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随手捡只摄政王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9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喜娘这辈子看过不少人家的婚嫁, 其中也不乏权贵。

    她自然也见过不少疼爱新嫁娘的郎君,可如摄政王这般不在乎身份亲自去迎接,还推脱了宴酒的, 却是头一个。

    新嫁娘身上的嫁衣首饰繁琐, 照这样要坐下屋内等候郎君到入夜还不能有多余的动作,虽表面风光, 但一天下也会格外累。

    只是世人甚好想到这些,男人们推杯换盏后只会醉醺醺的入洞房。

    摄政王此时回来分明就是心疼王妃累着。

    喜娘感慨着连忙带着人前去迎接。

    等齐泽进屋时, 屋内的婆子丫头早跪了一地。

    “奴才们给王爷王妃道喜。”

    齐泽目光越过面前跪着的人群, 落在安静端坐着的念瑶身上,她一身红嫁衣绣着凤穿牡丹的样式, 双手攥住锦帕。

    旁人看不出,可齐泽依言便知道她此时有多么紧张。

    “起吧。”清冷的声线中听不出别的意味来。

    念瑶隔着盖头闻声垂眸看去, 也只瞧见了他镶云纹东珠的鞋子与衣摆。

    他一步步缓缓走进,分明很相熟的两个人, 可此刻都心里都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念瑶攥着锦帕的手里紧了紧,心跳的几乎要到嗓子眼了。

    前些日子, 念瑶想过无数种大婚当日的场景,却都没有料到齐泽竟能这样早回来。

    齐泽心里同样有些紧张, 或许更多的是激动, 但面上却神色依旧。

    “我该……”

    齐泽掩饰的再好,一开口还是露了馅。

    喜娘不禁暗自笑了笑, 一般大婚当日,新郎新娘都免不得有些紧张。没想到外头传言杀伐决断的摄政王竟也会如此。

    “殿下,掀喜帕吧。”喜娘适时将手中的绿如意递了过去。

    齐泽接过来绿如意,冰凉的触感倒叫他冷静了些,伸出胳膊轻探过去, 喜帕掀开,眼前人面颊羞红,远山眉略施青黛比往常更加温柔怜人。

    金色的步摇随着她抬眸轻轻颤了颤,大红嫁衣衬托下,比盛放的海棠还要明艳娇嫩。

    “请王爷王妃喝合卺酒。”喜娘打破寂静,端上准备好的酒盅放到两人面前。

    合卺酒入口,呼吸交织。

    念瑶甚少喝酒,饮下后辛辣的滋味儿顺着味蕾滑落嗓子眼儿中,她忍不住蹙着眉眨巴了眨巴眼睛。

    齐泽不是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交织在一起的胳膊在松开始,他手背轻柔的抚过了念瑶唇角。

    他的手比方才的酒还要冰凉,念瑶意识到后便转眼去看,便见他手背上沾了一小片浅浅的水渍。

    三杯合卺酒后,念瑶呼吸已渐渐有些沉了,这比不得往常的果酒,分明是冰凉的,喝下后所过皆甚是热辣。

    一切礼数完毕,喜娘退出房后,齐泽浅笑着叫人去端了热茶来,才挥手示意都退下。

    新嫁娘的嫁衣厚重繁琐,齐泽干脆亲自端着茶水喂到了念瑶嘴边。

    “我,我自己来就好。”念瑶垂眸浅声。

    齐泽却避开了她的手,温柔抓在了手心,“瑶儿跟我还有什么好客套的。”

    的确,他们之间早已无比熟悉,念瑶闻言也不再扭捏探头过去。

    他从未照顾过人,但动作却很是温柔。

    衣裳厚重,念瑶只觉得身上越发的热,念瑶依言喝完茶水后,反而头脑更昏了。

    “齐泽我有点困……”她揉着昏昏的脑袋,喃喃开口。

    眼眸朦胧间齐泽已揽住了她的腰身,淡淡的酒气萦绕在两人之间,呼吸交错,念瑶嗅着身子放松了一些。

    锦绣嫁衣下的身姿玲珑有致,腰身纤弱齐泽甚至不敢用力。

    他探上腰身轻解下繁杂的外饰后随意扔到了旁边,轻柔小心将人放到了里面。

    “不急着睡。”

    齐泽轻轻在嫣红的唇瓣上点了点,宽大的手心顺着耳垂向下抚弄,肌肤一寸寸在他掌心滑过。

    细痒的感觉惹得念瑶轻轻嘤咛着,眼位微微泛起了红。

    齐泽指腹在她眼眸间抚过,一片微凉的湿润。

    “我等了很久。”他的唇瓣轻柔印在她的额头。

    “你知道吗?几个月前我离开燕京时,甚至就想抛下身后的一切,只与你一生厮守。”唇瓣往下挪,印在她的眉角。

    “可我怕你有一天会受到伤害,我从前什么都不怕的……”

    “今日之后,再没什么会将我们分开。”

    “瑶儿……”

    他说一句,唇瓣便要往下挪一寸,耳鬓厮磨间,念瑶鼻子酸涩身子微微颤着。

    她开始学着笨拙的回应,一点点向他靠近,却还是忍不住有些胆怯。

    “我,我有点怕怎么办?”

    齐泽动作轻柔依旧,俯下头轻声在她耳垂舔舐,“不怕,我在呢。”

    极尽温柔的语气与动作好似在面对世间最好的珍宝,念瑶侧眼看着齐泽认真的神色,与他眼眸中极力压制的情.欲,闭上了眼睛主动吻了上去。

    第日。

    念瑶醒来时天已大亮,昨天折腾到了半夜,齐泽叫人将热水抬进屋内将她抱进去清洗后才睡下。

    念瑶脑内回想起昨夜的画面脸颊便忍不住的发热,她当时没有半分的力气,只好让齐泽抱着她。

    没有了衣物遮拦肌肤亲昵紧贴着……

    想到这里,念瑶连忙将脸重新埋进了被子里。

    那时候她已经腰腿酸软,可耐不住氛围旖旎,真是,真是没有半分规矩了……

    念瑶缩进锦被中,可这一幕已经被早已醒来的齐泽看在了眼里,他一点点将锦被从她手中扯出,撑着胳膊笑吟吟看着她。

    “怎么样,身子还累吗?原本今儿要去叩拜宗庙,我叫人推到了下午,你再休息会儿。”

    念瑶脸颊绯红,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齐泽,大着胆子挪过去了一些,而后轻轻的将脑袋埋进了他的臂弯中。

    “……腿有些酸。”

    猫儿细弱的声音还带着丝没褪去的情.欲,齐泽喉头滚动着,另一只手顺势搭在了她的肩头。

    轻薄的里衣微微敞开着,细腻白皙的肌肤好似玉石般。

    “瑶儿……”

    齐泽压制不住的伏下了身,埋在自己臂弯里的小丫头就势露出了双眼,正眨巴的看着他。

    “嗯?”

    “只是腿酸吗?”

    念瑶闻言轻轻点了点头,“腰还有些软呢。”

    呢喃柔软的声线落在齐泽心间,“我帮瑶儿揉一揉……”

    “好……嗯?”

    他说着,双手便已经开始从腰身缓缓滑落下去。

    春光乍泄。

    屋外候着的人听见里头的动静各自垂下眼眸站远了一些。

    折腾到晌午,念瑶在屋内用过饭后,才穿上宫里送来的宫服准备进宫。

    齐泽母妃程娘娘在多年前便已早早离世,今日念瑶进宫一来是祭拜程娘娘与先帝,二来则是将名字录入宗册之中。

    初秋微凉,马车上齐泽早叫人提前准备了手炉。

    带行至皇宫,马车一路未停直接到了正殿。

    齐泽先一步下了车扶着念瑶,等落了地,便瞧见皇上皇后也正好到了。

    念瑶从前只见过皇上几次,是个比齐泽年纪还要大的中年人,可穿着世间最威严至高无上的明黄色朝服的皇上,看过来的目光却带着怯意。

    这种怯意,从前是用来面对吕少阳的。

    而皇后则是个比皇上还要年龄大一些的女人,是从前吕少阳亲自选到后宫的。

    她的面容比皇上更加憔悴一些,但依旧不敢怠慢的陪着笑走过来。

    念瑶才要想着上前拜见,却被齐泽在暗中拉住了手。

    接着便见皇上浅笑着甚至带着讨好走了过来。

    面对两个比自己小上许多的人,他却没有丝毫扭捏犹豫,“见过皇叔皇婶,朕昨日原想亲自过去贺喜,可想了想还是觉得大婚当日会打扰了皇叔皇婶。”

    皇上身姿与齐泽一般高,肩背却微微佝偻,明显矮下去了一头。

    念瑶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这句‘皇婶’是在唤自己。

    齐泽是先皇的幼弟,他这般喊的确没有问题。

    不过她刚刚及笄的年纪,被一个中年人这样喊还是有些不适应。

    但皇上明显没有觉得奇怪,还故作亲切的冲她笑了笑。

    这种怪异的感觉下,念瑶暗中捏了捏齐泽的手心,齐泽握紧了她的手后冲着皇上轻轻点了点头,这才进了殿中。

    祭拜的过程很是无趣,皇上倒是丝毫不敢怠慢。

    可齐泽却始终表现的十分随意,念瑶跪下叩拜后便立即将她拉身来,好似比自己跪还有心疼。

    念瑶原还想着会被人议论,但即便这样不合乎礼仪的行为,周围没有任何人敢多嘴一句,甚至连看都不敢多看。

    就连记录宗册原该到宗庙,都被齐泽随意指派了个人过去。

    “你腿酸,不用多走。”齐泽在她耳边用只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沉道。

    念瑶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会不会有些不合礼数?”

    齐泽却笑了笑,似是嘲讽一般,“大魏朝还有不合礼数的地方?”

    被一个将领把控朝政了几十年,直到齐泽出现前都没有人有反抗的能力。

    而皇上从小生活在恐慌中习惯了卑躬屈膝,这样一个早已没有礼数可言的大魏朝,并不在乎齐泽这么一点点的不合规矩。

    等念瑶祭拜结束后,齐泽便叫人先送念瑶回去休息。

    正如齐泽所说,大魏朝虽颓然多年,可好在根基还在,百废待兴,齐泽将来还有许多事儿要忙。

    念瑶相信齐泽一定做得到,当然,也更相信在齐泽心中,自己才最重要。

    掀开车帘,念瑶回首看着齐泽的背影。

    不知为何齐泽竟也在此刻心有灵犀一般回了头。

    四目相对,两人眼眸中的信任与眷恋深切入骨。

    天光微暗,但一切都会越来好。

    ——全文完——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