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随手捡只摄政王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2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等奶嬷将齐家豪从李氏的手里抢过来时, 他白嫩柔软的手背上已经通红。

    而李氏却似是压根没有注意到一般,悲伤的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

    她死命挣扎着想要再过去,哭嚷着喊家豪的名字, 可惜家豪此刻眼中只有胆怯与陌生。

    齐伯奉叹息一声便先让奶嬷带家豪出去等着。

    “你也看到了, 家豪如今被照顾的很好,也不需要你。”齐伯奉冷着脸走了过来, 言下之意便是要她尽快离开。

    李氏流着眼泪死命的摇头,“是他没认出来。”

    “认出来又如何, 我早便说了, 你的心思德行来教导家豪,将来只会误导他, 如今我是看在夫妻多年的份上才将你送到别庄,要是你在执意下去, 休书也并非不能写。”

    齐伯奉是个刻板的人,认定的事儿便会比任何都强硬, 李氏自然也知晓他的脾性。

    可是如今李氏当面听到他提到休书,心里还是禁不住的酸楚。

    她的娘家没有权势, 要是被休了父母绝对不会收留她,白白将她养在家里。而她也早没了再嫁的资本。

    “伯奉……”

    李氏的声音有些沙哑, 她缓缓起了身, 红着眼看了看屋外被奶嬷抱着哄的家豪。

    “当真没有一丝情意了吗?”

    昔日里,她也曾视眼前这个男人为自己一生的良人, 她小户人家出身,一开始只渴求能在齐府安稳做个侧室。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便的想要更多,也渐渐的忘了自己一开始也不过是齐母在世时随意选来的添房。

    李氏眼睛红肿着,几乎是祈求着他的怜悯。

    可是齐伯奉却还是转过了身, “你放心,我会叫别庄的人好生侍奉。”

    冰冷的语气再也不复从前的温存,话音落地,李氏颓然瘫到了椅子上。

    李氏目光渐渐有些呆滞,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忽然就被厌弃到了这般地步。

    就连自己的亲生孩儿都认不出来自己。

    她绝望的看着仍在哭闹的齐家豪,长叹了一声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那我能再去见一面芸儿吗?”

    “她做的事儿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不也不再会认这个女儿,你若是要见自己去就是了,我会叫人跟着你,到时候看完了再送你回去。”

    齐伯奉说完后,骤然身后竟是响起了一阵笑声。

    待他转头便看见李氏正讥笑着看着自己。

    “伯奉啊,你是不是只认那个狐狸精生的女儿这一个孩子啊,嗯?呵呵……什么夫妻情分,这些年来,你根本没将我视作你的妻吧。”

    她讥笑着等着看齐伯奉窘迫,可齐伯奉却大大方方的直视了过去,没有丝毫犹豫。

    “看来你一直对眉儿有怨意。”

    “难道不是吗?”李氏声音尖锐起来。

    齐伯奉微微叹了口气,踱步到了门口后,才叹道:“我待几个孩子都是一样的。”

    言罢,齐伯奉不愿与她多说半句话转身离开了,这次之后,恐怕他不会再见这个相伴十几年的妻子了。

    看着齐伯奉走远的身影,李氏坐在堂内在一众小厮注视下再次哭了出来。

    他说他待几个孩子都是一样的,可待她呢?

    她这辈子在齐伯奉心里永远都比不过那个已经死了许久的楚柳眉吧。

    想到这里,李氏藏在袖中的手渐渐握成了拳头。

    这日,简太傅与几名大臣与齐泽商议过政务后才要离去,却忽然被齐泽喊住留了下来。

    待其他人都离开后,齐泽才搁在笔,严肃正经的站起了身。

    简玉林这些年来忍辱假意拜在吕少阳门下,暗中又冒着生命危险联系齐泽,早年还曾做多齐泽的老师。

    可他虽有这些功绩,在齐泽回京后反而更加的遵循礼制。

    他年纪大了便特赦坐着回话,见齐泽起身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

    “太傅,我有一事不太明白。”

    齐泽比方才还要郑重的开了口,简太傅花白的胡须颤了颤,蹙起没紧张的问道:“可是城外吕少阳有什么消息了?还是殿下这几日朝政上有何不同的见解?”

    “与这些都无关。”

    齐泽摇了摇头,“我一直视您为师,唯一的长辈……我听说上门求聘需要家中长辈亲自一同前去,否则便是没有礼数……”

    他一本正经的语气,丝毫不像在开玩笑。

    简玉林愣了愣才弄明白了齐泽的意思,而后竟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殿下,您是王爷身份,若是看上谁家的姑娘,只需要宫中下旨即可,不需要像民间那般礼数繁琐。”

    “只是下旨就行?”齐泽不可置信的问道。

    看着朝堂上杀伐决断的晋王忽然间跟情窦初开般的样子,简玉林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简玉林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殿下,下旨后礼部会替殿下筹备好一切送到那姑娘府上,再找监天司择良辰吉日便可大婚。”

    齐泽听完这才若有所思的沉静下来,片刻后抬起了头。

    “烦劳太傅替我拟旨。”

    简玉林诧异的看了过去,要知道现在京中各家有姑娘的都盯着齐泽的后院呢。

    “不知殿下看中的是谁家姑娘,是有意许侧室还是……”

    齐泽没有半分犹豫,目光灼灼。

    “本王要娶齐院长家的大姑娘齐念瑶为晋王妃。”

    一直住在齐府的晋王忽然已府邸修缮结束的名义搬走了。

    三日后,一队宫人带着吏部筹备的满满两车的聘礼带着圣旨到了齐府。

    赐婚的旨意是以宫里小皇帝的名义下的,齐伯奉收到旨意时也有些诧异。

    他虽早便知道齐泽的意思,却没想到他动作会这般的快。

    朝臣接旨时需要所有家眷一同接旨,传旨的宫人宣读结束后,却迟迟不见齐伯奉叩首接旨。

    “齐大人?”宫人好心提醒了一句。

    可齐伯奉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眉间蹙着像是在思索什么。

    他曾说过,念瑶与齐泽的身份悬殊,即便晋王有意于她,只要念瑶不同意,他便会护着念瑶。

    齐伯奉缓步走到了念瑶身边,“瑶儿若是……”

    齐伯奉话还没有说完,念瑶已猜到了父亲的意思,红着脸颊轻轻点了点头。

    见念瑶这般反应,齐伯奉这才安下心来,眼中浮现出了暖意,慈爱的在念瑶肩头拍了拍,而后才郑重其事接下了圣旨。

    “姑,姑娘,这怎么就,就忽然给您跟晋王赐婚……”

    回去的路上,墨玉还有一些不敢置信。

    念瑶红着脸揉着帕子垂眸,“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三日前齐泽的晋王府邸修筑好了后,他便直接搬了过去。

    念瑶原还想着是政务繁忙,齐泽便招呼也没跟自己打便离开了,哪知道竟忽然有了这道赐婚的旨意来。

    她甚至还想了下次见齐泽一定要好好质问他为什么突然离开……

    等回了屋内后,念瑶还没用晚饭,墨玉便先出去叫人张罗了。

    谁承想屋门大开着,齐泽便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落到了窗台外。

    才刚坐下的念瑶立即惊得站了起来,连带着掀翻了桌上的茶盏。

    茶盏落地的声音引来了外头伺候的丫头,那丫头连忙走了进来,“姑娘小心些。”

    念瑶掩饰着自己脸上慌乱的神色,清了清喉咙后道:“嗯,你收拾完便下去吧。”

    “是,姑娘若有什么事儿叫奴婢。”

    念瑶胡乱点着头,而后脸热着看了一眼已经空荡荡的窗外。

    “咳咳,你收拾完先下去吧,我想小憩会儿,墨玉传饭回来了叫她先等等。”

    “诶。”

    待丫头离开后,念瑶看着门关上才算松了口气,可还没等她回头,身后便忽然传来一阵温热。

    “你,你要吓死我了。”

    念瑶嗔怪着捶打着齐泽的胸口,脸上却红红的带着羞怯。

    “无事,他们发现不了。”齐泽沉声解释着。

    念瑶静了静立即想到了什么,忽然哼了一声,“你也没跟我说一声就直接走了。”

    齐泽反手握住了念瑶的手,狭长的眼中微微带着歉意,“不是,我是听简太傅说男女大婚前一个月不能见面这才走的。”

    他说完,抓着念瑶的手紧了紧,深深嗅了嗅。

    “可是我后悔了……比上次离开还要想你……”

    齐泽想想上次厉害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不禁怀疑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次仅仅三天,他便已经克制不住想要见念瑶的冲动了。

    “只是旨意已经下了,朝臣们知道后便一定会盯着的,只能先这样见你。”

    齐泽柔声解释着。

    可是念瑶的眉间却仍旧没有舒展开,一双小手在齐泽的手心不停的挣扎着。

    “可,可也有点太突然了。”

    她喃喃说着,“今儿去领旨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

    齐泽低沉笑了出声,在念瑶的鼻尖点了点,“有我在能出什么事儿?便是把你送到漠北去,我也陪你一起。”

    闻言念瑶连忙摇头,“那不行,咱俩都不要去。”

    才刚说完,屋外便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

    “怎么把门关上了?”

    “墨玉姐姐,姑娘方才说她要小憩会儿这才……”

    念瑶身侧的温热忽然消散,齐泽松开了她的手,沉声问道:“你还没用过饭?”

    “嗯,才刚叫人去传饭。”

    齐泽摩挲着她一缕发丝,“那你叫人将饭送进来,我陪你吃。”

    言罢齐泽便转身先跃到了院落中。

    念瑶红着脸想要拒绝,他却已经听不到自己说话了,只好先叫墨玉送寄哪里。

    墨玉闻声而入,等丫头们将饭菜摆放好后,念瑶又顶着墨玉疑惑的目光让人先出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