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女谋士的奋斗日常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4章 番外(二)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被人押入监狱的途中, 郭瑾无奈地想,也许这便是命运?

    从她决定接受原主女扮男装设定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自己所踏上的征程, 布满荆棘坎坷,她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就是——死亡。

    当时的她并未预料到, 自己会这样毫无保留地喜欢上一个男子,一个本不该与自己有任何交集的古人。他们之间明明隔着上千年的岁月,他们本该是两条永无交集的直线, 可命运就是强行将他二人牵扯到一起。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呢?

    曾经郭瑾也在辗转难眠时思虑过这个问题,当时的她总是将荀彧看作自己昙花一现的初恋, 算上她与荀彧的往日纠葛, 她以为自己爱上郭嘉最早也是在长安之时。

    如今锒铛入狱, 周遭的喧嚣浮华仿佛瞬间荡然无存,郭瑾静下心来, 认真回溯过往旧忆,这才恍然惊觉, 或许早在雒阳重逢之际,甚至早在阳翟同处之时,自己便已芳心暗许。

    只是“兄长”一词带给她这个现代人的冲击过大, 又许是韩剧兄妹虐恋CP的洗脑循环,郭瑾下意识逃避了自己对于郭嘉的心思,她以为只要自己逃得够快, 心动这种事情不过海上微波,激不起半分涟漪。

    所以他们无数次错过又重逢,就这样浪费了生命中的几度年华。

    若非官渡那一夜,她或许至今都看不清自己的心意。

    郭瑾端正席坐于狱中草席之上, 想起郭嘉,唇角止不住地勾起,眸中清波荡漾,仿佛不曾身处这般腌臜狼狈之地。

    思及两人如今也算互通心曲,郭瑾心中盘算,曹老板再怎么愤怒,终究不会舍得治她死罪,大不了自己领个责罚辞官归隐,届时奉孝定会同自己携手而去,从此躬耕于野,做对神仙眷侣,岂不逍遥快活?

    心绪总算彻底平复下来,郭瑾摸摸胸口,自己不知何时竟将无字书一并带来了?!连忙背过身去,郭瑾自怀中掏出那本朴实无华的棕色小册,本想同策马奔腾吐槽一番如今的处境。

    谁知兴致冲冲翻开无字书,刚一进入,论坛首页便闪烁着跃入眼球几个晃眼的对话框。郭瑾抬袖遮挡,待适应光亮之后,这才看清对话框中的内容。

    【对不起,您的穿越额度即将用尽】

    【自即日起,暂停穿越论坛使用权限】

    【请您妥善料理古代诸事,随时准备回归2020】

    ……

    原来从天堂到地狱,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郭瑾眸中的光亮逐渐揉碎,唇角的笑意亦跟着消失无踪,她保持着刷论坛的姿势,久久不动,像是突然不认识简体字了一般。

    紧接着,那颗本来受尽磋磨都没起过波澜的心脏,突然就疼得厉害。只感觉鼻尖一酸,眼泪啪嗒就滚落几滴,落在手中的无字书上,白光顿时消散,无字书变成了一本彻彻底底的无用之书。

    郭瑾突然笑出声来,她总是担忧兄长会在哪一日突然离开,没曾想,到头来离开的竟是自己。可是来不及了,她要在离开之前,为他做最后一件事。

    ——替他挡下乌桓的死劫。

    郭瑾利用曹昂的爱意,说要同他假意结亲。

    听她提及此事的刹那,曹昂定是喜悦满怀的,可他到底是聪明人,他看得出郭瑾的难过,所以他开口拒绝了结亲的提议,他只想要真心真意的爱慕与欢喜。

    这样也好,郭瑾庆幸地想,至少自己不用为欺骗曹昂而悔过了。

    只见她直直下跪,以前所未有的哀求姿态,从最初穿越之说,到自己预判之能,再到郭嘉乌桓之劫,事无巨细,全数道与他听。在她心中,只有曹昂才能相信她的所有“疯言疯语”。

    曹昂的神色晦暗不明,不知想到些什么,蓦地双目猩红地将她逼进角落,整个人以绝对拥有的姿态罩在她身前,几乎可以说是咬牙切齿:“你可知自己是在以命换命?”

    郭瑾知他是在担心自己,只能顺从地抚上他的脊背,声音轻轻柔柔,就这般轻描淡写地开口:“我不是郭嘉,我不过代他远征罢了,丢不丢命还需另说。”

    这样性命攸关的事情,她却可以毫不在意。曹昂终是明白郭嘉之于郭瑾的意义,自己再如何努力,都不过是镜花水月。

    因此哪怕只是名义夫妻,他也同样甘之如饴。

    所以曹昂选择同郭瑾一起演戏,就算欺骗父母亲友也在所不惜,似乎只要乌桓之征一日不到,他便能继续光明正大地拥有着郭瑾。

    但上天总是不能让人如意。

    就在大婚之前不过半月,乌桓的消息果真顺风而来。白日里敲定郭嘉随军出征之事后,郭瑾同曹昂商议,两人以郭嘉患有寒疾、身体未愈为由,于夜间求见曹操,特请允许郭瑾代替兄长随军。

    曹操虽忧心郭嘉,但到底心疼曹昂,想着长子大婚将至,断没有让新婚妻子束发随军的道理。再说郭嘉又是个倔驴的性子,若他得知自己表妹要替自己远征乌桓,他定会跳起来第一个强烈反对。

    郭瑾同曹昂对视一眼,曹昂依照两人先前所言,直接高声跪请,表示乌桓不定,无意大婚的决心。郭瑾亦随之下跪,自言北征乌桓乃万古留名的大事,万不可因儿女私情有片刻耽搁。

    两人前后夹击,曹操终是勉强点头。

    郭瑾主动揽下劝导郭嘉的担子,两人躬身而退,方行至丞相府门之处,郭瑾拱手同曹昂辞别,见她转身欲走,分毫不舍都没有,曹昂蓦地心头一酸,两步上前狠狠箍住她的纤腰,顾不得丞相府中提灯往来的众人,更顾不得邺城之中的万家灯火,只如热恋男女般同她紧紧依偎在一起。

    曹昂忍不住落下两滴眼泪,声色中都挟带了几分厚重的鼻音,“阿瑾定要平安归来,届时哪怕只剩片刻相处,阿瑾也是我曹昂的妻。”

    郭瑾眸中的神色变幻莫测,最终还是隐于浓浓的不忍之下,只听她温柔应声,暖暖道了句:“好”。

    她终究还是骗了曹昂。

    她不会回来了……

    ·

    华佗终是赶在北赴乌桓之前赶回邺城,郭瑾抱着几本拗口的医学典籍,指着其中一味药草,兴致勃勃地问:“华先生,这世上当真有忘忧草吗?”

    气甘味苦,食之忘忧。

    华佗笑得莫可奈何:“长珩所观医书皆为游医杂谈,道听途说,多半算不得真。”

    说着,不由调笑两句:“这世间本无忘忧之药,若论解忧忘忧,不如饮酒逍遥?”

    郭瑾突然福至心灵。

    匆忙唤人取了烈酒数坛,郭瑾守在府中,静候郭嘉登门。本是早便做好了打算,可瞧见郭嘉的瞬间,她还是犹疑了一瞬。

    这也许就是今生最后一次相见。

    她突然就有些不舍,所以她打断郭嘉饮酒的动作,她求他唱歌,她骗他说自己如今开心快活,她只想郭嘉能忘记自己,余生有人相依为伴。

    郭嘉此生算计过无数人,也曾被无数人算计,可他却从未防备过郭瑾。所以当他醉意醺然地埋头卧倒时,郭瑾只是伸手理顺他的额发,继而凑上前去轻轻贴上他的唇瓣,享受着最后的沉溺与亲近。

    强迫自己展颜一笑,郭瑾凑到他耳边,声音像是淙淙而过的泉水。

    “奉孝,永别了。”

    作者有话要说: 滴!古代篇倒计时——2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