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之王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298章 终章 骷髅之王(下)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有黑色的乌鸦从小位面的空间裂缝飞出, 落在山谷干枯的枝桠上。它有黑色的骨头,黑色的、精钢般的羽毛,没有血肉,它是来自亡界的信使。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

    石兽更加的焦躁不安。

    几乎所有的占星傀儡也都产生了惴惴不安的情绪。

    长久以来, 小位面都是片未开荒的□□, 荒凉, 却暗含生机。

    此刻, 从黑洞里吹出来的风却是阴冷的, 让人胆寒, 带着死亡的气息。还有奔腾的、嘈杂的马蹄声, 钢铁铸造的武器相交的声音远远传来, 疑似有千军万马整装待发。

    越来越多的黑鸦从黑洞中飞出, 它们遮天蔽日得徘徊在山谷的上空,或者停在枯树、岩石,还有不敢动弹的石兽身上。

    在亡界的信使之后是越来越多的骷髅士兵、骷髅骑士, 还有明显与众不同的,像是人类的亡灵生物, 后者或身着华服,或衣衫褴褛, 但茨瓦尔可以从他们的气息里可以判断出他们的身份--传说中亡界永生不死的巫妖。

    艾斯默默的看着这些暗黑属性的魔法生物到来, 同时他也默默感受新境界与以往的差别, 空间的壁垒于他再不像曾经那样坚不可摧--小位面、亡界、现世,只要他想, 他可以抵达其中的任何地方, 也可以召唤任何地方的亡灵生物到他身边。

    每个亡灵生物的实力是否强盛, 灵魂之火燃烧得是否旺盛,他都一望而知。

    艾斯没有管因亡灵大军到来不知所措的小位面战士、祭祀, 大象是不会在意蝼蚁的思想的。他也没有管茨瓦尔,他也已经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了。

    艾斯的目光透过安吉莉卡与她的暗黑烈焰虎,透过漂浮在半空中小孩模样的小丹尼尔,透过英格索尔与一众巫妖,最后落在纪律森严的永夜骑士团与阿诺德将军身上。

    他与阿诺德将军四目相对,仿佛是他们在亡界的荒野初次相遇。

    阿诺德将军面对他单膝下跪,声音沉稳,“参见陛下。”

    虽然艾斯早已是亡界公认的王,不管是实力,还是手下的势力,都在亡界首屈一指,特别是亡界与魔法岛的百团大战之后,更是把艾斯与永夜城的声望推到极致,但大多亡灵生物都称艾斯为殿下,越高级的亡灵生物越是如此。

    他们承认艾斯是上任骷髅王乔的继承人,是未来亡界的主人。

    但王储依旧不是王。

    艾斯的实力超越普通巫妖许多,不过仅仅是亡灵魔导士是没有办法让所有亡灵生物都臣服的。

    上个统一亡界的骷髅王乔是超越圣阶的存在,甚至在其中也是罕见的强者,他本身的实力也把把骷髅王的位置推到了一个寻常圣阶不可触及的高度。因此,即使艾斯得到他的传承,展现出极其出色的亡灵魔法天赋,他们也只称呼艾斯为殿下。

    直到现在。

    先是巫妖,他们最先发觉不同。英格索尔是最古老的巫妖之一,他曾见过上任骷髅王乔,他怔在原地,“这个气息……”

    英格丽德亦是最古老的巫妖之一,她觉醒于死灵海边缘。此刻,艾斯带给她的感觉并不逊色死灵海带给她的感觉,同样的浩瀚,同样的莫测,她瞠目结舌,有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从她的脑海里蹦了出来,“这是……”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群鸦叫声的背景下,他们听到了阿诺德将军的“参见陛下”。

    已经不需其他人再说,他们的身形就不受控制的朝山谷中央跪拜下去,“参见陛下!”

    再之后是漫山遍野的亡灵生物,他们或翻身下了战马,或跪伏在地,嗓音或嘶哑,或尖锐,高声呼道:“参见陛下!”“参见陛下!”“参见陛下!”

    这声音久久地回荡在山谷中,又远远地朝四面八方传开,直到传遍整个小位面。

    ……

    茨瓦尔神色间未有任何惊惶,即使他们都清楚,他大势已去。

    无数骷髅出现在山谷——艾斯打开了两个位面相连的通道,同时他们也会出现在小位面山谷以外的其它地方。

    艾斯的嗓音与原来截然不同,变得嘶哑低沉,蕴含着种古怪的节奏,“茨瓦尔大人,如果杀戮能够带来和平,相信我,我会毫不犹豫这么做。”

    “很显然,您还能够命令他们,命令位面战场的占星傀儡与现世的占星傀儡。我们还有机会阻止更大的损失。我想,现在我也有与您再次谈判的权利。”

    茨瓦尔依旧神色平淡,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我与你说过,现在谈判已经晚了,艾斯·诺依曼。”

    “刚刚。”艾斯道:“就在我突破后不久,我才明白为什么你们执意与魔法岛死磕。不是因为这是个即将消亡的位面,是因为这个位面才诞生,才在成长中,是吗?”

    每个位面都是有寿命的,它们于虚无中诞生,经过极其漫长的岁月后,又会于虚无中消亡。

    至于新生的位面,它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最初,占星师们以为这里星辰黯淡,日月混沌,是个即将消亡的位面——他们把这里当作现世废弃的后花园,把无数制作失败的占星傀儡流放于此。

    他们并不清楚,他们废弃的这块土地才是真正的宝藏,蕴含无数的财富。

    直到很久以后,暂居在这里的茨瓦尔才意外得知真相,这里是个还未被智慧生物开发的位面,是个充满着勃勃生机、极速扩张的位面。如果魔法岛知道这个真相,他们会放弃这处宝藏吗?那些对他如此友善、关爱他的村民还能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吗?

    在与魔法岛岛主的对决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

    他要守护这里。

    茨瓦尔沉默不语,倒是两个大祭司听到艾斯的话眼中闪过惊惶。雅各布呆立当场,心神俱震,他出身魔法岛,自然最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天盾剑圣想到他这些年搜集的有关小位面的蛛丝马迹,也变得若有所思起来。唯有诺恩闲适的站在边上,百无聊赖的。

    既然艾斯也突破了,诺恩并不觉得小位面的人或者占星傀儡还能掀起风浪,他身上的凶戾之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他整条龙都轻松得不行。

    “我无意追究两个位面历史上的是非对错。”艾斯道:“茨瓦尔大人,我还是那句话,任何战争死伤最多的都是平民。我还愿意给您这个机会,让您提出要求,也不过是为了那些无辜的人罢了。”

    许久没有人说话,环绕在他们耳边的只有骷髅咔嚓咔嚓的声音。

    茨瓦尔半闭的眼睛重新睁开,他浅色的眼眸静静凝望艾斯,问道:“是尊严重要还是生命重要?”

    艾斯摇摇头,没有回答。

    茨瓦尔自言自语:“如果这个时候接受了你们的施舍,我们这么多年的抗争有何意义?这个位面,还有这个位面上面生活的所有‘人’,依旧是待宰的羔羊,你们什么时候想要宰杀,什么时候就是他们的末日。”

    艾斯道:“即使我愿意做出承诺?”

    茨瓦尔静静望着他身边的祭祀、战士,在大多数时候他们也只是村庄里普通的村民,“他们也只是想要完全掌握自己的生死,有尊严的活下去。”

    艾斯不赞同道:“没有人可以享有绝对自由。”

    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遵守这个世界的法规。

    即使剑圣也要遵从斗气运转的线路,魔导士也无法违背大自然元素的运转。

    再帝国位高权重的大贵族也不能视法律为无物,必须向王室献上忠心;再昌盛的帝国,也会因为君主残暴被平民推翻。

    没有人可以为所欲为。

    超越圣阶的存在或许可以逃脱位面的桎梏,但拥有这样实力的人又能有几个?小位面不可能人人拥有这样的实力,就算他们每个人都成为了超越圣阶的存在,那也只是意味着另一场厮杀的开启。

    “如果这就是你的答案。”艾斯再次举起他手上的白骨法杖,这个传承于上任骷髅之王的法杖,在艾斯的手上发出幽幽的、圣洁的白光。艾斯已经悟透生死奥义,在生的尽头是死亡,在死亡的尽头也是新生。

    从这数个位面诞生以来,还从来没有超越圣阶的存在死于谋杀,但此刻,拥有这样的能力的艾斯,他的心脏毫无波澜——他没有因他拥有的强大力量感到骄傲,也没有为他能反杀曾把他追得上天入地无门的茨瓦尔感到快意。他只是有些遗憾,如果茨瓦尔愿意和解,他们还能帮助更多无辜的人。

    “等一下。”突然,有道出乎意料的声音喝住了艾斯的动作。

    从刚才得知小位面的真相,雅各布就一直心神不宁,身形摇摇欲坠。

    此刻,他苍白着脸从天盾剑圣身后走出,眼神极其复杂的盯着茨瓦尔,似乎其他人都不存在。雅各布勉强控制住身形,转过头,语气恭敬的向艾斯询问,“艾斯大人,可以给我几句话的时间说服茨瓦尔大人吗?”

    艾斯白骨法杖的尖头在空中画了个圈,他语气淡淡的,轻声道:“当然。”

    这还是雅各布初次与茨瓦尔面对面,这个魔法岛名义上最大的敌人,也是他老师的第一个学生,他的师兄。雅各布深深的望着他——很久以前他们就知道对方的存在,理所当然的,他们对彼此殊无好感——他此刻的眼神不像是要说服茨瓦尔,让他活下去,更像是清楚茨瓦尔死期不远,想要记住他。

    雅各布的第一句话仍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他道:“茨瓦尔大人,您记得为何您会使用这个名字吗?”

    茨瓦尔以为他明白了雅各布的打算,大约雅各布想对他打柔情牌?

    他不为所动,平静的回忆道:“我本是海船遇难后漂浮到魔法岛的孤儿。在来到魔法岛之前,船上的人也只是根据年纪,称呼我为阿七。我现在的名字是魔法岛岛主把我放逐到小位面之前,他赠与我的。”

    到他们这个地步,赐名之恩,也算不得什么了。

    茨瓦尔是这么觉得的,在此话说出之前,他也毫无羞愧之意。

    此刻,艾斯心里却生出恍然大悟之感,他终于明白为何他初次听到小位面之主的名字时就感到若有若无的熟悉。他也终于想起,他第一次听到茨瓦尔这个名字是在哪里了。对雅各布之后的问话,艾斯也毫不意外了。

    雅各布声音里隐含悲愤,他道:“那茨瓦尔,您知道之前这个名字属于谁吗?”

    茨瓦尔不明所以,“不知。”

    雅各布一字一顿道:“这个名字曾属于我们共同的老师,魔法岛岛主!”

    艾斯心道:果然。

    除了艾斯、雅各布与茨瓦尔,山谷里的其他人对这场对话都不明所以。唯有两位大祭司眼中露出了两分惊疑不定。

    诺恩走到艾斯身边,他心里藏不住话,也只有他还敢在这个时候问这个,“给自己喜欢的孩子、学生取跟自己相同的名字不是你们人类常做的事吗?”

    “对普通人来说自然无关紧要,但占星师不同。”艾斯解释道:“名字是我们力量的一部分,把自己的名字与他人共享,就是把自己的力量与他人共享。因为魔法岛岛主是通过外物突破超越圣阶的存在的,他的境界也只是稍超出圣阶的范围,这个名字是不可能同时支撑两个超越圣阶的存在的。如果被赐名者完全获得了前者的力量,那就意味着前者已经死亡。”

    艾斯无意触痛任何人,但事实的真相本身就像是把利剑,把茨瓦尔戳得双目赤红,心脏千疮百孔。

    茨瓦尔向左边迈出一步。

    下一秒钟,他就从原地消失了。

    雅各布大惊,生怕因为自己多此一举,坏了艾斯的大事。

    艾斯倒是面不改色的,他把诺欧从地上抱起,再手一拽,就带着诺恩、雅各布一同从原地消失,追着茨瓦尔去了。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再远的距离也只是转瞬即至。

    他们飞跃大半个小位面,飞过无数占星傀儡与骑士团的战场,直到小位面与魔法岛的空间节点。

    空间节点的边上矗立着九座魔法塔,每座魔法塔里都有出身魔法岛的魔导士守卫。茨瓦尔、艾斯他们突然出现,自然让九位魔导士大吃一惊。

    他们来不及多想,就下意识的要结阵,结果还没有等他们动作,他们耳边就响起道冷哼。随即,他们周边的魔法元素都不受他们控制,开始无序的乱窜。

    雅各布脸上血色全无,赶紧飞向最靠近他们的魔法塔,向其中的魔导士解释。

    刚才的那道冷哼是艾斯发出的,魔法塔这道最后的防线迷惑敌人的作用远大于它的实际杀伤力,对他构不成威胁。然而,艾斯现在并不想把精力放在他们身上,就先震慑了他们。

    茨瓦尔的双手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他尝试撕开现世与小位面的空间,结果出乎他的意料,这个过程就像鱼游大海,鸟翔天空,超乎他想象的轻松。

    有一条散发着绚丽光芒的巨大通道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通道足够千军万马通行,他们甚至能够看见通道的尽头,一个蓝天白云的世界,还有大海中央的岛屿——魔法岛。

    茨瓦尔僵立在原地。

    艾斯长叹口气。

    共享得到的力量,被赐予者会与前者有同样的力量属性。这个空间阵法是魔法岛岛主亲手布下的,拥有与他同样力量属性的小位面之主自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打开。也是因此,魔法岛岛主会让银辉剑圣带着星图来小位面修复阵法——银辉剑圣,还有后来跟着他们一起来的雅各布应该都知道这个秘密,他们身上应该也都带有魔法岛岛主的一部分力量。即使星图被小位面之主修改,这部分力量也可以让他们不受影响。

    艾斯问道:“难道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尝试过打开它吗?”

    但凡茨瓦尔尝试过,小位面早就攻破魔法岛,这场战争也不会延绵至此。

    茨瓦尔之前的淡漠早已不翼而飞,他有些恍惚,他似在回答艾斯的问题,也似在自言自语,“没有。我以为等待我的是他布下的天罗地网……是他布下的陷阱……”他已经有些前言不搭后语,“除非有完全的把握,否则我不会来这里。”

    他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话语里的“他”自然指的是魔法岛岛主。

    “您仍然想不明白吗?”艾斯声音平静得近乎冷漠,细听还有三分嘲弄,他道:“他把您送来小位面的时候,您还是个没多少实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他留下这道暗门,只是为了让您遇到危险的时候还能有条后路,能有个向他求助的机会。谁能想到,您能在村子里混得如鱼得水,乐不思蜀呢。”

    茨瓦尔的心情五味杂糅,说不清,道不明。

    他不是真的不理解,他只是想要反驳,反驳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不让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变成个笑话。

    他道:“可是这样,就等于把宝库的钥匙教给个一无所知的孩童,是不是太不理智了?魔法岛……岛主……他不像是这样不顾大局的人?”

    “把一个遭遇海难的孤儿收为学生,还想把这个世界最大的势力交到那个孤儿手上,为此不惜隐瞒魔法岛诸人把他藏在这里,间接造成今日的种种。”艾斯不耐道:“魔法岛岛主的所作所为早就不是个理智的、超脱俗世的人了。你觉得他冷漠无情,没有七情六欲,只是他对你太好,你对比他对其他人,才为其他人产生同情,觉得他们遭受不公罢了。”

    看着茨瓦尔跌坐在地,茫然无知得犹如孩童,艾斯也很无奈。

    魔法岛岛主这样被神化的人,数百年如一日的居于高塔之上,他身份再尊荣,心境再超脱,心底深处也是寂寞的。晚年,他遇上这样个可爱的孩子,也会忍不住溺爱,造成的危害也远远超过俗世平凡的父母。

    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也终于被艾斯串联起来。

    后来魔法岛岛主大约也是懊悔的,他不能把自己对学生的宠爱凌驾于两个位面之上,他也真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杀死茨瓦尔。

    他想要弥补自己犯下的错,却也把双方的关系推向了不可挽回的深渊。

    茨瓦尔颓废的望着空间通道的另一头,那个蓝天白云的世界近在眼前,他却再也不想走过去了。这些年所有的苦心孤诣,汲汲营营,费尽心机,都犹如镜花水月,变得虚幻而不真实。

    他甚至有种感觉,不仅现在,就是他能再活数百上千年,往后漫长的岁月他都不会想再走过去了。

    艾斯的耐心也到了上限。

    他问道:“你现在是什么打算?是议和,还是死后成为我手下的亡灵生物?”

    艾斯当然不介意自己的藏品里多出个超越圣阶的存在。

    “议和?是投降吧”茨瓦尔无力的笑了一下,道:“。可惜我连投降的机会都不会有了,那些跑去现世的占星傀儡都是灵魂即将崩溃的,就是你我也没有办法约束他们,他们最后的意志就是报仇,就是杀戮。我不能放任他们祸害小位面,也无法亲手杀死他们,才不得不送他们去现世的。”

    艾斯心里生厌,再也没有与他多废口舌的意思,他往前走上两步,抓住茨瓦尔的手,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茨瓦尔身上的符文就自己移动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小型的禁锢阵法。

    他心念一动,阿诺德将军就出现在他们身边。

    艾斯指了下茨瓦尔,吩咐道:“看住他。等我回来处理。”

    下一刻,他带着诺欧、诺恩穿过空间通道,回到了魔法岛。

    刚一回到魔法岛,诺欧就感受到周遭大量的光明属性的魔法元素,身体自然而然的开始疯狂吸收。他人也清醒了过来。

    他感受到环住他的人身上浓郁的暗黑属性的魔法元素,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因为两种力量相克,他立即脱离了这个怀抱。

    艾斯也没有阻拦。

    诺欧吸收光明属性的魔法元素速度太快,在他的周遭形成了大大小小小的漩涡,他却没有管,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更确切地说,是穿着黑色斗篷的骷髅。

    他的直觉,他心里下意识想要靠近这个骷髅的想法都告诉他,眼前这个骷髅的身份——艾斯。

    他的记忆也逐渐回笼,他想起了那道毁天灭地的光束到来之前,艾斯把他压在身下,挡在他的身前。他想要阻止艾斯的动作,但艾斯的力量大得惊人,他完全反抗不了。他还记得艾斯的血肉在他面前逐渐消融,最后时刻艾斯的斗气还是筑成了个保护罩,想要护住他。

    即使是这样,两股力量相撞的余波也把他震昏了过去。

    然后,艾斯就变成了这样?

    他们是还活着吗?

    诺欧木木的伸出自己的手,仔细瞅着,他没有也变成骷髅。

    看来他们不是到了亡界。

    艾斯觉得平常聪明相的诺欧这会儿木木的样子也异常可爱,他的手骨轻触诺欧的脸颊,温柔道:“都过去了。”

    “你突破了。”诺欧用的是肯定句。他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毫无阴霾,小位面之行让他脱去了许多枷锁、束缚,他握住了他脸颊边上骷髅的手骨,道:“骷髅之王突破后都是骷髅形态吗?”

    他知道上任骷髅之王乔也是副骨头架子。

    “也不坏。”

    他真心这样觉得。他的艾斯就算变成了骷髅也是最好看的骷髅。

    至于小位面之主茨瓦尔,诺欧已经把他抛在脑后了,不说他对艾斯有种盲目的自信,同境界的对手艾斯从来没有输过;就是现在的情况,他们也明显把茨瓦尔解决了,

    就是……

    诺欧的目光不由飘到骷髅的两腿之间,他有点想去摸摸,那个是不是还在。

    艾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诺欧:骷髅应该只剩下骨头了吧?

    虽然生活和谐很重要啦,但是是艾斯的话……

    “柏拉图什么的,我觉得也挺好的。”诺欧立即道。

    艾斯全身的骨头都变成了紫色,被气的!就算他变成了骷髅也不能被质疑这个方面不行好吗!可还没有等他反驳,就被阵疯狂的大笑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直站在他们身边的诺恩把这段对话从头到尾、一字未漏地听完了,他抱着肚子控制不住的笑翻在地上,还打了几个滚,恢复了原型。

    恢复龙型的诺恩笑声更响了,简直响彻魔法岛。

    饶是诺欧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会多少也有些尴尬,何况很快赛克斯、爱丽丝,还有附近守卫的魔法岛诸人都闻声而至。

    赛克斯也很快从骷髅的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还有远超于普通圣阶的境界,他松了口气,“平安回来就好。”

    艾斯问道:“银辉剑圣呢?”

    赛克斯道:“父亲昨日回来了。”他们之间再说谢,实在生疏了。

    艾斯把在小位面发生的事大致与赛克斯说了,主要是茨瓦尔放来现世的占星傀儡。赛克斯也是彼时才清楚所有内情,但他也不好再道已故人是非,只是告诉艾斯,“岛主昨日去了。”

    艾斯默默。

    赛克斯问道:“那现在?”

    艾斯翻身上了黄金巨龙的背上。诺恩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还在打嗝,他也懒得骂了。

    他对赛克斯道:“为了避免伤及无辜,最好还是我们亲自走一遍,我负责普林峡谷以西,你负责东面,可以吗?”

    赛克斯的手出现在爱丽丝的后背——身形优美、高贵优雅的银龙凭空出现。赛克斯骑上银龙,他银发飞扬,美如皎月,自信非凡,道:“当然。”

    魔法岛诸人目送着金、银双龙升上天空,化作两道流光飞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直到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

    诺欧的耳边还回荡着艾斯咬牙切齿的声音,“好好闭关。等我回来收拾你。”

    虽然诺欧的实力高出赛克斯许多,但诺欧刚回现世,正是巩固境界的关键时刻,艾斯实在不想让他分心处理茨瓦尔的烂摊子,好在赛克斯有契约银龙爱丽丝,也不会相差太多。

    ……

    三色堇帝国历1018年。

    天地星辰黯淡,数百空间裂缝出现在三色堇帝国、芬格帝国各处,上千占星傀儡四处烧杀劫掠。数日后,龙骑士艾斯·诺依曼、龙骑士赛克斯·海因里希自魔法岛而出,花费月余终于屠尽所有隐匿的占星傀儡。

    尼斯港的港口。

    诺恩的躯体比他离开尼斯港的时候还要大上一倍有余,在绞杀发疯的占星傀儡的过程中艾斯用星力把他的身上暗伤都治好了。诺恩低下头,好让艾斯可以毫不废力地抚摸他面颊上的龙鳞。

    艾斯的灵魂之火平静的燃烧着,有种很深的留恋环绕在他们周边。艾斯道:“不打算留下来吗?星力可以帮助龙蛋孵化,龙族的危机已解,你不回去也可以。”

    诺恩的声音充满不舍,却隐含坚决,“我的心野了,没法再与你契约了。”

    艾斯嘟囔着,“我又没有说一定要契约。”

    “你懂的。总是一个意思。”诺恩说完,巨大的翅膀张开,卷起巨浪,遮云蔽日,他不敢再留下去。他怕艾斯再挽留两句,他就心志不坚的留下来。

    理智告诉他,他属于更广阔的天空。

    他终于理解了艾斯当年的苦心。

    这一次,他也没有再回头。

    艾斯有些难过,又有些骄傲。他从来没有把诺恩当成可供契约的魔兽,他不可能有孩子,他就像是养孩子那样把诺恩养大。在他弱小的时候照顾他,喂养他,给他遮风挡雨,这是出于爱;在他有了自己的生活后,彻底放手,不把他禁锢在身边,这同样是出于爱。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艾斯熟练地靠在诺欧的肩头,闷闷道:“他走了。”

    很多年前的场景似乎与此刻重叠,“艾斯,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比父母、朋友、孩子陪伴他们更久的,是他们的爱人。

    生同衾,死同穴。

    “嗯。我知道。”艾斯理所当然道:“我也会一直陪伴你的。”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谢谢大家,非常非常感谢你们追文到这里。(捧大脸)大家喜欢这篇文的话可以收藏下作者专栏,希望以后可以写出更多更好的文,谢谢~

    新文开言情,第一次尝试写言情,小天使们感兴趣的话可以收藏一下,谢谢~

    《美少女练习生》~

    高复意外失利,家里乱成一团,余以萧不得不出门打工。她没敢跟家里说,她其实想再高复一年。她在街上看到《美少女练习生》的报名海报,只要通过面试,在节目组待满1个月,她能得到1万块钱。通过第一轮淘汰,她能再得2万块钱。

    至于出道……

    余以萧:这节目得多业余啊,能轮到她出道。

    运气好的话,8月底离开节目组,带着3万块钱,她能找所不错的高复学校了。

    ——

    顾泽是娱乐圈的传奇,他练习生时的初舞台就大爆出圈,圈粉无数,他却没有出道,直接回家继承了家业。他打造了国民级的选秀节目,推出了当代第一女团,把岌岌可危的短视频平台做成了头部平台。

    网友们简直是在见证传奇的诞生,没人相信有任何事能动摇他。

    殊不知,在间小练习室里,顾泽半蹲在地上,语气温柔,“以萧,我们在一起吧。”

    余以萧:“BOSS,你还记得我们团的高压线吗?”

    顾泽:“成团期间不许谈恋爱……”

    余以萧:“你定下的规则,自己也要记得遵守呢。”

    余以萧也曾沉醉在那个男人的舞台下,直到她听到那条语音。

    “一切以节目热度为最高准则,送节目出圈。如果舞台不够,拿选手的黑热搜来凑,余以萧的也不例外。”

    斩钉截铁。毫不留情。

    一如她今后的心。

    tips:1.人物无原型

    2.自以为铁石心肠的神秘练习生X真的铁石心肠的素人少女

    3.节目前期男主曾拿女主祭天,那时他还不喜欢女主。之后他只想拿自己祭天tcl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