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女谋士的奋斗日常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3章 乌桓之辩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三月后, 郭瑾得天子赦令。

    刘协以其本有鸿鹄远志,是为巾帼不让须眉之例,特准其官复原职, 以此效忠汉室、鞠躬尽瘁。

    曹昂特将两人之事奏请曹操,曹老板欣喜之中亲自出面,不远万里将郭禧夫妇接至邺城暂住。两家长辈取出二人生辰八字, 占卜忌宜,终是挑选了适宜成亲的黄道吉日,总算将郭瑾与曹昂的婚期暂且敲定下来。

    婚约既定, 虽说婚期尚在明年,但思虑着男女有别, 郭瑾还是在郭禧夫妇的劝导下, 自掏腰包购置了一处宅邸, 说是婚前暂居,无需华贵宏伟, 只要能遮风避雨,安稳住到婚期之前。

    郭瑾的新府邸距离郭嘉旧宅不过两条长街的距离, 看着不远,可自从两人分府别居后,没什么特别合适的由头, 郭嘉也就不曾亲自登门过。同在邺城之中,两人之间瞬间像是隔了千程万里。

    祢衡自然是不管什么男女有别的鬼话,他只知跟着郭瑾有酒喝, 遂于郭禧眼皮之下,也便只有祢衡顺理成章地蹭住下来,大有一副古代钉子户的架势。

    见郭瑾出狱后总是若有所思,不是对着庭中的遮天海棠怔怔失神, 便是独自观棋静默不语。祢衡不止一次地想要同她深入畅谈,毕竟在祢衡不算丰富的人生经历中,撞破别人亲吻的尴尬事可谓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虽说时隔多年,可那般缱绻情深必然骗不得人。

    她不快活,祢衡肯定地想。

    见祢衡欲言又止地挡住自己观赏海棠的视线,郭瑾笑一笑,似乎陷在某种回忆里,就连声音都是温柔而甜蜜的。

    “他本喜青色,却因我常着白衣,而不知不觉爱上白色。”

    “他的身上总是有着海棠的微香,那种香气太独特,以至于他不在我身边时,我总会噩梦连连,甚至有时就连睡着都是奢侈。”

    “他总是一副随性自如的态度,可偏偏遇上我的事情,他会慌张到失了方寸。”

    “他的感情深沉而细腻,奈何不善表达,叫我心急又无奈。”

    “他孤单了太久,我总是怕他不愿给自己幸福……”

    祢衡开始还不算懂,可听着听着,蓦地就有些难过。这种感情自己虽未体验过,可光是听着,便几度叫人红了眼眶。

    祢衡张张嘴,还是将心中所想问出口来:“即是如此,长珩为何又要……”

    ——同旁人结亲?

    话还不曾说完,郭瑾便率先打断他的疑问,貌似无意地呢喃出声:“也不知华先生游方于外,何时将归?”

    ……

    公元204年秋,距离郭瑾婚期不过半月。

    就在丞相府上上下下皆在筹备曹昂婚事之际,忽闻袁熙与袁尚兄弟二人北逃乌桓,深入柳城,投奔单于蹋顿。乌桓人俗喜骑射,随水草放牧,居无常处,食肉饮酪,素以“乌桓铁骑”著称,屡屡侵扰大汉边境,是为中原诸侯心中的一根顽刺。

    曹操喜事当头,仍是如临大敌般聚集众谋,意图商讨北征乌桓是否可行之事。

    与官渡之战不同,同为兵行险招,荀彧、荀攸等肱骨之臣显然并不看好曹操所想。在他们看来,三郡乌桓地形复杂、气候恶劣,曹军千里奔袭,更是疲兵对悍将,恐难敌也,可以说是损兵折将、费力不讨好的军事工程。

    再说,刘表坐观荆州,若见邺城空荡,岂不携手刘备发动奇袭?

    曹操沉吟许久,就在众人缄默不语的当口,人群中忽而步出一位清俊神朗的官服男子,他的衣袍虽算不得齐整利落,甚至用随心所欲来形容更为体贴恰当,他的神色亦是未见起伏的平静,可他说出的话却似巨石入海,在人心中激起千层波浪。

    “主公威震天下,然胡人自以路远,必不会防备于主公。主公若能千里奇袭,定可一战而平三郡之地。何况如今四州新得,百姓无不以威势依附,若袁尚二人凭借胡人之势卷土而来,四州百姓纷纷响应,恐至此时,冀、青之地早已脱离主公所控。”

    “至于刘表之徒”,郭嘉顿一顿,复又讥笑一声:“见机事迟、举棋不定,又与刘备面和内疑,不足惧也。”

    曹操本还犹疑不定,郭嘉这一席话,却恰好击中了曹操的心脏。心知曹老板已有定夺,郭瑾并未做声,只是越过身前的重重人影,将视线远远投向那位侃侃而论的挺隽青年身上。

    总感觉已好久不见……

    似乎感觉到她的注视,郭嘉偏头来瞧,却并未来得及抓住郭瑾偷窥的视线。顾不得周围林立的人群,郭嘉就这般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郭瑾,阿瑾似乎比上一次见面又要好看了一些?

    郭嘉无声笑笑,脑中再次回想起当年那本无字小册中一纸谶言,也许这当真便是天意?兜兜转转,挣扎无数次后,结局竟比想象中来的还要快了三年。

    乌桓环境险恶,极易水土不服,郭嘉主动请命前往,自言孤家寡人、无甚眷恋,曹操终是应允下来,只嘱咐郭嘉莫要逞强,若是稍感不适,定要提前向他表明,莫不可有所隐瞒。

    郭嘉含笑应下,视线逡巡一圈,终是再次转回郭瑾身上。

    她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平静,就这般任由他主动担下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任务,不过想想倒也不难理解,毕竟阿瑾新婚在即,她又怎会在这种幸福美满的时刻,来关心自己是否能过得舒坦自在呢?

    乌桓这种苦寒之地,自己一人承受也便罢了。

    若是回不来……

    郭嘉突然就有些哽咽,忙掩饰般敛袖回身。若是回不来,他倒情愿阿瑾可以永远忘记自己。

    ·

    出征在即,郭嘉整理好随身行装,兀自出神思忖良久,终是乘了车驾,亲自登门拜访郭瑾。

    进门时,正巧碰上匆匆出门的祢衡。平日里总爱斜眼瞧人的祢大公子,今日竟舍得同他打起了招呼,说是家中憋闷,自己要去孔融府上讨些酒喝,今日恐要宿在孔融之处。

    郭嘉惊诧于对方的热情,片晌,方吐出一声:“哦,好”。

    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汹涌而来,祢衡气结于胸,又扔出一声:“郭老夫妇受丞相之邀于府中小聚,此刻亦不在此。”

    郭嘉未及作出反应,祢衡便翻出一个白眼,扬长而去了。

    郭嘉抬步进门,转过朱红的弧形长廊,恰于湖心亭处,瞧见一道熟悉的温婉身影。似乎预感到他的到来,郭瑾早早地便于亭中摆好酒具棋盘,自己则一身黛色襜褕,端端跽坐于石案旁侧。

    见他来了,郭瑾弯唇笑笑,冲他招手道:“奉孝!”

    说着,为他亲自斟满案上的耳杯,唇上的弧度只增不减,“今日我来为兄长践行。”

    郭嘉随之落座,正要举杯一饮而尽,郭瑾却按住他冰凉的十指,“奉孝且慢。”

    郭嘉疑惑抬眸。

    郭瑾自觉松开他的手指,继而顺势扯住他雪白无暇的长袖,“当年北赴雒阳之前,瑾曾听兄长吟过一曲民谣,如梦似幻、并不真切,因此念念难忘。”

    “奉孝若是愿意,可否再唱一次同我听听?”

    要他……唱歌吗?

    郭嘉盯着郭瑾瞧了许久,一眨不眨,久到像是要将她铭刻进生命里,最后只如往常般道了声:“好”。

    他轻轻吟着当年的曲子,明明是那样单调的歌谣,可经他唱出,却莫名有种淮阳名曲的悠扬意蕴,像是有人贴在你耳边,娓娓诉说着那些不为人知的情深缘浅。

    一曲结尾,郭嘉声调刚落,郭瑾便已嫣然笑道:“奉孝,如今我很开心。”

    见对方眸中的光亮逐渐被阴影揉碎,郭瑾硬着心肠继续笑得没心没肺:“我希望兄长也能觅得良人,拥有同我一般的快乐。”

    郭嘉闻声敛眉,片晌,复又冲她粲然一笑:“待从乌桓归来,我便寻一良缘,终身为伴。”

    若我还能活着回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