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随手捡只摄政王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5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墨烟与墨玉同岁, 当年一同被齐伯奉买进了齐府,只因墨玉身子更加强壮些,便被送到了念瑶身边。

    两人的从前交集虽算不得深厚, 可在一府共事多少也有些情分在, 故而墨烟被困在城里出不去,身上又没银子时, 便想到了来找墨玉求助。

    “她也是个可怜人。”念瑶轻轻叹息一声,“若不是齐茹芸当时起了歪心思, 她也不至于如今吃这个苦头。”

    墨玉点点头, 心里暗自啐了一口齐茹芸,而后解释道:“奴婢原先与她也有些交情, 她昨日实在撑不下去这才求到了奴婢。”

    “这戒严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若是真要持续个一年半载也不能总去救济她, 奴婢大胆问姑娘,能不能通融通融叫人将她送出去。”

    墨玉说完, 便又连忙挥了挥手,“姑娘若是觉得为难便只当奴婢没说就行。”

    到底只是个有‘一些’交情的朋友而已, 犯不着叫主子为难。

    念瑶想了想,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现下京城还在戒严, 我也不好随意叫人出去,况且她当日是被父亲赶出去的, 便不能再回府了。”

    她顿了顿,接着道:“这样吧,改日我再拿些银子给你,你去送给墨烟,让她先寻个农家借住些日子, 等过几个月说不定戒严就没了。

    墨玉闻言便要跪下道谢,却被念瑶拦了下来,只好一个劲的道谢。

    “奴婢替墨烟谢谢姑娘。”

    “无妨,到底也曾是府里的人……对了,你说她现在城隍庙住着是吗?”念瑶眼前一亮,似是想起什么来。

    念瑶:“干脆明儿你就去给她送些碎银子,我同你一道过去。”

    “啊?”墨玉闻言立即拨浪鼓似的摇头,发愁的道:“城隍庙周遭住的都是些乞丐痞子,姑娘您怎么能去呢?您能好心赏些银钱给她已经是大恩了,奴婢一个人去就行。”

    念瑶却狡黠的笑了笑,“不光我去,明儿咱们喊着表姐一块儿。你忘了城隍庙在城西了?”

    城隍庙所在的城西正好有几家制麻糖的店铺,中元节也快到了,算算日子正好赶上吃今年新制的麻糖。

    念瑶虽不喜欢出门,可也有些日子没动过了,再者今儿赐婚的消息才到,恐怕明儿楚琳笙就会忍不住跑到找她。

    果然如念瑶所料,第日上午,念瑶才刚起床没一会儿功夫,楚琳笙就风风火火的跑了来。

    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喊人。

    “瑶儿你怎么才刚起啊,昨天那么大事儿你怎么还跟个没事儿一样,哎呀,我听了消息可急死了,这怎么忽然好好的你就被赐婚了?”

    楚琳笙才进院子就说了一大通的话,接着咕咚咕咚灌了杯茶。

    “那个晋王你可见过?是个什么性情的人你可知道?姑父也是不懂事!怎么也不替你想想呢,万一是个品行不……”楚琳笙说到这里,眼珠子转了转,声音沉了下来。

    “咳咳咳,万一是个品行有亏的,瑶儿你这可是一辈子都要被耽误了。”

    念瑶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笑吟吟听楚琳笙把话说完后才开口。

    “这我可要替爹爹说句话了,他问过我的,我同意后爹爹才接下圣旨的。”

    楚琳笙这下更加错愕,一把抓过了念瑶的手。

    “是那个混蛋暗中逼迫你了?瑶儿咱们不怕啊,大不了姐带你闯荡江湖去,明儿我就来教你练剑,准能赶在婚期前逃出京城。”

    她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俨然一副江湖女侠的模样。

    楚琳笙的脾气念瑶太清楚了,想一出就是一出,着急起来什么也管不了。

    可听完她竟然要带自己去闯荡江湖,念瑶再也绷不住笑了出来,直笑得弯着腰猫进了身后墨玉的怀里。

    楚琳笙被笑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愠怒着哼了一声,“我说正经的呢,这可是终生大事,瑶儿你要为自己以后着想,还有那个齐泽呢?怎么出了事儿就不见人了?亏我从前还看好他。”

    见楚琳笙恼了,念瑶揉着笑得有些疼的肚子连忙凑了上去。

    “我知道表姐是为了我,好表姐,别恼了,怪我没把话说明白,你先消消气,等下我跟你慢慢说。”

    楚琳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再者她也并非真的生念瑶气,扭捏了不到一会儿就又关切起念瑶来。

    “你快些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会事儿,齐泽那小子呢?”

    念瑶笑吟吟亲手替楚琳笙倒了茶,这才缓缓开口,“齐泽在宫里头做他的晋王呢。”

    “噗……”

    楚琳笙才刚放进嘴里的一口茶水瞬间被喷了出来,尽数落在了念瑶的裙摆上。

    可她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了,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搁下茶杯,狠狠摇了摇念瑶胳膊,“好妹妹,你不会受了刺激做梦呢吧。”

    念瑶忍着笑,正经的拉过楚琳笙的手,“好姐姐,当真是这样。”

    ……

    一直等念瑶重新换了身衣服后,楚琳笙还处在震惊中没有恢复,时不时的回头狐疑的打量着念瑶。

    念瑶笑着将手里的扇子轻轻在楚琳笙身侧唿扇了几下,“行了别想啦,我今儿本就要喊你出去呢,正巧你过来。”

    闻言楚琳笙顿了顿,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啊?哦……念瑶,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跟天桥表戏法大变活人一样,怎么一下子就能做了王爷去呢……”

    念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是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

    楚琳笙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这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嘛,走走走,咱们这就走。”

    说完还不忘挠挠头,喃喃自语:“可我怎么好像忘了什么呢……”

    等两人走到了门口,念瑶看到门外不知道等了多久的沈周以后,楚琳笙才在一旁捂着嘴惊呼。

    “遭了,我忘了沈周跟我一起来的了!”

    沈周看到两人出来以后,无奈的笑了笑,并没有介意。

    原来楚琳笙今日是想跟沈周一同来探望念瑶的,可因为来的太早,楚琳笙担心念瑶还没起便叫沈周先等一会儿。

    没想到念瑶跟楚琳笙说了这么个大事件,她震惊之余也将沈周等着自己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好在沈周也明白楚琳笙的性子,并没有追究多问。

    而且沈周在听说了念瑶所说的晋王的事儿后,也并没有丝毫疑惑。

    楚琳笙忍不住疑惑问道:“你怎么好像早就知道了一般?”

    “虽说将来说不定要陪你去闯江湖,可我现在到底也算是个有品级的朝臣,早便见过殿下了。”沈周温和的解释完,看着楚琳笙眨了眨眼。

    楚琳笙立即扬起了眉毛,故作生气,“好啊,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却不跟我说。”

    “这……”沈周顿了顿,无措的搓了搓手里的扇子,“我还以为齐姑娘早就跟你说过了,至于赐婚的消息我也才知道的……”

    沈周在楚琳笙身边像个无措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念瑶正要开口替沈周解围,楚琳笙就已经先亲昵的拍了拍沈周肩膀。

    “没有怪你的意思,好啦我们走吧。”

    念瑶在一旁看着两人间不知何时形成的默契,暗自笑了笑。

    城西多是集市,城隍庙还要更偏僻一些。

    等念瑶她们逛了一会儿,又去买了麻糖后,这才要去城隍庙。

    “一会儿叫墨玉进去送就是,瑶儿你跟我们在外头等着,可千万别进去。”

    楚琳笙生怕念瑶心软进去瞧那个丫头,那里面又脏又乱的,念瑶最不能碰污浊的东西了。

    等到了地儿后,墨玉便拿着碎银子独自走进去,念瑶她们在外头的一处茶铺里坐着休息。

    通向这里的唯一一条路四周满是杂草,再走几步便是燕京城的城门。

    这里的城门并非主要通行的地方,是平日里输送城中泔水的,狭小的只可供两辆马车通行,因此甚少有人走。

    可因着现在城里戒严,便是这个小门,也被一队士兵看守着。

    念瑶打量了一会儿后,便觉得无趣,转过头来便正巧看到一辆马车顺着这条路走过来。

    楚琳笙也看到了这辆马车,疑惑问道,“不是城中戒严吗,怎么还有人想出去?”

    她与念瑶都不太关心朝堂上的事儿,这话自然是问的沈周。

    沈周闻言也抬头去看,只一眼便蹙起眉头来,“若是朝臣家的马车要出去也并非不行。”

    沈周说完便看向念瑶。

    那辆马车从三人坐着的茶铺面前快速驰过,马蹄踏在地上掀起一阵尘灰。

    而过去之后,三人正好看见马车后面悬挂的木牌,那上头刻着个大大的‘齐’字。

    “这是……齐府的马车?”念瑶不可置信的开口,满眼都是诧异。

    “姑父要出城做什么?”楚琳笙并未多想,只是好奇的问道。

    “爹爹一大早便去了监察司啊,而且即便是爹爹,也定然不会去走这个过泔水的小门吧。”

    念瑶同样摸不着头脑,想了想又接着道:“走,咱们去瞧瞧。”

    茶铺离着城门还有一段距离,三人走过去时,那辆马车已经在城门口停了一会儿。

    守着的士兵似乎很是为难,其中为首的跟身边的人商量了几句,犹豫着开了口。

    “如今是非常时期,上头严令要挨个巡查,您虽有牌子,但例行的检查还是不能避免。”

    念瑶闻言便断定马车内绝对不是父亲。

    齐伯奉为人刻板,恐怕士兵不说,他也要先让人检查一番才行。

    马车内却迟迟没有动静,好半天后,一个念瑶熟悉的面孔从车窗内探了出来。

    “几位,齐府的车难道还怕搜查不成?只是我今日实在身上不爽,下不了车,就通融通融吧。”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