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二星座诡秘事件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肖汉杰和钟主编把眼睛凑到病房门上的玻璃窗前看,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形容憔悴的人,正跪在病床前,手里握着一支笔,在床单上俯案疾书,似乎正在写着什么。

    “他在干什么?”钟主编问道。

    “写稿子呗,他说自己是报社的主编助理,里里外外的事情都要他操心,特别是报纸上的重头稿,他一定要自己写,别人写的他不放心。”

    钟主编点了点头,又问道:“他除了写稿子,还做些什么。”

    曹医生回答道:“他是我们这里最好管的病人。他不写稿的时候,经常采访我们的医生护士。”

    “采访医生护士?”钟主编吃惊地张大了嘴。

    “是啊,他拿本杂志卷起来做麦克风就可以完成采访了。”曹医生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一丝变化。

    这时,在一旁很久都没有说话的肖汉杰突然问道:“他写过一些什么稿子?”

    曹医生摇了摇头,说道:“几乎什么都没有写过,他用的笔是橡皮做的假笔,我们不会给他提供真正的笔,害怕他用来自残。”

    肖汉杰皱起了眉头,继续问道:“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写过?”

    曹医生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肖汉杰,看了半天之后,终于缓缓地说道:“他写过一些招聘广告,招聘报社主编助理的。对了,还有一些讣告,也是主编助理的,不过都有名有姓的。”

    “他是用血写的吧?”肖汉杰又问。

    “嗯,他趁医生和护士不注意时,咬破自己的手指写的。”曹医生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随后,他奇怪地问肖汉杰,“你怎么知道的?”

    肖汉杰朝屋子里努了努嘴,说道:“是他告诉我的。”看到曹医生和钟主编惊异的表情,肖汉杰微微一笑,又说道,“他是我的哥哥,我们的血脉是相通的。”

    曹医生点了点头,问道:“要不要进去看看他?”

    肖汉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他知道我来看过他了,他很喜欢这里的生活,不想有人打扰。”随后,他又回头对钟主编说,“我们走吧。”

    钟主编目瞪口呆地看着肖汉杰,问道:“就这么走了?”

    “不走干什么?难道你也想跟我哥哥一样,在这里住下来。”说完后,肖汉杰又转身对曹医生说,“我哥哥让我谢谢您的照顾,他说您的研究很有意义,他会很配合的。他唯一的条件就是,等您的研究成果发布那天,您得接受我们报社的独家专访。”

    曹医生先是一愣,随即便流露出了十分高兴地表情,忙不迭地答应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一旁的钟主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他嗫嚅着问道:“那咱们报社的事儿……”

    肖汉杰朝门里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温柔。看了一会儿,他回头对钟主编说:“他一直不喜欢别人去做他一直想做的事,但我是他的亲人,那些事由我来替他做的话,他是能够接受的。我想,今后报社里再也不会出什么怪事了。”

    说完之后,肖汉杰便转身离开了病房,朝楼下走去。钟主编望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怪怪的,于是他乂凑到那间病房的看窗前,朝病房里望去。这时,病房里一直埋着头的赵松林猛然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钟主编一眼,钟主编觉得那眼神犹如一把快刀,带着冷森森的寒意,直剌进了自己心里。

    钟主编猛地一哆嗦,赶紧把脑袋缩了回来,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冷噤。“咱们也走吧。”曹医生在背后拍了拍钟主编的肩头。

    钟主编这才回过神来,和曹医生一起离开了病房。两人走着走着,钟主编突然想起一件事,向曹医生问道:“你在做什么研究?

    “哦,这个嘛……”曹医生有些支支吾吾地不愿意回答。

    “你都答应了由我们报社给你做独家专访,现在先透露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吧。”钟主编的门气里有些不满。

    曹医生见敷衍不过去,只好很不情愿地说道:“我的研究范畴应该属于人类脑部潜力方面的活动吧,具体的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等我发布研究成果时,你就会明白了。”

    两个人的背影离赵松林住的那间病房越来越远。

    尾声

    半年之后,某大学的阶梯教室里。

    站在讲台上的曹教授,正用教鞭指着身后屏幕上的一张人脑解剖教学图幻灯片。

    “我们正常人的脑细胞大约有140亿到150亿个,但只有不足10%的部分被开发利用,其余大部分都处于休眠状态。一直以来,有许多科学家都致力于开发大脑潜能方面的研究,却鲜有什么值得瞩目的成果出现。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开发人脑潜能的技术一旦实现,人类的生活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巨大变化?

    我曾经遇到一个研究对象,所有人都认为他的是疯子,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而事实上,他不但不是疯子,而是一个超人,一个脑部潜能开发远远高于常人的超人。

    当时,他被关在一间与世隔绝的病房里,从未与外界接触过,却做到了许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些事情,竟然是他通过遥感指挥在精神病院外的孪生弟弟完成的。他的弟弟本来是个普通人,但是在被他遥感指挥的过程中,也具有了某种特殊的能力……”

    曹教授讲到这里时,礼堂里一片哗然,学生们似乎并不相信他所说的一切。其中一个学生还大胆地站起来发问:“曹教授,您说的某种特殊能力,指的是什么能力?”

    曹教授笑了笑,说道:“如果我说是催眠和使人失忆,你们会不会觉得是天方夜谈。”

    “只要曹教授能拿出证据来,我们就相信您。”那学生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曹教授摇了摇头,关掉了幻灯,又合上自己面前的讲义,这才抬头对下面那个学生说道:“如果我能拿得出证据证明我的研究,那么我现在站的,不会是这个讲台,而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颁奖台了。”

    而就在曹教授对学生畅谈自己研究课题的同时,精神病院的病房里,赵松林突然站了起来,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把耳朵贴近房门,听了一会儿之后,便又回到了病床前。

    他在病床前跪了下来,左右环顾了一下,然后将右手的食指伸进了自己嘴里,猛地一口咬了下去。随后,他取出食指,举到眼前,看着指尖冒出的鲜血,嘴角一咧,露出了一个诡橘的笑容。

    赵松林将淌着鲜血的食指慢慢地伸向床单,一笔一画地写起字来。片刻之后,两个红得触目惊心的血字出现在白色的床单上一补告。

    第12个故事 双鱼座:泥鳅也是鱼

    那分明是双鱼座的星象图。那些少男少女们总是说,双鱼座的两条鱼是一对生死相依的情侣。

    小妖尤尤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