小尖刺,散发着薄薄的黑雾, 陈知南却丝毫感觉不到似的, 固执地将手往前一推。

    骨蔓却突然从中间裂开一道大口子,往四周褪去了。

    陈知南一个跟头栽到了屏障这边,却发现袁渚白带着李重棺往后退了十余尺,而他面前,站着无数的尸兵。

    贺若弼驭鬼马立于前。

    而陆丹,被隔在了围墙外边。

    袁渚白拍了拍手, 尸兵们整齐划一地往前跨了一步, 古旧的兵器一齐重重地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陈知南咽了咽口水, 手有些发抖。

    “殿下,师弟殿下, ”袁渚白笑道,“与我做个交易如何?”

    李重棺抿了抿唇。

    “你的小天师惹我生气了。”袁渚白说道,“答应我登基,我便放了他,否则,他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李重棺一言不发地看着陈知南,陈知南往前轻轻挪了半步。

    “别动,小天师。”袁渚白出声道,“别动。”

    李重棺所在的“龙椅”上,忽然抽出几条枝蔓,拧在一起,宛如一把锋利的刺刀,悬在李重棺脖侧。

    “如果你再往前走半步,你的泉哥也保不住啦,回去回去。”黄龙扭着尾巴大叫道。

    “为什么一定要我答应?”李重棺慢慢地说出这句话来,面上毫无波澜,“可以告诉我么?”

    “你就答应吧,”黄龙劝导,“不然你们都活不了啦,活不了啦!”

    “我明白了。”李重棺突然笑了。

    “我明白了,师兄。”李重棺看着袁渚白,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你教我最后的东西。”

    “为何着急要我答应?”

    “这世间龙脉已绝,紫薇不再,”李重棺对着黄龙说,“你已经不再是天命了。”

    “天命所向为何?”李重棺道,“我承李淳风衣钵,世间怕是无人比我更为知晓。”

    “师兄,你曾说过,因果不是天定,而是人为。”

    “那如果——人不为呢?”

    “我不会死,陈知南也不会死。”李重棺笃定地说道,“我拒绝你。”

    “我绝不如你所愿。”

    袁渚白双目赤红地瞪着李重棺。

    李重棺顿时感到周身骨蔓一紧,而后脖颈一阵剧痛,那根枝蔓已经狠狠地扎进了他脆弱的脖子里。而列队整齐的尸兵顿时散开,一个接一个地向着陈知南,发起了冲锋。

    “师弟殿下,你说我这一扎下去,”袁渚白道,“你会死么?”

    “你舍不得,如果你扎下去,你多年的心血筹备就白费了。”李重棺道,“而我,不会死。”

    “赌一把吧。”袁渚白突然仰头狂笑起来。

    “重棺重棺,”袁渚白道,“今日我便再给你盖一次棺材板!”

    疼痛越来越剧烈,李重棺已经遏制不住地开始发抖。

    就在这时,却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

    场面极度混乱,这声尖叫却极其准确地,触动了袁渚白到耳膜。

    是袁天罡。

    他歪着脖子,看着血流不止的李重棺,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

    “啊... ...啊——”

    “哟,”袁渚白玩味地看着袁天罡,不想这只余半缕残魂的袁天罡,居然真的还能有意识,“老东西心疼了?”

    “师弟殿下,你看看,你惹得咱师父伤心了。”袁渚白转过头看着李重棺,道,“不如你还是答应吧。”

    李重棺摇摇头,道:“我不会答应的。”

    “你— —”袁渚白气急败坏地吼道,“你非要这样赌一把么?赌我敢不敢杀你?!”

    “是。我这辈子这么长,这是我此生最大的豪赌了。”李重棺轻松地点点头,说道,“很明显,我赌赢了。”

    袁渚白刚要开口,却发现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扼住了自己的脖子。

    “袁渚白,你是不是忘了,”陆丹双腿死死地锁住了袁渚白的脖颈,道,“这地方,可不止你是鬼。”

    陆丹慢慢地,慢慢地锁紧。

    “放开泉哥,让那些臭兵都滚。”陆丹道,“否则姑奶奶按着你去投胎。”

    袁渚白万万没想到,竟在此处着了一个姑娘的道。

    困着李重棺的骨蔓皱缩到一起,转瞬间化为灰烬。尸兵们停下了动作,慢慢地陷进地下消失不见,留下了被围在最中央浑身是血的陈知南。

    “你分明... ...”袁渚白咬牙切齿地说道,“中了毒。”

    “我的身体是用符纸造的。”陆丹道,“鬼可不会中毒。”

    陆丹将腿再往里收紧了紧,喊了一句南哥。

    “在... ...呢,”陈知南刚刚被砍了好几刀,浑身痛的要死,从包里掏出一个小东西,丢给了李重棺。

    是那枚佛牌,承载着至关重要信息的佛牌。

    那物本就富含灵气,用来收魂最为不错。

    李重棺脖子上的血洞也在冒血,幸好袁渚白的确未下狠手,并不会危及性命。他接过那佛牌往袁渚白身上按去。

    眨眼间,袁渚白就消失不见。

    此事最终告一段落。

    李重棺从陈知南的包里掏出酒精,开始给陈知南身上的伤口消毒。

    “啊!!!”陈知南鬼哭狼嚎地喊到,“轻点!!!”

    “痛啊!!!!!哥!!!泉哥!!!”

    陈知南就差喊爸爸了。

    但他觉得陈旭应该暂时不需要新添个儿子。

    “别嚎了。”李重棺道,“你以为我脖子不疼?”

    不过陈知南这会挂彩的确是惨的很,背上,上臂,大腿各有几道刀伤就算了,耳朵差点被削没了半个,要不是他躲得快,脑袋都得给劈了。

    陈知南嚎了好一会儿,一边抽着气一边同他俩说了自己接下去的打算。

    陆丹点点头,道:“我无所谓了,和以前一样吧,跟着泉哥。”

    “… …我,”李重棺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可能要走了。”

    “川西确实待的够久了,”陆丹道,“也是该走了,咱们搬去哪里?要不搬到南疆来得了。”

    “不是,”李重棺摇摇头,说道,“我打算先把大师父葬回去。”

    “然后在那里押着我师兄,”李重棺说,“直到他… …他悔过。”

    李重棺看着陆丹和陈知南,说道:“我想我需要重新梳理一下,我与推演的关系。”

    “二师父曾赐我一句,说‘九尺天机育杏林,千年玉面不烂心’。”

    “我需要一段时间,好好思考那是什么意思。”

    “我不会再回小泉堂了。”李重棺最后说道。

    “但… …你走的时候,”李重棺对陈知南说,“我会去送你。”

    “… …靠。”陈知南简直晕头,离别在即,李重棺这家伙也不会说点好听的。

    1954年,小泉堂就此歇业。

    这一年,李重棺没有死,陈知南也没有死,神州大地万事如常,一片祥宁。

    李重棺最终决定,在尊师袁天罡的墓穴中,日日夜夜看守着袁渚白到魂魄,倒是无意间随了师父赐名“重棺”的意。

    再入棺。

    也许冥冥中的确自有天命呢?

    2027年7月20日,陈知南殁,享年101岁。

    那天下着小雨,为陈老撰写回忆录的我,坐在一家咖啡馆的二楼,斜对面便是那家自1958年便再未开门的“小泉堂”。

    小泉堂门口站着个撑着伞的男人,头发刚过耳,看不清面貌,远看上去大约是清秀得很。

    下一瞬,小泉堂的门开了。

    彼时我对着电脑敲字儿敲到一半,苦思冥想写不出下文,看到这一幕,包伞电脑一个没顾上,喝了一半的咖啡搁在桌上,提起外套就往楼下冲去,速度大约和刘翔有的一拼。

    然而等我赶过去,并未见到刚刚撑伞的那个男人,好像转瞬便没了踪影。

    再一回头,小泉堂,也不见了。

    毫无他法,我只能回到咖啡馆,继续敲从陈老嘴里听来的神神怪怪的奇异故事。

    关于这本回忆录,陈老说名字不要取的太死板,考虑良久,我想给它暂定名为《阴阳药店》。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本啦,删删改改写出了自己最想要的结局。

    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下一本主受幻耽甜饼《人类公墓》,预收专栏可见。

    813开文。

    么么哒,直男爱你们。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