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是星芒万里[娱乐圈]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51章 51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迟懿走出休息室, 拉了拉梁景放的手, 说:“我们走吧。”

    接着,她看了看他英俊的面容,忍不住感叹:“梁景放,你粉丝真多。”

    “嗯, 我也觉得。”他最近开始自恋起来,又问:“怎么突然说这个?”

    迟懿摇头:“没什么。”

    梁景放觉得有哪里不对, 捏捏她的手,好奇道:“你们刚刚说什么了?”

    迟懿“嘿嘿”笑两声:“你别管了。”

    去年刚跟梁景放重逢的时候, 见到他们俩走在一起, 猜测过多种他们的关系,以为他们是恋人、或者什么更不可描述的关系。

    这让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把她当做情敌来看待, 甚至自己也陷入了坏情绪当中。

    然而猜测了这么多, 她是万万没有想到, 秦如会是梁景放的粉丝,居然还是亲妈粉!

    她想起第一次见面时, 其实秦如的态度就非常和蔼亲切, 之后在拍戏的时候, 她也曾鼓励过她要对自己有信心一点。

    难怪她总觉得秦如看她的眼神有一种莫名的慈爱,也难怪她每次见到秦如都会紧张……

    莫名有一种见家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不过, 看秦如的态度,这个亲妈粉,应该对她这个“儿媳妇”还比较满意吧。

    再想起外人眼中优雅大气的前辈,居然会在微博里发出“妈妈爱你”这样的感叹, 真是好反差萌啊。

    过了会儿,迟懿提议道:“有空,我们请秦如姐吃个饭吧。”

    “为什么?”

    “因为……如果不是她,我们也许还没有机会复合啊。”

    如果不是他去找秦如,给她推荐迟懿,那么也许她就不会得到这个出演女主的机会,他们也就没有慢慢冰释前嫌的可能。

    不管怎么说,秦如绝对是他们复合这条路的最佳助攻之一。

    “好,”梁景放点头,“那我一会儿问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

    说着,两人出门,一起上了保姆车。车是专门接送梁景放的,于是上去之后,迟懿说:“师傅,一会儿送完梁景放后,麻烦您再开到青云丽景。”

    梁景放挑眉看着她。

    “怎、怎么了?”迟懿愣住。

    他笑笑,对师傅说:“不用,师傅,一会儿直接在我家停就行了。”

    迟懿:???

    他看她不解地眼神,一本正经地解释:“这么晚了,别麻烦师傅了,让师傅早点休息。”

    迟懿:我信了你个鬼!

    师傅“呵呵”笑两声,真诚且单纯地说:“你们大明星还真为我们考虑。”

    迟懿“嘁”了一声:“师傅您别被他正直的外表欺骗了。”

    所谓口嫌体正直,迟懿虽这样说着,最后还是跟梁景放一起下了车。

    这个人得意死了。

    迟懿进行于事无补的解释:“我就是,太累了想早点睡觉而已……”

    出了电梯,迟懿小步跟在他后面,“真的,只是想睡觉而已,你千万别多想……”

    说话间梁景放已经拿钥匙打开了门,待迟懿进门后,他顺手就把门带上,把她圈在自己怀里。

    “想睡觉?”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笑意,“行,我们俩一起睡。”

    她嗔道:“你这人……”

    他轻笑一声。哪里忍得了,看她刚刚穿得那么漂亮,不知让多少男粉丝在屏幕后面嗷嗷大叫,偏偏他这个正牌男友,还装作一脸清心寡欲,连一句话都没说过。现在他可得讨一点回来。

    于是按头就亲。

    之前他的“荧屏初吻”播出的时候,大家还笑他,如果说他平时的演技是影帝级别的话,那么他的吻戏就是可以直接退出娱乐圈的水平。

    他当时还不服气呢,他又没太多经验,自然拍不好吻戏了。不过熟能生巧,他的吻技最近在不断摸索之下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迟懿被他亲得晕晕乎乎的,拿手抵了抵他的胸膛。

    他于是放开她,目光注视着,想起她刚刚的话,存心要问:“来,说说,我怎么就不正直了?”

    说这话时,他的手已经移到了她的腰上,把她搂得更近,然后轻轻一捏。

    明知故问!

    迟懿道:“这晚会五六个小时,你都不累的吗?”

    然而说话间,他已经摘掉了领结,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衫扣子,闲闲抬眼看她:“你不想吗?”

    ……他是怎么做到说这种话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啊!

    迟懿:……

    “嗯?”

    脸上的温度瞬间身高,她的声音小到几乎要听不见:“你别问了。”

    话音刚落,整个人被打横抱起,进了卧室。

    又到了年末,各明星的行程都开始忙碌起来,这其中他们最重视的,当然是跨年晚会了。

    相较于去年只有香蕉卫视一个电视台邀约的略显寒酸的场面,今年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

    迟懿因一个综艺和一部电视剧吸引了大量的粉丝,这一年的人气和讨论度都是排在前列的。因此十一月底的时候,现目前跨年晚会收视率最高的三个平台,都向她发出了邀约。

    至于去哪个……

    迟懿自然是问梁景放要去哪里,毕竟,跨年这么有意义的一天,她当然希望和他一起度过。

    最后两人还是选择了香蕉卫视。

    今年与以往不同,因为《在云间》大火,剧里的主题曲和插曲也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所以策划组那边给出的提议是,希望他们俩合唱剧里的插曲。

    迟懿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

    同样,策划那边还给了梁景放另外一个单人节目的时间。甚至还询问迟懿要不要一个单人的节目,迟懿想着最近拍戏忙,便拒绝了。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给迟懿设计了一个不需要准备的环节――即在她的表演之后,会有一个简短的采访以及和观众的互动。

    要知道,这样的年终盛会,各明星都是挤破了头,兴许才能换来一个三四分钟节目的机会,这直接就让迟懿一人占了十分钟的时间。

    去年的节目取消和今年的重视瞬间形成鲜明对比,让迟懿深深感受到了他们的对于她的重视,或者换句话,应该是对流量和收视率的看重。

    这个圈子向来如此,人气就是底气。

    因是和梁景放合作歌曲,所以这对迟懿来说没有什么难度,她除了好好提升自己的唱歌水平之外,其余时间还是专心拍戏。

    就这样,一年一度的跨年晚会如期拉开帷幕。

    今年和去年不同,香蕉卫视提前公布了节目单,得知梁景放和迟懿将要同台演唱之后,cp粉们纷纷表示:啊啊啊香蕉卫视你就是我爹!我们一定搬小板凳在电视机前坐等!

    尽管是第二次受邀,但迟懿还是第一次登上这个舞台,况且还是她不那么擅长的唱歌,不免有些紧张。

    好在是跟梁景放一起,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迟懿的紧张情绪。

    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又穿上了美美的裙子,在休息室里,迟懿忍不住拉着梁景放一起自拍,拍完后还颇为自恋地欣赏。

    “嗯,太配了。”梁景放毫不脸红地说。然后让她把照片发给他,做成了屏保。

    两人在休息室边玩边等待。因有爱人相陪,候场时间也不算无聊。只是迟懿等着等着,觉得不太对劲了。

    此时晚会已经过去两个小时。迟懿对照着节目组给的时间表来看,果不其然,这种晚会的不可控因素太多,是没有办法做到春晚那样精准的。

    此时跟节目组制定好的时间安排已经差了十分钟。

    迟懿想到自己去年就是这个原因导致节目被取消,不免有些担心,今年,不会又有几个倒霉蛋的节目被无情取消吧?

    不过她也不好去问节目组,只有让齐晓涵出去打听一下。

    齐晓涵回来后,说节目组有了去年的教训,今年会把零点前没来得及上场的节目挪到零点后。

    迟懿这才放下心。

    然而节目越往后,渐渐超时了快二十分钟。迟懿有种不好的预感,尽管说是会延到零点后,可是如果零点后依旧超过备案的话,那么按照广电的规定,节目也只能被取消。

    节目组这边也让主持人在之后的串场中尽力压缩时间,可是他们已经延了两个节目,剩下的都是圈内有权有势之人,他们也不敢得罪。

    迟懿知道有节目被取消已是大概率事件。她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无奈。

    她叹口气,起身去洗手间。途中路过了另一间休息室,门没关严,里面的说话声在安静的走廊里能勉强听得清楚。

    迟懿刚路过,就听到“说是改到零点后,可是大概率会取消吧”这样一句话。

    有些丧气的女声。

    她不由停下了脚步。便听到里面的人继续说:“准备了一个月,说推迟就推迟,说取消就取消,我们这些小透明还真是任人宰割。”

    有好几个女声,声音都是颓丧、委屈、甚至还带有一点哭腔。

    迟懿回想了一下节目单,立马意识到这是在她节目之后的一个五人女团节目。只不过这个女团出道即巅峰,今年出道的时候人气可观,之后却又光速糊了回去。

    迟懿不仅想到了去年的今天,心里产生一种感同身受之感。

    那种无法反抗的无奈、那种不被人重视的失落、那种所有努力付诸东流的心痛,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

    里面的人还在说着,迟懿又是心疼,却又无计可施,只能提步离开。

    然而她从洗手间出来,当凉水冲在手上的时候,她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方法。

    她一下子兴奋起来,觉得这个想法完全可行,于是小跑着回了休息室,去找梁景放商量。

    梁景放听闻,只是感叹:“我们家迟懿太善良了。”

    迟懿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那你觉得怎么样嘛?”

    “你愿意这样做,就去做吧。”他说。

    迟懿于是激动地出了休息室的门,找到了晚会的执行导演。

    导演一听,声音都高了几个度:“什么?你要把你的采访取消?!”

    迟懿点点头:“那个,导演……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

    “你确定要取消?这个机会很难得的。”

    “我确定。”她点头,踌躇片刻,还是说,“而且,这不是节目超时了嘛,我的采访取消了,也能节约出来一点时间。”

    导演恍然大悟,原来她是这个意思。

    迟懿这个提议倒提醒了他,他正在为节目超时这件事焦头烂额,迟懿可以说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他不禁对她投过去佩服的目光。只见过拼命要在舞台上多留一会儿的,还没见过自己要缩短舞台时长的。

    五分钟之后,梁景放便看到迟懿脚步轻快地回来了。走近了,还能听见她嘴里愉快地哼着他们即将演出的曲目。

    他问:“商量好了?”

    “嗯!”迟懿点头,只觉得心情嗨皮到可以上天。

    梁景放不禁笑了,手绕到后面,摸摸她的后脑勺。采访取消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的,她应该是第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香蕉卫视,你们怎么回事?扣工资!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