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女谋士的奋斗日常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8章 现代篇(三)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

    阳光极盛, 透过净白的纱帘照进室内,郭嘉睁开眼,场景由模糊逐渐真切, 待瞧清面前紧张兮兮的发小,郭嘉扯起唇角宽慰笑笑。

    见他终于转醒,郭宇按耐已久的脾气终于爆发, 直接在郭嘉耳边骂骂咧咧道:“现在有些极端书粉真他妈有病!嫌你改动了原著,骂一骂还不尽兴,竟然人肉到你的公司, 在你轮胎上动了手脚。”

    他们分明是在……谋杀啊!

    说着,视线扫过郭嘉苍白的唇角, 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还是憋回肚子里, 似乎生怕触动他哪根敏感的神经。

    郭嘉总算明白了几分, 可他却无论如何都看不懂,哪怕在这里他已经生活了十九年。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对一个陌生人恨之入骨呢?甚至巴不得他死得干干脆脆。

    如此想着, 郭嘉探出手来摸了摸沉重的右腿,那里打着石膏, 用绷带高高吊起,除此之外,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瞧见好友的动作, 郭宇不由同他视线相对,感受到郭嘉眼中的迷茫无措,郭宇顿了顿, 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沉默半晌,终究还是支支吾吾将医生原话转述给他听——虽然不影响日常行走,可他这条腿,算是半废了。

    得知情况的瞬间, 郭嘉的内心被极大的恐惧包裹缠绕,慢慢地,又变作深沉的自卑与不安。痛苦裹挟着回忆滚滚袭来,郭嘉弓起身子,咬牙忍受着双重的辛苦。

    正当此时,病房门口处却传来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哥哥,你要的东西我都备好了。”

    竟是阿瑾?

    听见那道声音的瞬间,郭嘉心中破天荒产生一股恐惧,若不是腿部被人吊起,他都想远远逃出门外,逃得越远越好。

    他不想让阿瑾瞧见自己狼狈的样子,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郭瑾本是应哥哥请求,特地跑腿一趟,来为他送些日常用品。听说是他的发小住院了,郭瑾本还没有什么感想,她只是同往常般客气而疏远地同他问好,本想直接就此离去。可鬼使神差的,她还是忍不住多瞧了对方几眼。

    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不明白自己心底莫名其妙的心疼到底从何而来,郭瑾匆忙转身,直接头也不回地奔出门去。

    看出好友情绪的波澜,郭宇矮身坐在病床边缘,声音难得温和下来,大有同他深入交心的架势,“阿杭,你同我说实话。”

    见他抬眸瞧来,郭宇犹疑了一瞬,复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妹妹?”

    否则自己都已经结婚生子,他又怎会单身到现在,甚至连个懵懂初恋都没有?这根本就不科学。

    郭嘉笑一笑,就算被人戳穿心事,也还是一副霁月光风的模样,“我从未想过骗你,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其实我并非余杭。”

    郭宇神色微怔,片晌,却只稀松平常地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

    真正的阿杭,早在19年前沉迷街机游戏的那一天便不在了。

    否则初中时期几乎是学霸存在的阿杭,又怎会在高一时突然一落千丈?他们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可这些都不重要。他只是需要一个朋友陪伴而已,至于是谁,都没关系。

    郭嘉不曾料到对方竟会这般通透,顿了片刻,复又将自己同阿瑾的过往细细讲给他听。从阳翟初遇,到雒阳重逢,再到分分合合,最终携手扶持共度几轮岁月。

    听至末尾,吊儿郎当惯了的郭宇,竟毫无征兆地掉下一滴眼泪,“所以你就甘愿等了她十九年?”

    郭嘉摇头笑笑,“我本想等她到第二十个年头,可如今看来……”

    说着说着,声音还是染上几分哽咽,“阿宇,就当我拜托你。”

    “若是明年的阿瑾向你问起我,请千万不要告诉她真相。”

    “她才只有二十五岁,她可以去喜欢更加阳光明亮的男孩。”

    “至于我……”

    “我只要远远看着她便够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