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撩完偏执NPC后我跑路了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17章 现实(六)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周围大人小孩很多, 瞧着热热闹闹的,不过却影响不到颜今歌和柏承。前者很有先见之明,来之前带了很多小零食,此时分发出去, 一边聊天看烟花, 一边吃着零食, 十分悠闲惬意。

    这一场烟花盛宴持续了足足一个半小时。

    现实和游戏中的烟花虽然不同, 但都有种让人沉浸其中的感动。

    区别不同是,上次在游戏中, 因为有柏承这么个祸害在,整个山头都没什么玩家和NPC敢上,那时候只有他们两人, 开始还可以专注观看,但后来,渐渐地根本无心烟花。

    而这一场, 颜今歌看到了最后。

    下山时,柏承并未直接随着人流一同去缆车点, 而是站在原地喊:“今歌。”

    颜今歌回眸,与柏承对视。

    他看着柏承坚定的眉眼, 意识到什么,也落后两步, 和柏承一同缀在队伍的最后。两人走路速度放缓, 像是在散步。

    “我们已经决定了。”柏承说。

    颜今歌刚好牵住柏承的手。

    他听到柏承的话, 歪了下头:“其实,不用那么早下决定。”

    之前在科学院时, 那名带他过去的女士就说过,科学院的工作人员, 原本只想制作一个柏承出来,但柏承却自主分化成这么多角色。

    这不是科学院的失误,这是当时柏承自己的选择。

    科学院无法干涉分裂。

    后来,柏承也一直没有融合,甚至拒绝配合科学院,直到颜今歌来到那里,和柏承见面。

    融合是必然的,但科学院在决定让颜今歌把几个柏承带回去的时候,就没想过要在短时间内逼迫柏承融合,而是决定给两人一些时间,让柏承和颜今歌做出这个选择。

    这个时间范围,可以是一个月,也可以是半年。

    柏承没必要这么早做决定。

    柏承眸子闪过微光,他嘴唇动了动,却没出声。

    看出对方的犹豫,颜今歌直言道:“何况现在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我家大,养得起你们,再说了,你们要是出门工作,那可是多出六份工资,再加上你们的真才实学,害怕吃不起饭?”颜今歌开了个玩笑,说,“虽然你们几个在家里总是争风吃醋,但你们是我最熟悉的人。”

    颜今歌笑了下,也不在周围人多的事情了,直接凑过去,在柏承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这个吻只是蜻蜓点水那么一下,却在一瞬间,软到了柏承的心坎里。

    柏承眼眸温柔:“好。”

    其实,颜今歌不懂,但柏承却明确知道,他们几个是一体的。只要不融合,他们的性格就是不完整的。就像当初在各个小世界中一样——有颜今歌在身旁时,柏承的性格就相对稳定,但只要他一离开……

    一切就会变得失控。

    在颜今歌去办理手续的时候,科学院的工作人员,其实去找过柏承谈话,并将多个人格保留下来的弊端,全部跟柏承讲清楚了。

    柏承不想成为科学院眼中的危险人物,被科学院的人暗中监视,甚至于影响到颜今歌的日常生活。

    他想的,只是和颜今歌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主动,才和颜今歌相处没几天,就聚集在一起商量究竟怎么做。

    那是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担心颜今歌的安全。

    更在意颜今歌。

    但让柏承没想到的是,颜今歌竟然主动说,他们其实可以钻一下科学院的空子,先不融合在一起。

    柏承突然也跟着笑起来。

    他明白了。

    原先的他,一直都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上,考虑颜今歌的问题,却从未想过颜今歌自己是怎么想的。

    ——原来在他们的心中,都是对方更重要一点。

    柏承反手主动握住颜今歌的手,轻声说:“今歌,我爱你。”

    颜今歌眼睛一弯:“我也爱你。”

    ……

    颜今歌在山顶上说这些话时,完全是遵从自己的内心,没考虑过一些事情,比如当天晚上,颜今歌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敲门声。

    这个场景,有点点熟悉。

    颜今歌犹豫了一下,还是让童子去开了门。

    率先窜进来的还是柏承。

    他直接上了床:“我洗过澡了。”

    颜今歌“唔”了一声,没多在意,毕竟昨天他们也是这样的。

    不过今天和昨天不一样。

    昨天的颜今歌很累,直接睡着了,今天可没睡着。没一会,他就又听到了敲门声,童子撇撇嘴,都不用颜今歌说,直接将门打开了。

    门口站着的是宋峥钧。

    “今歌还没睡?”他问。

    颜今歌:“……”

    柏承:“……”

    之后,房间就变得满当当的。

    在之后,就从满满当当的,变成了颜今歌满身大汉。

    颜今歌崩溃道:“都给我下去!!!再不下去,我让研究院的人过来回收你们了喔?我真的说到做到喔?草,别——”

    “变态!!!”

    “靠,我报警了,我真的报警了——”

    “等等……怎么和那时候不太一样……”

    期间,也不知道是谁,还在那头忍不住嘟囔:“今歌,你是不是偏向啊?怎么他可以,我就不可以?”

    颜今歌麻了。

    ……

    这一次因为次数多的缘故,闹到早上天都亮了才睡,颜今歌醒来时,像是个破布娃娃一样,一看时间,都已经下午三点钟了。

    柏承已经不见。

    房间中只有颜今歌一个人。

    他打了个困倦的呵欠,眼底都是黑眼圈,起床时感觉身体像是要散架,洗漱时还觉得有些不太舒服,忍不住做了几下拉伸,结果一不小心伸到腰,立刻龇牙咧嘴起来。

    靠。

    真的过分。

    太过分了。

    下楼时,颜今歌看到车辛月坐在沙发上。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身边围着两个柏承,三人正在说话。

    扫到下楼梯时慢吞吞,像是老爷爷一样的颜今歌,车辛月皱着眉,忍不住说:“怎么回事,这都几点了才刚刚起床?”说完就有些担忧地问,“怎么看着气色这么不好?昨天看烟花时吹着了?”

    颜今歌:“……”

    ……还能为什么?

    颜今歌忍不住瞪柏承两眼。

    柏承也有些心虚,见状主动说:“妈,您不用担心,昨天晚上看完烟花,我和今歌到家之后,忍不住回忆了之前各个小世界的事情,所以情绪上有些上头,伤着了,今晚就不会这样了。”

    他开始转移话题,“对了妈,您之前不是说喜欢那条刚出的项链吗?今天我带您过去买了?”

    车辛月知道颜今歌和柏承在小世界中感情深厚,听到这话不疑有他,反而是后面那句,让她有些犹豫:“买吗?但是有点贵。”

    柏承便说:“我当初在科学院时,就开始做一些简单的投资,现在手头也有些钱,儿子给妈妈买东西,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车辛月有些惊讶:“真的假的?你那时候就开始赚钱了?”

    柏承颔首。他从第一个世界开始,就忍辱负重,好好学习,发誓一定要整垮哥哥的公司,后来的几个世界,身份也一直不简单,这些个世界的经历,虽然是苦难,是磨炼,但也可以说是柏承的财富。

    他有心想在车辛月面前刷分,便用简洁易懂,又风趣的方式,说了一些自己对这方面的见解。

    又掏出手机,给车辛月看他这几天的收益。

    车辛月惊诧道:“没想到你对这方面有这么多研究……”虽然没说,但显然,车辛月对将颜今歌交给柏承的事情,变得更加放心了。

    颜今歌站在一旁,从头到尾听完了两人对话。

    他翻了个白眼:“呵。”

    柏承还真有脸说。

    昨天晚上,他和柏承确实一起回忆了以前的各个小世界,但可不像是柏承说的这般温馨,而是边回忆,边……那什么。

    颜今歌一想到昨天晚上的场景,就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柏承的那地方,似乎和之前在小世界里不一样……

    至少以前没这么疼?

    科学院的那位,不是也说按照他提的要求,更改过了吗?

    颜今歌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怕车辛月担心,面上没露出什么端倪,去倒了杯水喝,声音冷淡道:“我今天精神不济,就不陪你们去了,晚上想吃什么?等会儿我跟阿姨说。”

    “行。”

    两名柏承带着车辛月离开。

    剩下的几人早先就出了门,又过了一个小时才归来。

    “醒了?”其中一个问。

    颜今歌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闻言默默转过身体,假装没听见柏承的话。

    见状,三爷低笑一声。

    其余人眼眸中也闪过一丝笑意。

    几人对视一眼。

    很快,野图BOSS柏承站在颜今歌的身后给他捏肩膀,身旁坐着ABO世界的柏承给颜今歌按腰,童子则窝在颜今歌脑袋上叽叽喳喳,三爷坐在轮椅上给颜今歌切水果。

    颜今歌眨眨眼。

    有点爽。

    要不是国内的公民不能和多个人结婚,否则就是重婚罪,不然颜今歌真想跟科学院那边的人商量一下,保留这么多柏承的人格了——反正科学院那边的人肯定知道,这就是柏承一个人。

    ……甚至不是人。

    不过……

    颜今歌突然想起一件事,问:“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你们之前好似没有……那么大。搞得我现在还觉得非常不舒服。”

    这话说出口,颜今歌的耳廓先红了。

    三爷抬眸。

    他神色平静地继续给颜今歌切水果:“嗯,早上我们出门,也是为了这个。”他说着,视线往放在茶几的黑色袋子看了眼。袋子上是XXX中心医院的LOGO。

    颜今歌狐疑地伸手,勾住袋子,他解开一看,才发现里面是什么,脸上当即红了一片。

    ——竟是帮他涂那地方的。

    “我们特意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了,夫夫和夫妻不太一样,这方面一定要好好爱护。他教了一些知识,我们虚心受教,然后就买了这些东西。”

    颜今歌:“……???”

    不是????

    还一本正经去看医生了????

    重点是医生竟然没嫌弃,竟然还给他们几个讲课了????

    颜今歌脑海中突然有画面了。

    画面中,几个柏承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中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男人一本正经的讲着……那方面的知识。这特么什么鬼画面。

    颜今歌整个人都不好了。

    柏承:“怎么?不是你跟科学院的人说,觉得这方面不太满意?”

    颜今歌:“??????????”

    什么??????

    他当初明明——

    ……吐了吐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