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随手捡只摄政王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1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齐泽脸色早已暗了下来, 眼眸中看不出什么情绪,却隐隐有些寒意。

    “我跟你一起。”

    念瑶闻言摇了摇头,李氏从前便针对齐泽, 如今见了他又不知道他的身份恐怕又要说些难听的话了。

    “这到底是我们家事, 你先去忙,我去瞧瞧。”

    说罢也不管齐泽怎么说, 当即带着墨玉走了出去。

    齐府外头正碍着街道,李氏若总不肯走, 闹下去恐怕又要引人议论了。

    齐泽看着念瑶急匆匆的离开, 眼神暗了暗示意老三跟着过去后,才带着人离开。

    念瑶走到前面还没到门口的时候, 就远远听见了几声尖锐的呼喊。

    “这声音是李姨娘?”

    看着墨玉点头,念瑶越发的诧异。

    要知道李氏虽不是大家出身, 可到底也是官宦家上过学的,从前再如何恼, 也不可能在大庭广总之下跟个泼妇一般。

    再走几步,便隔着门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李氏。

    李氏年逾四十, 从前在府里保养的好因此也不太能看得出年纪。

    可现在的李氏一身粗布麻衣,发髻上仅有一根银簪子, 脸上粗糙的肌肤随着说话的动作露出一条条的褶子来。

    眼下正热, 李氏额角上还挂着细密的汗水,远远看着比市井间的妇人还显得狼狈。

    “这……别庄怎么瞧着比去乡下还要艰苦。”念瑶犹豫了一下, 有些不敢认。

    “姑娘不知道,底下的人都是踩地捧高的,老爷许久不让她回来,那边儿的人自然就随意打发着,没人把她当正经主子。”

    穷乡僻野出刁民, 怪不得李氏竟然一点礼义廉耻都不顾了。

    “唉,何必呢。”

    念瑶叹息了一声,走了过去。

    才走过去李氏便已经瞧见了念瑶,她正要往前走,眼尖的看到了念瑶身后跟着的墨玉跟老三,于是恶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

    “你还舍得出来呢?亏我养你十几年,竟是养了个这样不孝的孩子!”

    念瑶却也不恼,冷静的走近了些,打量着李氏淡淡开口。

    “您操持家里时的确好生待我,可养我的也是父亲,您只是口头上的养罢了。再者,这里是我家,我想出来便出来,你管不着。”

    换了从前,念瑶绝说不出这些话来。

    可短短一年间,念瑶被人设计,被亲妹陷害,便是菩萨心肠也该变硬了。

    李氏看着念瑶打量自己,再看看她一身绸缎,而自己则粗布麻衣简陋的宛如村妇,更加气愤。

    “齐念瑶!”李氏恶狠狠的喊着,“你可别忘了,名义上你还要唤我一声主母。这些门口的人不让我进去,你快些吩咐让他们让开。”

    念瑶看着她宛若在看一个耍杂技的,冷笑了一声缓缓解释道。

    “我不知道您是怎么躲开别庄的人过来的,父亲吩咐过了,没他的话谁也不能叫你进来,您若是觉得自己回去劳累,我便再叫人将你送过去。”

    言罢,念瑶笑吟吟看着她。

    周围守着的小厮也各个跟看热闹一般看着李氏。

    “你们看着做什么?别忘了我还是主母!我告诉你们,茹芸如今可是怀了吕家的孩子,就算我现在我回来,伯奉将来一定会亲自去接我回去!”

    李氏恶狠狠的骂完,又得意洋洋的起来。

    要知道从前不反抗是因为她娘家终究没什么地位,只盼着往后两个孩子长大了能接自己出去。

    可她在听了齐茹芸派过去的丫头传的信儿后,便再也坐不住了。

    要知道吕少阳的权势可比皇上还要大,就算齐茹芸只是个妾室,将来也比寻常人家的正室还要有脸面。

    再者齐茹芸还怀了孩子,万一是个男孩儿说不定还能扶正。

    齐茹芸信上说了她身上如今还有些病状在,身子下头的毛病不能随便跟吕家的人说,李氏只能亲自回来。

    她这才蒙骗了别庄的下人,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回了城里。

    这一路上李氏雇了个送柴火的架子车,晌午时才到。

    李氏说完,本想等着府里的小厮人听了后胆怯给自己让路,谁知道他们的目光好像更加嘲讽了些。

    念瑶甚至觉得李氏有些可怜。

    把自己女儿未婚先孕这等丑事当街说出来,当真是气糊涂了。

    “您还不知道呢?”

    念瑶往门外阴影的地方站了站,躲开西下的太阳光,“晋王入京,从前的吕丞相如今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吕少阳的儿子如今都还在吕府被囚禁着,只是不知道齐茹芸如今到底怎么样了。”

    念瑶从前想到过齐茹芸如今在吕家过得一定不怎么样,可想想她从前做过的事儿,便也没有再去问齐泽。

    李氏闻言禁不住竟是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

    李氏反复重复着,好半天瞪大了眼睛又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亲妹妹都能下暗手坑害姐姐,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看着大热天就这么瘫坐在泥地上的李氏,念瑶只觉得她无比的可怜。

    算计了一辈子,结果把自己算计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您听我一句劝,好生回别庄养老吧。”

    李氏半晌没有说话,许久后眼角流下了眼泪,她揉了揉双眼,暗中紧了紧缩在袖子里的拳头。

    “我能看看家豪吗?”

    。李氏语气中带着祈求,念瑶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能是能,但我说了不算,你要想见,便在这儿等着父亲回来同他说罢。”

    念瑶说完便不再与她纠缠,叫人看着她别再胡乱嚷嚷后,这才回去。

    晚间齐伯奉才从检察院回来,下了马车便远远瞧见李氏眼眸中带着泪花看着自己。

    半年的功夫李氏仿佛苍老了数十岁。

    “你怎么回来了?别庄的人呢?”

    李氏留着眼泪扑通跪在了齐伯奉身前,“伯奉,从前的事儿是我错了,我念着你跟家里的孩子们这才跑了回来,伯奉,看在咱们十几年的夫妻情分上,让我回来吧。”

    齐伯奉皱着眉看着这一切,眼中的厌恶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我说过了,齐府容不下你,你回去吧,孩子们都很好,你往后不用操心了。”

    “伯奉——”

    李氏匍匐着上前,拽住了齐伯奉的衣角,“你当这样狠心,那便叫我再看看家豪,行吗?”

    到底是十几年的夫妻,齐伯奉看着从前同床共枕的人,终究有些不忍心。

    “今日看完,明儿就回去。”

    扔下这句话后,齐伯奉便甩开了李氏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可这句话对李氏而言已经够了,昏暗中,李氏默默敛去脸上的泪痕,安静跟在后面进了门。

    第二日念瑶听说李氏进来后,反而并不吃惊。

    “父亲本就是心软的人,再者她只是看看家豪,也没什么。”

    念瑶躺在摇椅上跟墨玉说着话。

    快到中元节的缘故,今日比之前都要凉快不少,微风吹拂着险些又要睡着。

    可突然间念瑶觉得眼皮子上一暗,下意识便睁开了眼,但却只瞧见过来倒茶的墨玉。

    昨儿齐泽便是这个时辰过来的,莫名得念瑶心里有些失落。

    想想昨儿齐泽的那些话,念瑶又看看桌上的文仙果,索性决定起了身。

    “墨玉,去把刚送过来的文仙果拿冰水冻着,咱们去瞧瞧齐泽。”

    “诶。”墨玉应声便要去收拾。

    这是齐泽重新回齐府后,念瑶头一次过去。

    后院原本没人住,可如今却被收拾的比前面还要精致。

    原本的一处厢房也被改成了书房,念瑶亲自拎着食盒,在外头等着通传。

    待念瑶进去以后,便见齐泽已经搁下了毛笔站起身走了过来。

    “往后你来不用通传。”齐泽蹙着眉说完,眼中却带着喜色,他本没想到过念瑶当真会过来。

    念瑶今日换下了轻薄的纱织襦裙,外头着了一件湘妃色的外衬,衬的肌肤格外白嫩。

    嫣红的唇瓣微微上翘,额角上有层细密的薄汗。

    她也不与齐泽见外,随手便将食盒搁到了案牍上。

    “诺,前儿内务府送来的,也不知道你尝了没有,冰过的味道极好。”

    念瑶说着将里头的青花瓷盏拿了出来。

    里头的文仙果被切成了小块跟碎冰合在一起,红白相间的果肉晶莹剔透。

    “我亲自切的。”念瑶邀功一样摆了出来后说完,便眨巴着眼睛看着齐泽。

    荆四在旁边守着,瞧见后正要说殿下不吃这种甜腻的东西,齐泽已经将果子咽进了肚子里。

    “怎么样?”念瑶期待的看着齐泽:“味道跟燕京平日吃的都不一样,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母亲是在南方长大的,早年曾听母亲说过南方的果子要比北方的更大更甜。”

    齐泽眼眸中带着笑意,没有看出丝毫的不适。

    “好吃。”

    齐泽轻声说完,念瑶便高兴的眯起了眼睛。

    荆四想要说的话也硬生生咽进了肚子里,在自家殿下眼里,只要是念瑶姑娘说好的,殿下绝对不会说不好。

    “听母亲说还有比这更好吃的,只是可惜那些都很难运送。”

    念瑶柔声讲着,眼眸中带着暖意,“表姐过几日就又要离开燕京出去了,只能叫她多给我带些南方的糕点了。”

    “你想去南方?”

    念瑶闻言认真想了想,“其实准确说我想去苏州瞧瞧,看看母亲住过的地儿是什么样子的。”

    母亲对于念瑶而言,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印象反而越发的清晰。

    看着念瑶一副向往的模样,齐泽忽然郑重的道:“过几日我带你去。”

    “你?”

    念瑶看着案牍上堆积的东西,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啊,等你闲下来就去。”

    这本是念瑶的玩笑话,她的确想去苏州,却也知道齐泽现在正忙。

    可念瑶却没想到齐泽是当真了。

    齐泽回过头示意荆四带着人出去后,忽然走近了些,手指尖在念瑶的下巴上轻柔的划过。

    “我也未曾去过苏州,说带你去便是真的要去。”

    夏日里头,齐泽的指尖却格外冰凉,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念瑶忍不住颤了颤。

    “没关系,我,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念瑶侧过头。

    齐泽却不依不饶的将念瑶拉到自己身边,“昨儿我说的,瑶儿还没回答我。”

    念瑶脸颊一热,“说的什么?”

    齐泽无奈的叹了口气,轻柔笨拙的将念瑶缓缓揽进怀里。

    “瑶儿从来没有抗拒过我的接触,不是吗?”

    念瑶心里猛地颤了颤,不得不承认的点点头。

    她一开始的确有些胆怯跟害怕,可当真的接触的时候,她却并不抵触齐泽,甚至慢慢的依赖上了齐泽。

    他在身边,自己就会格外安心。

    他离开了,自己便总是害怕他受伤。

    总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要齐泽好好的,念瑶便也会高兴。

    只是她自己一直在刻意回避这种感情。

    最开始时,自己的确是带着目的接触的齐泽,可这一切齐泽却并不知道。

    她甚至一开始对他的好,也都带着目的性。

    因此,当她意识到自己真的对齐泽产生感情时,下意识便觉得自己欺骗了齐泽,不敢面对他炙热的爱意。

    “齐泽,我……”

    念瑶柔顺的伏在齐泽肩上,难得的没有反抗僵硬。

    “我能跟你说一件事吗?”念瑶犹豫着还是开了口。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离不开他了,可在这之前,她不能总带着愧疚面对一份感情。

    “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做过一个梦。梦里的你也跟现在一样赶走了吕家,可是梦里的你却不认识我,还将我流放到了漠北。”

    说到这里,齐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这便是你从前一直让我不要把你带去漠北的缘故?”

    齐泽拍了拍她的后脊,“傻丫头。”

    “你听我继续说。”念瑶着急的开口,“我就是因为这个梦才去找你的,我害怕你以后不认识我然后流放我。”

    她着急的想要把心里头一直纠结的问题说给齐泽听。

    其实念瑶早便想要说出来,但却总是输给自己的胆怯。

    念瑶害怕齐泽如果听了自己一开始是带着目的会生气,害怕自己终于肯面对自己的感情后,齐泽却因为生气而离开。

    她说完后仍旧静静伏在齐泽的肩头,胆怯的不敢抬头去看齐泽的神色。

    时间一点点流逝,屋内安静的可怕,齐泽却始终没有说话。

    念瑶耐不住缓缓直起身来,却正对上了齐泽带着笑意的目光。

    “你,你不生气吗?”

    齐泽看了眼自己被小姑娘紧紧攥在手里的衣袖,忍不住低下头对着她光洁额头上吻了下去。

    “往后我都不会生瑶儿的气,不舍得。”齐泽抬起头,温热的呼吸撒在念瑶鼻尖。

    “梦里的那个我如果认识念瑶,一定也会不舍得,而且多亏了这个梦,才让现实的我认识瑶儿。”

    齐泽柔声解释完,念瑶已经眼睛已经红了一圈。

    齐泽心疼的再一次用手在念瑶的后脊上拍着,安抚着她的情绪。

    “那瑶儿能否回答我昨儿的话?”

    “瑶儿给我做夫人可好?”

    屋内静极了,原本聒噪的蝉鸣声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浅浅的呼吸声交错着,齐泽眷恋的看着眼前的人。

    良久后,念瑶泪眼朦胧着直视齐泽。

    “好。”

    简短的一个字已胜过千言万语,齐泽内心的喜悦几乎要从胸膛溢出来。

    他伸手抚过念瑶的眼角,轻柔的用唇印了下去。一寸寸下移。

    这不是他第一次吻她,却是她第一次主动回应。

    温热湿润的触感在唇角间反复,两人笨拙却又极为认真的对待着对方。

    就好似这份感情一般。

    一吻毕,念瑶脸已经跟熟透了般嫣红,齐泽宠溺的将念瑶揽进自己的怀里,“好了,这下可以大大方方去看你了。”

    “父,父亲还不知道。”念瑶忍不住出声提醒。

    “傻丫头,齐大人刻板却是个心思通透的聪明人,你的心思他早便看出来了,只是你自己却一直不肯说。”

    念瑶闻言眼睫立即垂了下去,这话怎么好像齐泽也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意一样。

    只有她自己知道却不敢面对不敢承认。

    齐泽看她羞怯便更觉可爱,闻着近在咫尺的馨香,他喉咙微动。

    “真想……”

    念瑶疑惑的抬头:“什么?”

    上一次齐泽便是这样,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也不知道他真想做什么。

    可抬头的念瑶却仍旧只看到齐泽笑吟吟的目光。

    他轻柔的拉住念瑶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膛上,“想把你一直藏在自己的怀里。”

    念瑶才刚平静下来的心立即又颤了颤。

    看着齐泽认真的神色,念瑶眨了眨眼睫,踮起脚尖,迅速轻柔的主动吻上了齐泽的脸颊。

    蜻蜓点水一般,却也以叫齐泽满足。

    念瑶松下脚尖后便立即垂下了眼睑,红着脸拎起自己的裙角跑到了门口。

    “我,我先走啦!”

    说罢便看也不看齐泽,慌里慌张的推开了门离去。

    看着念瑶的背影,齐泽手指尖轻轻触碰上了方才被吻过得脸颊,嘴角忍不住的弯了起来。

    **

    另一边。

    “奶嬷,你要带我去见谁呀?”

    奶嬷牵着家豪的手,怜爱的看着家豪,“去见家豪的娘亲。”

    李氏已经离开了将近一年,家豪当时也才三岁多。

    一开始家豪还有些不适应,可时间久了便也不再去追问李氏的去向。

    奶嬷本以为这般年纪的孩子没什么记性,可没想到才刚说完,家豪便蹦了起来。

    “真的吗?!”家豪仰起头,“那咱们走快些。”

    等到了前厅,奶嬷见到李氏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却很快被掩饰了下去。

    李氏昨儿晚上进来后虽简单拾掇了一下,可近一年的磋磨她原本的容貌已经桑老了十几岁。

    脸上遍布着细密的褶皱,从前养出来的气度也都半点不剩。

    昨儿李氏在门口骂街一般训斥念瑶的事儿全府上下都传开了,她从前还可怜李氏,可如今想来恐怕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家豪——”

    李氏才见到家豪,眼泪便流了下来,齐伯奉在旁边冷眼看着,忍不住也有些动容。

    可家豪却没有方才的热切,反而愣在了原地。

    不认识一般躲在了奶嬷身后,而后才探出一个肉嘟嘟的下巴来。

    “奶嬷,娘亲呢,好久不见了,我好想娘亲啊。”

    屋里的人看着这一幕都有些诧异,李氏呆愣了片刻,哭的更厉害了。

    她流着泪走到了家豪身边蹲下,用力拉住了家豪的下手。

    “我就是娘亲啊,我就是,家豪你不要躲开娘亲啊……”

    家豪肉嘟嘟的小手被李氏抓在手里,眨眼的功夫已经红了一片。

    小孩子原本就带着怯意,手上的疼痛感让他直接哇哇大哭起来。

    “疼,爹爹救救家豪呜呜呜……”

    齐伯奉也没想到李氏竟然直接这样下重手拉扯家豪,连忙叫人将两人拉开。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