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随手捡只摄政王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6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说话的人正是李氏, 手里的腰牌是齐伯奉前几日交给她,让她拿着出城去别庄的。

    看守城门的士兵闻言又互相看了看,同各自的眼神中同样看到了为难。

    眼前的这辆马车来自齐府, 便是不说齐府是晋王殿下未来王妃的娘家, 搁在从前,监察司的齐院长齐大人也是个不好惹的。

    “齐夫人, 您有腰牌要出城我们自然不敢拦着,可上头规定了……”

    打头的士兵话还没说完, 李氏脸色便已沉了下来。

    李氏见好言好语说不通, 脸上的柔和瞬间消散,转而蹙眉厉声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出城马车上难道还能带着别的什么不成?你们什么意思, 难道是怀疑齐府勾结贼人了不成?”

    全天下都知道当年吕少阳还没落败时候齐伯奉也没有向他低头,再怎么也不会有人去怀疑齐府。为首士兵顿时慌张起来。

    “这……齐夫人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没有别的意思。”

    “那就赶紧放行吧。”李氏敛下帘子,语气中却隐隐透着紧张, “别耽误了我的事儿。”

    几个士兵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看着马车上写着齐府的字, 将手里的腰牌还了回去。

    ……

    小门前还有一小段的路,念瑶三人虽看见了李氏, 可对话却只能隐隐听个大概。

    楚琳笙在念瑶口中也听说了李氏做过的事儿, 因此见是李氏后,只是瞥了一眼, 而后嫌弃的开口:“啧,怎么是她啊。”

    念瑶远远看着士兵已经放行马车疾驰而去,摇了摇头:“前儿她回来后说要去吕家再见齐茹芸一面才肯走,我原以为她早就离开了的。”

    “她好好地不走城门,走这个过泔水的通道做什么?”楚琳笙嘲弄的笑了笑:“莫不是觉得走城门人多, 被瞧见了丢脸面?”

    李氏出身不好又是从侧室扶正的,从前是个极其要面子的人,最在乎排场了,如今竟然沦落到甘愿走这小门,也是离奇。

    “便是怕人瞧见也没可能要走这里。”

    念瑶蹙眉有些不解,倒是沈周一直静静听两人的对话,忽然开了口。

    “齐姑娘,方才我听闻这位夫人先前去了吕家?”

    “对。”念瑶肯定道,“若不是她执意要见齐茹芸,早就该离开了,父亲是回禀了齐……晋王殿下后,才送她过去。”

    沈周眸中立即浮现出一丝忧虑来,看着早已远去不见踪影的小门外,脸色沉了下来。

    “方才虽听的不太清楚,可也大致能看出来是这位夫人执意不让士兵检查车内,若是没有什么事儿,便是查查又何妨,再者也不必要走这么个简陋的小门。”

    念瑶闻言,心里冒出来了不好的预感,“沈公子的意思是怀疑马车里藏了人?”

    沈周点了点头,“不无可能。”

    “她藏人做什么?”楚琳笙歪着头满眼疑惑,“总不能叫齐茹芸跟着她去别庄吧,再说等到了地儿就要被别庄的下人发现,也许是你们想多了。”

    “不对。”念瑶想起什么一般,猛然拉住了楚琳笙的衣袖。

    “若是齐茹芸也就算了,可是吕天涵被囚在吕府中不说,那吕少阳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若是他们趁着这个机会说服李氏,让她藏一两个人出城也未可知。”

    沈周立即也符合的点点头,“如今吕府上下围的跟铁桶一般,也只有这个机会能将人送出去了,不行,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去禀报一声才是。”

    楚琳笙见两人都这样说,也意识到了事儿的严重,当下也不再多问。

    正巧此时墨玉已经出来了,几人来时并未乘坐马车,此处又偏僻,只能尽量赶路赶快些。

    楚家离得近,楚琳笙先行回了家。

    待快到齐府时,沈周才要与念瑶告别,转个弯的功夫便感觉的身侧一束目光正冷冰冰盯着自己。

    齐泽今日本要乘着马车回府邸,经过齐府时下意识掀开了帘子,却不曾想正好看见了同沈周走在一起的念瑶。

    他此刻哪里顾得上什么大婚前不能相见的礼数,当即便命人停了车。

    “晋,晋王殿下安好。”沈周回身立即行礼请安。

    经过多日来朝堂上的接触,沈周明显感觉得这位晋王殿下相比吕少阳更有能力,也更叫人信服。

    可此刻看着齐泽眼眸中冰冷到极点的寒意,沈周头一次觉得自己被危险笼罩。

    齐泽见沈周行礼并不答话,缓缓走了几步停在了他的面前。

    念瑶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齐泽,他今日身着浅色云纹的宫服,明黄的腰带昭示着王爷的身份。

    这是念瑶第一次见他穿正式的宫服,错愕了片刻后,看着他身后跟着的人,抿了抿唇便也要行礼。

    “殿下……”

    念瑶腰身还没弯下,齐泽的手便已先行到了她的胳膊上。

    宽大有力的手轻轻一拖,便将念瑶身子扶正,又隐隐借力,暗中将人朝自己的位置拉了过来。

    像是无意,却又好似在昭示主权一般。

    “你不许行礼。”齐泽声音低沉,可却能叫其他所有人听的一清二楚。

    念瑶脸上立即热了起来,揉搓着锦帕轻轻嗯了一声。

    这时,齐泽才好似刚刚想起沈周一般。

    “沈大人无须多礼。”

    他嗓音仍旧低沉,却隐隐透着寒意,叫人一下便能听出不满来。

    沈周闻言大松了一口气,“多谢殿下。”

    起身后的沈周这才想起方才的事,连忙开口,“殿下,臣有事要禀报。”

    齐泽虽对刚才他单独与念瑶走在一起心里很是介意,可也知晓沈周的为人,便示意他说下去。

    等齐泽听完之后,面色也沉了下去。

    “荆四。”

    “奴才在。”

    若是李氏当真藏了人,那事不宜迟。齐泽食指在随身的扇坠上搓了搓,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

    “去叫一队人马顺着小门搜查,再叫一队人暗中查探,有了踪迹先隐匿起来,回来禀报。”

    “是。”

    等齐泽安排妥当后,才跟沈周淡淡道:“我自由安排,你先回去吧。”

    看着沈周离去,念瑶仍有些疑惑,正要开口询问,抬眼便对上了齐泽略有不满的目光。

    念瑶顿了顿立即明白了什么,想想方才齐泽对沈周的态度,心里竟是有些觉得好笑。

    但见齐泽越发沉的目光,念瑶连忙收敛了笑意,浅声解释道:“我今儿是同表姐出来的,沈周如今可听表姐的了,这次沈周要再去提亲,表姐绝对要带着他闯江湖去,到时候你可别不放人啊。”

    她一番话将沈周与楚琳笙的关系表露了出来,齐泽眼中的阴沉这才消退了一些。

    而后念瑶才笑盈盈问道:“若人真就这么跑了可算是大事儿呢,怎么也没见你着急啊。”

    “早便料到他们会借机逃走,城外都安插了人手,方才说暗中跟着的人便是叫荆四去通知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要借着齐府的马车离开罢了。”

    齐泽解释完,念瑶这才意识到齐泽自然比她想的更为周全。

    而后念瑶又看齐泽身后跟着的宫人跟侍卫,笑着朝旁边退了几步。

    “可别叫人瞧见咱俩见面,万一给礼部那些老臣知道了,不得说殿下你不守礼数吗?”

    她撒娇又冲齐泽眨巴着眼睛,惹得齐泽心头一热。

    “之前要走还有一层怕齐大人介意的缘故,至于礼数……”齐泽眼神阴晦扫了眼身后,那些人立即垂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生怕惹了齐泽注意。

    齐泽转头的功夫,眼神已温和下来,看着念瑶柔声解释:“放心,没人敢说我。”

    齐泽又看看念瑶身边仅有墨玉一人,接着道:“齐三呢?”

    念瑶示意齐三在府里头,“今儿跟着表姐沈公子一同出来的,想着人带多了不方便,便叫他在家了。”

    “如今婚事已经传了出去,到底吕家的人还没抓完,保不齐会有些残党余孽还在燕京,你要觉得不方便,便吩咐他暗中跟着就是。”

    念瑶好生应下来后,齐泽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得去趟吕家看看究竟如何了。”齐泽说完,忽然垂下身子,又浅声道:“你乖啊。”

    轻柔的呼气消散的很快,念瑶回神时齐泽已直起身子来。

    念瑶余光立即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里并没有人经过,而齐泽身后的人也都不敢看过来后,这才红着脸学着齐泽方才的样子戳了戳他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头。

    浅浅的接触齐泽心里已将方才的不畅尽数挥走,他眸中浮现出一丝暖意这才离开。

    燕京城外。

    写着齐府字样的马车里,李氏紧张的看着眼前坐着的吕天涵。

    吕天涵病后,身子虽调理好了一大半,但阳亏血虚,如今多走几步都会累,现在一脸惨白,看着没有丝毫精气神。

    “吕,吕公子不说出城门就有人来接应吗?”李氏小心翼翼的问道。

    身侧的齐茹芸已有四个月的身孕,身形略显臃肿,原本纤瘦的下巴上多了不少的赘肉。

    齐茹芸也是一脸担忧,“是啊,都到出来这么久了,会不会丞相根本不知道咱们逃出来了。”

    听着两人的问话,吕少阳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啰嗦!昨日已飞鸽传书给父亲,这里说不定还埋伏着人,你们懂什么?”

    李氏名义上算是他的岳母,可吕天涵语气上却没有丝毫的尊敬,反而很是不耐烦的冷哼了一声。

    李氏面色立即有些不悦,搁在从前,她必定要好好说道一番,可看着齐茹芸在旁边带着哀求的目光,叹了口气忍了下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