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之王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巴特索登是一个平静的村庄。几百年来,这里的生活周而复始,人们也知足常乐,些微的泪水很快会被忘去,欢笑则流淌在乡野间。

    不过今天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巴特索登最大的庄园,诺依曼子爵的庄园死气沉沉的,所有的仆人都放轻了脚步,像猫一样,不敢多发出一点声音,就怕惹恼了管家,甚至是庄园主人的怒火。

    是的,诺依曼子爵的庄园发生大事了。

    诺依曼子爵夫人快不行了。

    卡洛琳·诺依曼这个曾经闻名帝都的美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三天后,终于快要不行了。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到来,可能是下一分钟,又或者下一秒钟。

    吟唱安魂曲的光明法师已经在庄园里等待了,亡界即将召唤诺依曼子爵夫人。

    “哦,可怜的夫人。”花园里扫地的女仆为美丽的诺依曼子爵夫人伤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的丈夫还不知道在哪个行省打猎,又或者看比武呢,根本不知道他曾经为之癫狂的女人快要死了;又或者诺依曼子爵知道,他只是不想回来罢了。

    而美丽的夫人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

    庄园里,只有管家和他们这些仆人,哦,还有那些光明法师。往常,诺依曼子爵夫人的美貌,是那些号称清心寡欲的光明法师也惊叹不已的。他们可要好好吟唱安魂术,让子爵夫人的灵魂在亡界也不受侵害。

    唉。

    多愁善感的女仆想到诺依曼子爵夫人枯槁的面容,枯黄的头发,伤心不已。诺依曼子爵夫人走了,这庄园里一下子就要失色三分了吧。

    忧心的女仆还没有感叹完,就看到管家带着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少年往三楼主卧走去。

    小少年额前黑色的碎发微微遮住了眼睛,那双宛若绿宝石的双眸是沉静的、忧郁的,但这双绿眸不若平时的光彩,此时色泽有些黯淡。他的脖子上系着一个白色的小领结,袖口和衣服的下摆都有繁复的花边,裤脚则整齐地塞到长靴里。小少年挺直的背脊,沉稳的步伐,一看就不是村子里的野孩子,他是这个庄园的小主人,也是诺依曼子爵和夫人的独子。

    哦,诺依曼子爵夫人不会一个人,她还有小少爷呢,女仆觉得心里稍稍安慰了点。

    此时,诺依曼子爵夫人的儿子,也是这个庄园,甚至这片封地未来的主人——艾斯·诺依曼,他按照管家的指示,快步走向三楼的主卧,“小少爷,子爵夫人快不行了。她想见您最后一面。”

    艾斯走到主卧门口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管家帮他打开门,“小少爷。”

    艾斯面前是一个空旷的房子,房间的地上铺着长长的、柔软的地毯,只在墙壁边上有精美的铜镜,还有奢华的沙发,其余地方都没有摆上饰品,只有中间有一个华丽的帷幔,下面是一个低陷的、云朵般的大床,羽绒的被子太过蓬松,甚至都看不出里面躺了一个人。

    艾斯:“其他人呢,那些光明法师呢?”

    “法师大人们在隔壁。”管家看小少爷走进房间,默默关上门,“子爵夫人说,她有话想单独跟您说。”

    艾斯走到床边,躺在床上的女人鼻梁高挺,眼窝深邃,皮肤白得似乎透明,她原本应该亮丽的金发失去了一直以来的光泽。她的呼吸声极轻,哪怕这个房间里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艾斯都不太听得清她的呼吸。那些人说得没错,她随时可能往生。

    诺依曼子爵夫人的眼睫毛像蝴蝶一样扇动了起来,她像是感觉到艾斯的到来,她眼睛半开,气若游丝,“我的孩子,你来啦,坐到我身边来。”

    艾斯沉默地往前走了两步,

    坐到床上,轻握住子爵夫人的手。

    诺依曼子爵夫人:“不要怕,亡界是我们每个人的归宿……”

    艾斯摇摇头,他像是太过难受,一句话也说不出。

    诺依曼子爵夫人嘴唇依旧一张一合,但艾斯完全听不清她说什么,只得微微俯下身去,耳朵贴着她的嘴唇。

    诺依曼子爵夫人:“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艾斯没有说话,他只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示意子爵夫人他听到了。

    诺依曼子爵夫人:“不要去骑士团。”

    艾斯只以为诺依曼子爵夫人神志不清了,他解释道:“每一个贵族成年前都必须去骑士团历练。”

    “本·冯·诺依曼不是你的父亲。”诺依曼子爵夫人握住艾斯的手突然变得很紧,没有人能想得出,一个将死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艾斯的瞳孔微微张大,他震惊地听诺依曼子爵夫人在临死前揭开她隐藏了十年的秘密,“不要成为四级骑士,你四级时觉醒的斗气,一定会是天赋斗气。”

    天赋斗气不能修炼,是只能凭借血脉传承的斗气。

    艾斯与诺依曼子爵夫人都有一双极其好看的绿眸,形状迷人,瞳色深邃,平时只是专注地盯着一个人,大多数人就会神魂颠倒。可此时,一双眼眸是震惊的,另一双则渐渐变得浑浊。

    艾斯看着诺依曼子爵夫人,一字一顿问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诺依曼子爵夫人瞳孔的光渐渐涣散,“他的斗气很好看。”

    艾斯没有发现诺依曼子爵夫人的异样,他还沉浸在刚刚知道真相、不知所措的心情里,“他叫什么名字?”

    诺依曼子爵夫人缓慢地松开幼子的手,想去触碰他的脸庞,“我不记得了,人们很少叫他的名字。”

    升到半空中的手猝然掉落。

    艾斯呆呆地坐在床沿,主卧的大门被“嘭”的一声打开,平素冷静的管家的声音也有一丝颤抖,“法师大人说,亡界的门打开了,子爵夫人去了。”

    艾斯缓缓滑下床,坐在地上,看着这个原本风华绝代的女子像这世间所有人一样,归于亡界。

    光明法师低低地吟唱安魂术,尽他们的力量加固子爵夫人的灵魂,让她在亡界,在平庸的灵魂中,也光彩夺目。

    主卧外,所有的仆人也都低着头,对伟大的光明法师表示崇敬。没有人注意到,光明法师的吟唱结束后,一直跌坐在地上的小少爷,静静地离开了主卧。

    这是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

    艾斯走出庄园,走到大雨中,这个贵族少年现在很混乱,不仅因为母亲突然死亡,父亲另有其人,还因为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这个类似欧洲中世纪的社会,这个魔法的世界。

    艾斯·诺依曼,不,他原名不叫这个,不,这都不重要了。

    艾斯原本只是地球华国的一名普通大一学生,他在开学第一天参观校园的时候,在图书馆找到了一本《剑与魔法》的幻想小说。

    恢弘的世界背景,错综复杂的家族势力,贵族以天下为棋盘,以无数人的生命为筹码博弈;魔法师学究天人,古老的法术可眨眼间使战场变为尸山血海,也可瞬间移山倒海;骑士手持利剑和长枪,用鲜血和忠诚谱写战歌,用斗气主持世间的正义。

    艾斯完全被迷住了。他就站在图书馆翻看这本小说,直到华灯初上,图书馆将要闭馆,他才恋恋不舍地直接翻到《剑与魔法》的最后一页,想要先看个大结局。

    然后……

    然后他眼前一黑。

    等他再醒来,就是在古老的庄园中,身边秀美的女仆给他穿上柔软的内衣,他原本修长的身体也变成了一个软萌的包子。

    所有人都称呼他为少爷,他是艾斯·诺依曼。

    他的父亲是这片封地的主人,诺依曼子爵;他的母亲原本是一个男爵的幼女,因为美貌嫁给了诺依曼子爵,也就是诺依曼子爵夫人。

    还没有等艾斯从穿越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又有一个新的噩耗传来,他的母亲——去参加宴会三天的诺依曼子爵夫人,在宴会上感染了风寒,病情日益严重,等她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病得不能自己下马车了。

    艾斯对这个丢下幼子不顾,频繁参加宴会的子爵夫人完全没有好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希望她死去。更何况,诺依曼子爵夫人在去世前,还给他留了这么大一个雷。

    每个贵族少年12岁时,都会被要求参加骑士团。

    这是为了避免帝国的贵族变成一群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大多数贵族在骑士团历练后会返回封地,继承爵位或者谋求一个小官职;特别优秀者,会得到大贵族甚至陛下的赏识,有机会进入皇家骑士团,直接负责陛下的安全;特别愚蠢、残忍或者贪婪的,则有可能被剥夺继承爵位的资格,陛下会把他的爵位赐给被剥夺者的弟弟或者堂弟。

    可是现在……

    他的母亲,那位风流的夫人告诉他,他其实不是他那个便宜老爹的种,他的父亲另有其人。

    诺依曼子爵知道自己夫人给他戴了绿帽子,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儿子其实是帮别人养的。他会不会看在子爵夫人美艳动人,小儿子养了快十年的份上,直接让他继承爵位和遗产,还有这片封地?

    艾斯长叹一口气,这根本不可能。他以前还可惜诺依曼家的小少爷无故夭折,现在只恨自己不能这么去死一死。

    诺依曼子爵夫人真的给他留了一个烂摊子。

    雨势渐大,艾斯完全没有回庄园避雨的意思。他既不喜欢庄园的氛围,也不想庄园的仆人用怜悯的目光看他。

    这样的情形,他上辈子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小少爷。小少爷。”

    可惜总有人不让他清静。

    家族的仆人从庄园里飞奔而来,“子爵大人来信了,他知道子爵夫人不好了,正连夜赶回来,想要见子爵夫人最后一面。最晚明天下午到。”

    艾斯:“他不知道母亲死了?”

    仆人:“子爵大人身边没有魔法师,不可能那么快收到消息。小少爷,雨太大了,您进庄园避避雨吧。”

    艾斯木木地想——

    他那个便宜老爹终于要回来了。他大概离死也不远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